微博/百度:画上川
 

《云下云端》(三)#陆花#现代

“三哥?”花满楼煞是惊喜,眼底眉稍都是喜悦。花平也高兴得止不住的点头“是是,是三少爷,刚到家不一会儿”

花家,商业巨賈,从花满楼的祖父一代便开始创办银行,大通银行速来以诚信和效率著称,客户评价一直居高不下,本来就占有一定地位,又在其父亲花如令的手里走上了顶峰,银行分行分布在各省市,国际合作纷至沓来,瑞士、德国、英国和日本也随即设立分行。就是这样一个被外人看来上天眷顾的大富之家事实上是极为低调的,花如令和妻子育有七个孩子,都是男孩儿,老一代人难免会有些重男轻女,花老爷子看着小孙子一个个聪明伶俐就难免的放纵花如令,所以花如令年轻时候还是很轻狂的,花满楼五岁的时候祖父离世,母亲也因病走了,这对这家来说无疑是个沉重的打击,也就是从那时起花家的作风越发低调,花如令一直认为这是自己挥霍的因果,物极必反。

花奕东挂了电话转头便看见弟弟进了门,赶紧抢了几步,一只手握住花满楼的手,一只手攀这花满楼的肩,两兄弟这样拥在一起,三年不见了。

“许久不见,小七都快比我要帅气了”花奕东打趣道。

花满楼笑着端详着哥哥,身形有些清瘦,常年在商海里周旋使得周身气息都是干练的,量体而做的西装衬的眼前人更加利落,本来有些逼人的气场却被鼻梁上搭的无框的眼镜中和的恰到好处,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其实花满楼这三年去过几次瑞士,但却因为各种原因和哥哥错过,今天哥哥回来,真算得上是送了他一份大礼。

“小七可是从来就比你帅多了,你还真是不谦虚”女人拉着孩子的手从扶梯上走下来,声音柔和舒服。

“妈妈,大哥哥好看”

听见孩子这样讲三个大人笑成了一团。花满楼走过去半蹲下,小心抚着孩子的头发和脸颊,爱意早就溢出了血液融入空气里。“月儿乖,我是你小叔不是哥哥。”

“小苏”粉嫩的小嘴嘟着,剔透的眼睛满是不解的看着自己。花奕东去瑞士的时候花朝刚刚会走,现在比那个不知道又可爱了多少。

“对,小苏”花满楼学着花朝的语调、表情,微嘟着嘴逗她开心,毕竟她还太小,有些字眼还咬不清,糯糯的声音软的花满楼的心都化了。孩子天真的笑着,他在她脸侧轻啄了一口揽在怀里。抬头无意间对上嫂子的眼睛,想着这一路上应该是很疲惫的,她的气色并不是很好。

傍晚,接风宴毕,兄弟两个人在自家花园散着步。

“刚刚爸那意思你也听出来了,没有钟意的女孩儿吗?”

“哥,感情的事强求不来的,女孩儿从来是情感里弱势的一方,随缘些好,别苦了她”

“这么说你有喜欢的人了!”花奕东语气欢喜。

“没”花满楼摇摇头,并无躲闪,心头还是有一丝苦涩划过,他想到了一个叫上官飞燕的人,一个他曾唯一爱过的女孩。

“唉,我还在想是哪家的姑娘这么有福气被你爱护着。”有一丝失落。

“该是她爱着小七是小七的幸事”花奕东看着花满楼,他从未在第二个成年人的脸上见过如此温和干净的笑,将目光放远看向无边天际。

“你有没有想过不再当医生。”花奕东斟酌开口。

“不会,选择当医生就是想凭自己的力量尽可能的帮助别人,只要初衷还在,只要医生的根还在,我的不会放弃给需要的人带去光明。”他像在说一个誓言一样郑重的回答。

其实花满楼并不意外他会这么问,花奕东这次从瑞士回来交代好了一切事物,就是想这段时间过自己的生活不去管那些在他眼里已经千篇一律的工作。

花奕东的心情顿时有些复杂“本来,我是希望你去接手银行在德国的事务的,算了,随你的心吧。”他拍了拍花满楼的肩膀,两人安静的向前走,花满楼忽然想到了陆小凤,假如说上官飞燕伤了自己,那欧阳情的意外身亡对于陆小凤又是多大痛楚,三哥带着妻儿回国算给自己放个长假,陆小凤又何尝不想自己放松放松,想到这花满楼跟自己说回去不要忘了打个电话给他,今天的事,是不是都解决了。

这段时间的沉默后,花奕东忽的侧头瞧着花满楼笑说道“你嫂子还少说了一点,我七弟不但长的好,还是个衣架子,都说衣服抬人,从来都是你去抬衣服”一时两个人都笑了出来,那些略显沉重的话题都让它一笑而过吧。

两个人的影子被两旁的灯拉伸,记得小时候孩子总喜欢去比赛谁的影子会长一点,但那些单纯天真的岁月,早就回不去了。


评论(3)
热度(26)
© 画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