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百度:画上川
 

《云下云端》(四)#陆花#现代

花满楼还是没有给陆小凤打电话,因为在此之前陆小凤就先把花满楼叫走了,天已经黑了,不安的思绪慢慢爬了上来,没想到这么一个自杀的犯人还真牵扯出了什么,匆匆跟家人打过招呼,开车离开了。

“怎么了?”陆小凤的房门没锁,给花满楼留的,花满楼看到陆小凤的时候他正把脸埋在手掌心里,头发被抓的凌乱。这样的陆小凤很少见,他都是遇见什么就应对什么的,即使再没头绪的官司也没见他这样,那个常说“思路是要一点一点牵线的,急不了,喝点酒睡一觉说不定明天一切都好了。”的陆小凤和现在简直派若两人,桌面上地上散落着照片,花满楼三步并作两步的走过去。

“他知道欧阳情在哪。”花满楼愣住半晌。

“薛冰说他知道欧阳情在哪。”声音很小,仿佛每个字都耗用了他很大的力气,又重复了一遍花满楼才回过神来,但巨大的震惊已经包裹了身体,陆小凤抬头看他,眼神里无助、歉疚、希望和失落揉合在一起,手指冰凉骨节苍白。

欧阳情竟然还活着。

花满楼没有再问,他只是弯下身子把落在地上的照片捡起来和桌上的放在一起,然后随手抬了张椅子挪到陆小凤身旁坐下,用手拍拍他的肩,目光坚定的看着他点点头,陆小凤忽然觉得很心安,紧绷的身体慢慢的舒缓了些许。

花满楼想起了很久以前,欧阳情刚出意外的时候,陆小凤连喝了几天的酒,屋子里杂乱无章,几乎要发霉。欧阳情的工作他不是不知道,夜总会的头牌,靠身体生活的人。陆小凤的朋友里知道欧阳情的,都劝他趁早放手的好,一个律师和一个这样的女子搅在一起后果是可想而知的,即使有人说欧阳情其实还没被人碰过,但舆论就是这个样子,当“妓”这个字烙在她身上还有人真的在乎她干不干净吗?没人!她只能脏和更脏。唯一对这件事有别样看法的就是花满楼,他其实也并不能用赞同和不赞同来说,他曾和欧阳情谈过,问问她以后的打算,欧阳情虽然懂世故但她并不世故,她也喜欢孩子,喜欢干净,她只是选错了路,花满楼对她也是以朋友之理相待的,即使这工作见不得光,还随时可能进入牢房。他尝试着说服她回头,脱离苦海,可她却自顾自的说着已经没有后路……

屋子里灯光有些昏暗,向窗外望去是无限的黑暗,只有远处车辆行使而过的时候划过的两条光柱。

花满楼不再去想什么,他拿过那些照片,都是那个犯人的,想来陆小凤是在找线索但是毫无结果了。

这件事儿立不了案,警察不会去管,金九龄在查高层洗钱的案子根本错不开身帮忙,好在陆小凤的洞察力是非同一般的,有时候花满楼会想他如果做起警察来一定不会比金九龄差。很明显这件事儿,既然想要结果,就只能靠自己。

花满楼起身去厨房倒了杯温水给陆小凤,从他进门起这短暂的时间仿佛很长,很长。一杯水递给他,一饮而下。那段感情就在即将清晰的时候戛然而止,陆小凤对于欧阳情,到底是爱多一分还是歉疚多一分都无从而知,那段当事人选择封锁起来的往事被已这种方式揭开,再强大的内心也都会在这黑夜里变的渺小无助起来。或许明天,该去看看那个受伤的孩子,该去问问那对父母那天的细节,也许看似不经意的错过下都埋藏着滔天的谎言。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他们可能今生都不会再去和那对父母说起那个被血肉模糊的恶梦。但明天……他们只能这样……他们必须……这样……

夜越来越深,人们都渐渐沉睡在梦里,或安逸,或香甜,陆小凤趴在桌上睡着了,他太累了,花满楼找了件大衣小心的披在他身上,他知道明天,走出这个房门,陆小凤依旧会是那个不羁洒脱的陆小凤,一颗强大内心的脆弱,从来都是在夜里绽开的。

明天,太阳会升起,第一缕阳光穿过玻璃射进来的时候就会暖了,你看,再黑的夜,都会被阳光驱散的,不是吗。


评论
热度(22)
© 画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