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百度:画上川
 

《云下云端》(五)#陆花#现代

第二天吃过早餐,陆小凤和花满楼便动身去了医院。

“花满楼,你要是个女人估计我会娶你”整个早上陆小凤的话都很少,他现在坐在车里,冷不丁嬉皮笑脸的这么来一句,花满楼愣了下然后转过头看他。

“刚才那面煮的,比薛冰煮的好吃多了”说着眼睛眯起来,好像还在回味那个味道。花满楼笑着摇了摇头,想着真是,拿他没办法,但同时心里松了口气。他本来有些担心陆小凤会陷入那段无措与伤痛里,然而他又清楚的知道此刻的陆小凤并不是演出来轻松给他看的,因为他是个最不会演的人,是个最不会在花满楼面前演的人,他从不会把自己的情感在花满楼面前隐瞒什么,如果有种情谊是为了你不担心我,我装作没关系给你看,那么就有另一种期许,是我在所有人面前隐藏了情绪,但希望有个人出现,可以让自已毫无顾虑的卸下全部伪装。陆小凤生命里是有这个人的,那就是花满楼,世事的纷杂已经够多了,一个律师所承担的是非也已经够多了。这些,花满楼都明白,而后陆小凤的话就更让他心安了。

“你在想我是不是真好些了。”

花满楼点头

“那结果呢?”

“结果是陆小凤还是陆小凤。”

“为什么,明明我昨天才知道这个消息,我应该颓废很久才对不是吗?”这句是他在问花满楼,像这句话的而主人公并不是自己一样。

“因为你是陆小凤。”

陆小凤终于不再绷这脸忽然笑了,笑过之后是两人片刻的安静。陆小凤开口,每个字花满楼都听的清清楚楚。

“你说的对,人活着,就该有希望在,对自己的希望和对别人的希望。”他望向车窗外,树木匆匆而过,风景都被模糊,但天空没变,云下变幻的人和事都丝毫影响不到云之上,云端是千百年的永恒,就像,人们所追求的纯净的信仰。

“她走的时候,真的是痛苦的,现在知道她还在这世上,本来这就是件幸事,我又为什么要再痛苦一次。”车辆疾驰,但花满楼依旧能听清了他平缓的呼吸声,陆小凤不再向外看,他坐正身子把手放在胸口的位置,“这里其实还是有些不舒服的,毕竟一个“死了”二年多的人,突然又活过来,就算是陆小凤也是需要时间冷静冷静的。”他摊开手无奈的道:“但是我知道想找她并不容易,所以着急也没用。”

陆小凤除了在法庭上很少一口气说这么多话,尤其这么多看起来故作深沉的话,不过花满楼知道,陆小凤是说给他听的,因为陆小凤这个人把朋友看的比什么都重要,他是不想花满楼再替他担心。

快入秋了,天气渐渐转凉,枝头的清翠就要泛黄,谁知道明年的今天又是怎般光景,但是别忘了人生得意须尽欢。

“主人——来电话了——主人——来电话了——”陆小凤的手机在大衣口袋里响了起来,两个人在来医院前给这一家人买了不少的东西,陆小凤两只手都提着袋子,就只有花满楼的左手还是空着的。

“在这面口袋里。”陆小凤急忙微侧过身

子,张开手臂。花满楼会意的伸过手去掏出手机。“主人——来电话了——”手机终于从口袋里挣脱出来的报告声更加清脆,关键是这里——是住院部的大厅……

“金九龄打来的。”

“接。”

花满楼划开手机送到陆小凤耳侧,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其实陆小凤是可以听清电话那一侧声音的,但是那种失重感还是让他下意识的把身体向花满楼倾斜。两个人被这电话扰的根本没在意别的,包括,他们的回头率。

“哎呀,金SIR最近这么忙,也有空打我电话呀,难道是有事求我?”电话那一侧金九龄有点无奈,其实他也无奈习惯了,不过心里暗暗骂了句:还真是死性不改呀。

“……”

“薛冰都跟你讲了?”

“……”

“我现在也没有头绪,嗯,不过你放心,既然你百忙之中抽空儿主动找我要帮忙我又盛情难却实在不好意思拒绝,所以如果真的有事需要金——大人的话,我是不会默默的自己忙活的。”这话说的理所当然语气三分傲娇,姿势五分无赖,看起来十分自信。平常人怎么都不会把他和一个律师联系在一起,就这张嘴,这脾气,没等判决书下来还不得气死几个,也许你会问是不是常年在法庭上磨练出来的这般性子,错了,他没当律师之前也是这幅德行,金九龄一直深受其害。但如果你只看到这些就对陆小凤这个人妄下评论那就又大错特错了,因为如果仅仅是这样的一个人虽然他真的有副极好的皮囊也是很难让那么多女孩子为之一许芳心的。

挂了电话的陆小凤心情甚好,即使他知道金九龄虽然找上门来要帮忙但是这件事绝大部分还是要靠自己的。不过话说回来他觉得有必要在找薛冰谈谈,为了这个犯人,也为了她自己,因为陆小凤察觉到薛冰最近对金九龄的疏远,甚至有些刻意回避。

花满楼移开目光无意间扫到值班台发现两个护士正饶有兴致的看着他和陆小凤,出于礼貌他还是勾起嘴角朝她们友好的一笑,像一道暖阳,女孩子羞红脸低下了头。可他这样一个人,垂眉转身的风景美好成这个样子,自己却全然不知。

小护士偷瞄着两个人进了电梯才开始窃窃私语。

“应该有女朋友了吧……”个子稍高一点的先开口,果然美好的事物总会让更多的人留意。

“哪个?”

“两个……不过说起来两个男人刚刚那姿势看起来还真是……”还没说完就吃了一个爆栗。

“想什么呢,反正七哥哥是没有女朋友的,旁边那个就不知道了。”声音十分清澈单纯

“七哥哥?哪个?你认识啊?”

“就是刚刚拿电话的那个,你刚来可能不知道,他是我们医院急诊科的医师,虽然人很低调但是大家都知道他,没见过也都听说过,我们都叫他七,哥,哥。”女孩漂亮的眼睛此刻好像充满了无尽的遐想,朦胧中有那么一丝丝醉意。

“医师啊,确实年轻有为。”

“……”两个人的声音渐渐被粉红色的泡泡包裹着住,这天气也没那么冷的。

其实两个人刚到医院的时候和一辆车迎面擦过,那车载的是花满楼的三嫂翁瑜,看来身体的确是有不适了,可是,她怎么不直接找花满楼呢?不是更方便吗?

另一边,孩子的病房里两个人果然发现了被人忽略的细节,是犯人醉砍孩子时嘴里骂的话,也是父母救下孩子的时候恍惚听到的,当时只是气愤和恐惧根本没心思和时间深想,也就没提起来。但陆小凤和花满楼马上发现了问题,片刻思考之后一个可怕的假设冲进两个人的脑袋里,巨大的震惊让整个身体僵住血液上涌,要真是猜测的那样,这事儿,怕是没那么容易结束了。即便是这样此时陆小凤和花满楼也都不知晓两人正慢慢向一个漩涡游走,走进去再想出来,那么容易吗?

那天:“我刚买的车你就划坏了,卖十个你都还不起你知道吗!一个婴儿才不到一万块,你值几个钱!”

掉在床头柜缝里的报纸静静的躺着,全然无意这里发生着什么,或者即将发生着什么,那上面又一个婴儿被偷的新闻已经落了灰尘,好像,正在等谁拂去 。


评论
热度(24)
© 画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