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百度:画上川
 

《云下云端》(七)#陆花#现代

鞋底沾了雨水走路都带有轻微水击的声响,一个不稳身子一滑便把手里的文件洒在了地上,恰巧金九龄在扶了她一把才不至于整个人摔在地上,帮他捡起散落一地的纸张也看见了那张照片,一瞬不易察觉的迟疑后把照片递给了薛冰“这是?”,薛冰笑了笑“很好的朋友”,金九龄有些惊讶“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两年前”薛冰抿了抿唇抬头看他“空难”


金九龄显然愣住,叹了口气,“怕就是你说的欧阳情吧,可惜了。”雨罢拍了拍薛冰的肩膀。

薛冰还是笑着摇摇头,“我没事”

突忽窸窣声响起,被带过来录口供的犯人毫无征兆的开口大骂道“欧阳情?婊子!命大没死成也还是个婊子,哈哈,贱命一条!”

薛冰震惊的僵直了身子,猛然回头冲过去问他“她还活着?她在哪!”那犯人只是一脸嘲讽的看着她一侧嘴角勾起笑的狡黠,“我问你她在哪!”薛冰一把抓起了他的衣服力度之大让他有些趔趄,两旁的押送他的人赶忙把眼睛带着血丝的薛冰拉开,他竟装作一脸茫然甚至有些无辜“谁?谁在哪?我刚刚随便说说”。谁便说说?金九龄都不知道欧阳情是做什么的,随便说说?不认识的人怎么知道两年前的事。
“她在哪?”薛冰又拉住了他“你一定知
道他在哪?”语气不在那么凌厉眼底竟有一丝乞求,她突然觉得很无助。

鼻腔里发出哼声尽是不屑 “我怎么知道她在哪?”薛冰无力的松开了手又想到了什么一样眼前一亮摇着头“你一定知道。”

金九龄一直站在那里看着并未开口,负责押送的小警察完全不知怎么办才好,蹙着眉头恰好对上金九龄的眼睛,一个眼神的示意他便连忙把人打走。金九龄快步走过去揽住薛冰的肩,让她靠紧自己,他能感受到怀中人的颤抖,“一个疯子说的话,不用信了。”声音很低,异常平静。

要记录口供的人本该是薛冰,后来又不得不临时换了一个人。没成想薛冰连想再多问一句的机会都没有了。

——————————————————————————————

“我们已经盯着这些东西看了n个小时了”陆小凤把手里的东西拍在茶几上靠着沙发调笑的看着薛冰,“不如我们说点别的。”

薛冰撇了他一眼“说什么?”

“说说你为什么躲着金九龄。”陆小凤两侧嘴角上扬起一个弧度,没有什么质疑感,他似乎很肯定薛冰会告诉他。

薛冰显然没有预料到他会这么问,问的这么突然,堪堪含糊着掩饰的说“躲他?躲他……干什么……”声音越来越小。

陆小凤、薛冰、金九龄,三个人的个性都互相再了解不过,薛冰想掩饰也骗不过陆小凤,就像薛冰对陆小凤的心思也一样瞒不过金九龄,然而金九龄是个男人,他也一样清楚陆小凤待薛冰虽特别但超出情爱,自己待薛冰就真的是漫漫单思了。

和金九龄相处其实多少会有些压迫感,甚是年轻的刑警大队的队长,心气很高,薛冰多少能猜出来些他对自己的心思,不过那天戳破了后她还是很尴尬的,工作上是上下级,生活里是好友,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估计换个人可能会觉得这没什么,但是薛冰偏偏这那种容易害羞的人,当然,除了在陆小凤面前。
薛冰和陆小凤说起这件事儿的时候花满楼不在,他回了趟毓秀山庄,有些东西还得存在自己电脑里,陆小凤为什么不看资料了,因为他明白要真是贩卖孩子只查本省的根本没用,况且本省丢婴儿的并不多,或许这根本就是一场地下
交易,为了生计去卖孩子的父母不是没有,尤其在偏远地区极为常见,明着说是孩子过继给人家了,其实私底下那些勾当只有他们自己清楚,这些,都没有案底。

花满楼没想到他一回家竟然见到了金九龄,他和花奕东在一起,说是来拜访但花满楼明白这是想求三哥帮忙,他那洗钱的案子怕是要有求于三哥了。

今日风起,渐凉的的天气使得路上行人变少,叶子莎莎作响,落下的已变得苍黄,干枯的落叶被风吹得在地上打旋,车在马路上疾驰车轮过的气旋掀起成堆的叶子。太阳从云层里穿出几束。

一场扑朔迷离会在手里翻云覆雨,谁的欲盖弥彰又会被是披露撕开。何为义道,何为背叛,那些虚情假意,那些趋炎附势才刚刚拉开帷幕。
没有什么能做到天衣无缝,这世上无鬼,人心,有鬼。


评论
热度(17)
© 画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