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百度:画上川
 

陆花现代《云下云端》(十)

 第二天一早花满楼就敲开了陆小凤公寓的门,花满楼不禁失笑,他这慵懒样子还真和自己想的不差几分,身上只裹了一件睡袍领口微敞,头发有些蓬乱,哈欠克制不住的溢出来,眼底还带着泪腺里泛的星星点点。

         “明知道今天和金九龄约好了还睡那么晚。”没有责备的意味,是出于一个好友的关心。

         陆小凤一双眼睛迷离又无辜,插着腰一个哈欠又打了出来:“我不是不想睡,是今天凌晨三点开始就睡不着了啊。”

          “怎么……”砰!话还没说完就被这砸东西的闷响打断,花满楼愣了但陆小凤却一脸不以为然反倒故意将用力两侧嘴角一勾又快速恢复到刚刚的样子,直到激烈的争吵声再度传了过来他摇摇头,一步一步无力的走回卧室,到了床边整个人直直瘫倒床上把脑袋埋在被子里,对门的吵闹声仍在继续,花满楼听见了从被子里传出的闷闷吼声“已经吵了整整一早上了”,他能想象到陆小凤那张欲哭无泪的脸。对门邻居女主人身子看起来虽然瘦小但是战斗力爆表尤其是吵架的时候,声音尖细而且来的突然,她只要一皱眉把嗓门开打大了就没外人敢靠边的,劝架就更不要想了,谁劝,骂谁。刚开始陆小凤第一反应就是从要床上爬起来收拾东西去花满楼自己的房子接着睡一觉去没成想刚挣扎着做起来对面就没动静了,那面刚歇着陆小凤就直接倒在了床上,折腾完了?那接着睡,折腾一会儿刚睡着没一个小时又开始了,陆小凤就这么反复折腾了两次,一直到现在。其实也是奇怪,大姐也不是单纯的骂,是那种带有哭嚎的撕扯,听起来有些揪心,并且从头到尾就只听见了她一个人的声音。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她这副模样,也许真的是到了痛处,但是可不可以不这么扰民。

         

        茶苑,金九龄早在楼上的雅间里等着两个人,昂贵的实木桌椅,香炉里的檀香一缕一缕的散开漫过绕过精心雕琢的屏风隔断把香沁到骨子里,这种地方向来是幽,雅,再加上客人不多就更人清净了。他这电话打了有一段时间了,听见陆小凤的声音才舒展开眉头和电话那面的人打了声招呼挂断。

          金九龄看了眼表,故意讲了一句谁都能听出来并没有一丝赞扬的话来:“陆小凤,你还真是准时”

          陆小凤自然知道自己迟到了,如果没有花满楼给他做饭的话他会来的更晚,他才不会饿着肚子来跟他喝什么茶水,陆小凤笑着坐下自顾自的说着:“花满楼不在后面,他就不来喝茶了,让我给你道个谢,他去医院了。”“去医院,他不是今天下午的班吗?”陆小凤看着金九龄狐疑的眼睛脑袋里却想着别的,“医院那面临时有事,他就先去了。”金九领一面应着,一面把陆小凤的杯子斟满了茶水,“你有没有什么线索?”开门见山,“一丁点都没有”陆小凤无奈的笑着回答,接过杯想大口喝一口才想起不是酒又沿着杯沿吹了吹放下,金九龄垂眼看着那茶杯嘴角勾起一个胜利者的笑容:“你没有线索,我倒是有。”两个人认识了这么多年金九龄一直是这个样子,从小就聪明伶俐生活富足的他一身的骄傲,“我是个律师,我没线索多正常。”“陆小凤不是向来很聪明吗?”陆小凤打断了金九龄:“金九龄,有线索你就讲出来,别再肚子里憋坏了,你难道请我来就只是为了喝茶?”金九龄笑出声:“我知道你猜的到这个人的死和欧阳情有关系,你也想的到欧阳情可能跟我在查的洗钱的案子有关系。”陆小凤点点头,金九龄接着道:“那天压送犯人的两个警察,有一个刚上任不久的,现在找不到人了。”说完他端的茶杯抿了一口,陆小凤不解“你是说他可能是团伙安插在警局的眼线?只是个小警察而已,安插他做眼线有什么用。”金九龄不答反问“凡洗钱都有不正当来源的,你有没有想过这笔钱的来源是什么,我知道洗钱的案子没有声张,但是我跟你提过一两次,你不妨也想想。”陆小凤其实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心里一直在画着弧,他想说是贩卖孩子但是并未开口,今早花满楼的确是临时决定去医院的,因为两人出公寓的时候正好碰见了楼上的大妈也出门,大妈儿女都在外工作和老伴在家有什么困难都是找陆小凤帮忙的,比如换个灯泡,修下冰箱,大妈喜欢陆小凤也就愿意和他唠叨些事情,陆小凤本以为她会和他们俩埋怨楼下太吵睡不了觉,谁知道大妈眉眼间竟都是疼惜和理解,对门那家有个几个月大的婴儿,早产所以身体不好,前阵子出了点意外送到医院里抢救了几天没保住,孩子妈一口认定是医院的责任,说孩子送去之前没有大问题,任凭家里人怎么劝都劝不动她,这才闹了一早上。陆小凤和花满楼听了这话心里也不好受,骨肉被生生剥离旁人想想就够受的了,何况那还是个母亲,不过转念一想如果孩子妈妈讲的并没有错,更假如孩子根本就没死……那是花满楼工作的医院,他当即决定去医院找人问问情况,正好下午要值班。陆小凤看着金九龄觉得还是花满楼去查查再说比较合适,“想不到”陆小凤说。

        金九龄点了下桌子“走私的案子要开审了,头贩因为杀过人所以一定是死刑,如果我说这个眼线是安排进来里应外合在一审开庭那天劫人的,你觉得可能性有多大。”

        陆小凤像想到了什么抬头,象牙从坦桑尼亚走私,那没有严格的枪支管理,头贩是个坦桑尼亚黑佬的女婿……金九龄笑着胸有成竹的说:“已经和线人证实了他们确实想警局加派几倍人手不会出问题。”陆小凤两手插到胸前倚在木椅靠背上,笑着问金九龄:“没了吗?”金九龄被问愣了“这才几天知道这么多已经不少了,洗的钱有一大部分是从这伙走私来的,另一部分还在查,欧阳情和他们什么关系还真就不清楚,不过能为了个女人提前撤走眼线意图还真的不好理解。”陆小凤点点头,欧阳情,你究竟做了什么,或者,正在做什么。

        与此同时的医院,花满楼已经确定那孩子是自然死亡,既不是医疗事故也不是医生暗地里见不得人的勾当,不过他发现了一件令他呼吸一窒的事情,他三嫂就在他和陆小凤上次来医院那天打掉了一个孩子。


评论(5)
热度(8)
© 画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