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百度:画上川
 

陆花现代《云下云端》(十四)

         “你在这儿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

         “嗯”陆小凤点点头,把车停靠,在驾驶座目送花满楼进了这家西餐厅,这店的老板和花家可是故交。

     

          刚到三楼便停下脚步,看着地上的盘子,散落的食物还有僵持的客人和死死抓着托盘把头深底下的侍者,不用刻意猜都能把刚刚的事情回放个差不多,许是这侍者大意和客人撞上了,这客人正背对着花满楼,是个身材性感气质绝佳的女子,夺人眼球的红色高跟鞋还有一头棕黄色的短卷发,虽然背对着花满楼但是还是可以感受到她独有的气场,不知她是做什么工作的但这气场一定和她的工作有关系,或许是企业高管。

          “对……对不起……您的……衣服……”那侍者断断续续的讲着,胸口起伏声音越来越小,面色有些难看,眉头紧蹙咬着下唇,是个胆小的孩子,他的手十分粗糙,家庭条件不会很好。

         “抱歉。”花满楼已经走过去和他并肩站着,左手轻搭在他背上似在给他安慰。

         “真的不好意思,给您造成麻烦了。”花满楼谦逊的说道。

         噗嗤,她竟然笑了,那笑一点都不做作“瞧把他吓的,我还什么都没讲,不就是脏了衣服,能有什么麻烦。”说着她右手拍了拍侍者的肩,左手下意识的放在唇上,眼角眉梢都是笑意。这是个标准的东方美女,漂亮的不小家子气但抬眼垂眉都是妩媚。

          “您的衣服我们会……”

          “七少爷。”花满楼的话被匆匆赶来的经理打断,他微微颔首打了个招呼,经理又看了眼地上的惨状,赶紧弓身和女人道歉“对不起,他是……”

           “算了,没什么事儿了,我还有事要先走了。”这次经理的话又被她生生打断,声音里都是成熟女人的气质。“对了,”她又转过身看了看那还低着头的孩子,“这孩子挺可爱的,别叫人难为他。”花满楼知道这话是跟自己讲的,看着她的眼睛不由的会心一笑,让她放心的点头。说完她便向包厢走去,高跟鞋的清脆声响也很快淹没在优雅的钢琴曲里。

           “七少爷实在不好意思,您看您刚来就遇到这种事儿。”经理十分抱歉的讲着,并用目光示意其他人把赶快这地面清理。

          “没关系,我都东西好了吗?”

           “好了好了,我这就叫人给您拿过来,您稍等,稍等。”经理连连答着,身边那个孩子说了声谢谢就像是想找个地缝一样的逃走了。

           看着那孩子的背影花满楼道:“我可都答应人家了,你不能难为他。”经理爽快的笑着答应。


           “怎么才下来?”陆小凤把车门打开迎他。

           “遇到了点麻烦,不过好在解决了。”他已经坐好,把甜点都放在了后座上。

          陆小凤一面倒车一面侧头看了一眼“给花朝的?这孩子可是享不尽的福啊。”说完还叹气的摇摇头。

           “想不到陆小凤这么个大律师还会想着跟个孩子抢甜点吃。”

           “诶花满楼,我怎么就没见过你也这么调侃别人。”

           “快安心开车吧。”……

            花满楼不再说什么,因为他了解陆小凤,他知道和陆小凤斗嘴实在不是什么明智之举。轻快的曲调响起充满了整个车厢,还带着甜点香甜的味道。转个弯,便开始在笔直的公路上行驶。


            包厢里女人还在无聊的摆弄着指甲时她等的人到了,我见犹怜的笑着把身体凑上去张开手搂住了这个英俊男人的脖子。

            在男人推开她前,抢先一步伏在他耳侧轻声挑逗的开口:“我刚刚见到了你弟弟,可比你有趣多了。”说着勾起嘴角用指尖触着男人和花满楼有些相似的眉眼,见男人一个愣神她笑出声来又轻呼一口气,不料男人本推着她胳膊的手忽然放到她腰上一个用力把她拉的更近了,她紧紧贴在他结实的胸膛上,不等她反应他便像她刚刚一样压低声音在她耳侧一字一句的笑言:“你要是想动他,不妨试试。”虽是笑言但她听得出来这话里的危险和阴狠。说完他一口衔住她的耳垂,力量不大,但激的她身子轻颤……

           昏暗的灯光下两人就这样纠缠在一起,像极了恋人。

          


评论(2)
热度(10)
© 画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