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百度:画上川
 

#陆花#现代《云下云端》14-16章(第一卷正篇完)


14章

“三哥。”那是男人之间久别重逢的一记拥抱“陆小凤,别来无恙。”

几年之后陆小凤终于能再一次打量这个男人,深不可测的眼睛,硬挺的鼻梁还有彰显成熟的下巴轮廓,无框的眼睛将凌厉柔和了不少。

“小苏——”扶梯上迅速下移的身影此刻正笑的合不拢嘴的火速的向花满楼跑去,他已经向前走了几步蹲下身子等着这个娃娃冲到自己怀里,“小心点儿,跑这么快当心摔到。”花朝已经紧紧的搂住了他“小苏我告诉你个秘密”说完用小手拢着花满楼的耳朵悄悄的说些什么。

不可否认,小孩子也总是对生的好看的人有格外的好感。

她嘟着嘴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花满楼,花满楼一时竟不知如何回答她。“你小苏特意给你买了甜点,想不想吃啊。”声音从头顶传来 ,花朝眼前突然一亮的抬头看着这个她从未见过的人,你看,孩子总是这样,因为陆小凤有张好看的脸所以她没有丝毫的戒备心,哪怕她又往花满楼怀里蹭了蹭但她不觉得他是个坏人,虽然事实的确如此。

饭后陆小凤和花奕东叙着旧的时候花满楼独自一人走上楼梯在一间房门前停留了片刻还是不再顾虑的轻轻扣了扣门。

“进来。”声音清澈但带着疲惫。

“小七?”她以为是个下人,没想到是花满楼。

“嫂子。”花满楼有些担心。

“进来,来,快坐下”白幼姗在努力的掩饰情绪,但掩饰不了眼底的红痕。

花满楼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想安慰她却不知道如火开口。

“我叫吴妈做了点清淡的,又熬了些党参,一会儿端上来,在吃点儿吧。”今天那些菜,实在不适合她的身体,刚刚堕完胎身子本来就虚弱,她吃的很少,他都看在眼底。

她现实一惊,继而无可奈何任命般的叹气:“你,是不是知道了……”

“我看到了病例”花满楼并不想隐瞒什么,然而他来找她并不是想问她前因后果的,他只是……希望自己能够稍稍的开解她,他不是女人,但他也能够理解母亲剥离骨肉的心疼,花家的确不是寻常人家,孩子根本不是负担,况且这孩子的到来和离开他的父亲都不知情,花满楼并不清楚哥哥嫂子的婚姻经历了什么,但他知道嫂子并不快乐,花朝刚刚在他怀里低声说的:“小叔,妈妈又哭了。”

夜晚,总会有些情绪肆意的不受控制,尤其那些苦楚和悲凉。时光把痕迹刻在了她心上,却给了她隐忍和坚强。钟表秒针的声响显得这个屋子更加的沉静,他看着她有些消瘦的肩膀,那些在门前想好的话全都涩在喉咙不得发声。

后来他总会想起嫂子那时强忍苦楚的眼睛,还有那晚她那句像是调解有些压抑气氛的话。

她说: “花朝很喜欢小叔呢,你一定要好好爱她。”这是个刚失去一个孩子的母亲的话,是啊,就剩下花朝了,要好好爱她,所以也就是这样,那个时候他都没意识到这话里更深的含义。

“我都听小七讲了,麻烦现在处理的怎么样”落地窗前花奕东和陆小凤谈着这个一团麻的话题。

“好像知道不少,又好像什么都不知道。”

花奕东看着他无可奈何又有几分懒散的样子不觉感慨,几年了他还是老样子。

“你打算接下来怎么办?”

“我不知道。”陆小凤如是回答。

俩人同时笑了笑,的确,有时候麻烦就是这样,你越是找办法越是拿它没办法。

“卖孩子是怎么回事儿?”作为一个孩子年龄尚小的父亲,这确实很让人关系。

陆小凤摊了摊手“什么都没有。”片刻沉默又继续讲到:“哎呀,我们想从孩子入手,结果什么都没有,想从走私入手,也什么都没有。”一个人的耐心总是有底线的,陆小凤在这件事上的底线是多少他自己也不清楚,但是他知道应该快到了。

大智大通死后薛冰说化验结果显示的确是中毒身亡,毒源就是那天喝的茶叶,陆小凤也的确命大,差一点自己也没命了。可笑的是茶叶的来源也竟然查不到。

他叹了口气,因为案子,因为欧阳情,因为大智大通。

“什么都没有,也许什么都有了。”花奕东眼神放空望向窗外点点星火。

“快一审了你去不去旁听?”花奕东看到他的迟疑接着道:“金九龄来找过我,呵,他的消息倒是来的快,我刚回国他就知道了,是来问银行上的事。”陆小凤点点头。

“是,我和花满楼都会去旁听。”

窗外是无边的永夜,黑暗中隐藏的狩猎者正等着他的猎物一步一步的跨进囚笼,有时候你以为他很复杂,实际上简单的很,或许换一个视角就会发现这一切是多么的可笑,但是当事者全然不知。

15章

开庭受理的前一天气氛压抑到极限,警卫的增加使居民陷入了不安,他们知道有个大案要审但不知道可能即将发生的危险,知道内幕的人都清楚,或许过了明天本城会博个头条,题目或许就是《特大走私洗钱案告破,A市上演现实版》

陆小凤倒是不担心明天会出什么大问题,他相信金九龄和他的手腕,作为朋友他说由衷为金九龄开心的,这案子牵扯到了几位高官,落马之后金大捕头的官职又要向上爬了。

一束巨大的耀光扫过陆小凤的眼睛逼的他一手遮眼急撒车,等慢慢适应光线睁开眼,一辆黑色奔驰横在他面前,四周更是被摩托包围。

不速之客,看来只能跟他们走一趟了。

“金九龄到底靠不靠谱,这些全都没有牌照啊,怎么混进来的。”这时候也就陆小凤还会这么想。

陆小凤并不担心他们会把自己怎么样,照目前的形式看,这些亡命之徒只是不想自己插手这件事,因为陆小凤的名气可不只是他胜诉过多少案子,他一直被人称赞的是不是刑警却胜似刑警的洞察力和判断力,金九龄虽然高傲但从不会掩饰这方面对陆小凤的认可,以及嫉妒。

离他最近的一个摩托车主敲了敲车窗示意他下车,所有人都全部武装看不清样貌,陆小凤两脚还没站稳就觉得旁边有人靠近,接着脑袋“嗡”一声眼前一片空白不省人事……

“陆小凤。”恍惚中陆小凤再度睁开眼看到的是正拍着自己肩膀身形模糊的花满楼。

“花……花满楼?你怎么……”话没说完他才意识到什么开始打量这里,四四方的单间,只有一道门,头顶大吊灯开着,说实话那亮度有些晃眼,中间一张长方形的桌子,昨天自己就是在这儿,趴在这张桌子上过夜的。

“你怎么也会在这儿?”

“我刚到,本来想去你家找你,半路就被人领到这儿来了。”

“领?”陆小凤摸着自己隐隐作痛的后脑勺,“我比你待遇高些,我是被抬过来的。”

作为一个大夫的自觉,花满楼绕到他身后小心的翻起他的头发检查可有伤口。

还好,下手不重。

“这是哪?”

“我被遮了眼睛,不过驱车时间很长,应该是郊区,他一路很少转弯,并且过了一个桥,我下车的那段路极不平坦,要是没猜错这应该是北郊那个赞助商落跑的建筑工地,但是建筑工地怎么会有这样的屋子实在是想不到,人都不在了还能通上电,很难想象。”

“现在几点?”

”十点半。”

“看来我们还得等几个小时能出去。”

“嗯,这件屋子里没有信号根本联系不到外面。”

屋子里只有一把椅子,陆小凤起身吹了吹桌上的灰又把灯关上,一束光从门上的小窗口射进来,他看着那束光,坐在桌子上,而后用下巴指了指那张椅子黑暗中人影有些模糊但花满楼还是看的清的,他没有那么做,而是反倒像陆小凤一样随意吹了吹浮灰在桌上坐下,俩人斜背对,中间还隔着那道光。

“这门是智能锁,但愿案子审理过后它能自动打开。”

“应该不会那么迟,早上我是和花平一起出来的,他去帮我买瓶水的功夫我就被带来了。”

陆小凤笑了“我们两个这算彻底被人盯上了,还是有人太心疼我们怕遇见枪战被吓到,法院都不让去。”

花满楼虽被他逗笑但还是严肃的讲着:“希望不要出什么大事。”

俩人沉默了,那些事在心中想着,但是说出来还是会觉得有些,让人胆颤。

法院门口的枪声一响,那儿就彻底成了人间地狱,那是亡命之徒的垂死挣扎。打草惊蛇都不怕,大不了鱼死网破。

屋子里很静,能清楚地听见两人的呼吸声,光束下能清晰看见微尘在翻飞。他们的心乱作一团,他们的心又格外安静。这道门以外的事他们全然不知,只有花满楼的手表能告诉他们准确的时间,这算是,和外界唯一的联系们因为所有人的时间是一样的。

“你手机上有没有什么歌可以听的?”陆小凤侧过头问他,那一刻没来得及告诉花满楼这个角度看他的轮廓更好看了。

“我找找。”

手机的光亮充满了室内,他反倒把屏幕扣在桌子上,空旷的屋子就只有歌曲的声音回荡着,从前怎么没觉得这歌这么有韵味。

挺好的,等一会儿这扇门开启,一切就又不一样了,既然有人希望他们不插手,那就干脆现下什么都不想吧,这样的机会并不多 。

他们聊着细碎的事,好像回到了从前,学生时代,或者更小的时候,那时无忧无虑,至真至纯,他们聊着邻居家的那条狗,聊着窗台那盆养了好久都不开花的盆栽,聊着隔壁班的女孩……聊着友情,聊着亲情,聊着爱情……

陆小凤向侧倾,隔着花满楼去拿他身边的手机,“不常听歌了,这首叫什么?”,说着一手没撑住差点跌在花满楼身上恰好被他一把扶住。

手机里的曲子还在不急不躁的传出来:

“意乱情迷极易流逝难耐这夜春光浪费

难道你可遮掩着身体分享一切

愈是期待愈是美丽

来让这夜春光代替

难道要等青春全枯萎至得到一切

……”

“《春光乍泄》”花满楼说。

第16章

花平看到自己主子被人带走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回了毓秀山庄。

“你见鬼了吗吓成这样?”花平只觉得两双腿已经不属于自己,想想说什么舌头也自顾的打颤。

“好好说话。”冷淡的声音听在花平耳里就向冰锥深刺。他怕,他现在更怕了,他怕花满楼出事儿,也怕眼前的人。

“六少……少爷,”花平不敢看他那是看似毫无温度的眼睛“七……七少爷,被人……”花平从不觉得说话会这么吃力,他弓着身子吞吞吐吐说不明白脸已经涨的通红。

花奕清猛然眉头深锁一把抓住他的领子逼他站直,“他怎么了!”

花平喉咙剧烈的上下浮动了一下,心脏猛烈跳动,终究一口气把话说完,“少爷被人绑架了!”

“妈的!”花奕清松开手的推力使花平险些跌倒,怒火中烧,那样子几米之内不敢有人靠近,全然不管花平的反应他托着花平扔到副驾驶,自己则到驾驶座,甩上车门扬长而去。

火红色的跑车的呼啸声划破秋天的空寂。 我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别跟我玩儿大的!

15:23 单间门被开锁专家从外侧打开,他表示这个智能门并没有设置定时开启。

15:00 一审结束,嫌疑犯对罪行供认不讳,并且将把眼线打入警局最后杀人灭口以及大智大通之死一并认下。

14:20 法院门前,武警支队与疑似劫狱组织发生冲突,场面被武警控制,4伤。

13:30 后方人员准备完毕媒体全部到场。

返回结尾

14:40 警方活捉六名不法分子,而后搜身时发现某个人手机里有一段录像。那录像的内容显示由于组织首领被擒其余人员发生内讧,一方以欧阳情做人质要挟,最后……撕票……

大风起,带着尘沙呼号而过,沙粒砸在人身上有些生疼,拍在玻璃上发出啪啪的声响,一道精工雕刻的如冰山冷冽的背影立在窗前,身后茶几上的咖啡温热,水晶灯发出的柔和光芒照亮整间干净整洁的屋子,一窗之隔,这厢沉静如水,那厢暗潮惊雷。

他看不出情绪的五官映在窗上,一双眼睛深如潭水亦如永夜般漆黑。

这场猫捉老鼠的追逐游戏就此迈出了云破天惊的一步。

那时谁都不会想到,这一步之后等待他们的竟是真真正正的翻云覆雨,玉石俱焚……

————————第一卷(正篇完)—————————

婆主有话说:能撑着看到现在的我先鞠一躬,自己也松了一口气,第一卷终于乱七八糟的絮叨完了。。。所有看起来你这是在逗我?的情节。。。我努力把它解释清楚。。。所有主角战斗力太渣了的情节。。第二卷努力慢慢还。。。律师和医生还没爆发啊,啊啊啊~~其实我是想说事已至此。。。长篇无疑。(每卷末其实还有填细节的外篇

)

毕竟薛冰不死这案子怎么破!!!薛姑娘我对不起你了。。。

子曾经曰过:挖坑一时爽,填坑呵呵呵


评论(10)
热度(23)
© 画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