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百度:画上川
 

#陆花#现代《云下云端》(二、4)

     
 “呦,熟人?”花奕清打断,并意味深长的看了向露一眼。

      “不,和向小姐有过一面之缘,不过下次再见面就是熟人了。”花满楼笑答,他又补了一句“那孩子很好,您放心。”向露细细打量他,不由在心中感慨,那双眼睛好像这世上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只他一人看尽繁华又洗尽繁华。

       她向花满楼颔首,打了声招呼提前离开,毕竟哥俩的事她一个外人在场并不太好。

       “朋友。”向露听见背后花奕清的声音,这是在向花满楼解释自己的出现吧,心头一涩,她甚至不明白两个人的关系为什么会到今天这个样子,她是个女人,是个聪明的女人,她有自知之明,她同时她也清楚地明白他是在乎她的,唇齿纠缠过,肉体与灵魂也放纵过,她记得他醉时深锁的眉头,记得他迷离时带着茫然的深情,他敢当着众人的面义无反顾的揽她入怀回以一吻,却不肯说爱她,不肯……承认她。她依然笑的妩媚,但心却痛若冰锥,她跟自己说没关系,她早就习惯了。

       花满楼侧头看她的背影,利落又被秋的萧索淹没。他忽然想起那个午后,他和陆小凤没看清的哥哥车上载着的女人,花奕清虽说是朋友但花满楼还是感觉的到那天……就是她。事实也却是如此。

       “哥,我想求你帮个忙。”花满楼收回思绪笑着看着自己的哥哥。

       花奕清深坐在沙发里,习惯性的右腿搭在左腿上“求我?从小到大你就很少求人,我巴不得你有什么事来找我,说吧,哥哥有什么能帮忙的。”花奕清眼里闪烁着宠溺,好像花满楼还没长大。花满楼心中一股温热。

        “薛冰下落不明。”

        “下落不明?怎么回事儿?”花奕清一惊坐直。他想到了当初“绑架”花满楼和陆小凤的人,眉间不掩厌恶。

        漫长的白昼悄悄溜走,等待他们的是更加漫长的黑夜。花奕清究竟在做什么没人清楚,就连花满楼也不清楚,他不是个有固定工作的人,但也并不游手好闲,不像普通的小混混痞里痞气,他骨子多的是不可一世,这是个真正在黑白两道自由穿梭的人。没人知道他究竟做过什么,但是大家对一件事都心知肚明“这个人,你惹不起”。

        他那么的复杂,让人惧怕,又那么简单,简单到偶尔那一笑的样子分明就是个阳光的大哥哥,又在人恍惚沉沦时还以冷淡。

         


        司空摘星拖着行李下飞机时已是夜晚,他有时和陆小凤很像,都会有些孩子气,比如现在,他念叨了一路的不是他该怎么操控薛冰的程序,而是为什么没有人去接机。自己赌气一路上干脆也没给两个人打电话,到了陆小凤家门口拳头重重的快频率砸在门上,“别砸了——来了——”司空听见室内由远及近的声音,他摆了个POSE,打算等陆小凤开门的瞬间潇洒的把行李箱摔倒在地,然而那扇门开启时他的目光反倒忽略了离自己一步近的陆小凤直直的看着从厨房匆忙赶过来的花满楼,浅绿色长袖T恤拉到手腕以上,身上还系着印有一只黄色小鸡的围裙。司空摘星瞪大眼睛看着花满楼,又看了看陆小凤,完带着疑惑全没回脑的大声嚷了一句:“你们俩现在住一起啊。”……

         花满楼从哥哥那回来时时间已经不早,陆小凤一直埋头研究薛冰书房挂着的本市交通地图,机场离市区很远,想着去接他也来不及,也就索性花满楼亲自下厨,陆小凤继续思考。其实就在刚刚,在陆小凤那里花满楼还得知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怎么没叫你哥哥一块儿来,这么晚了,一起吃顿饭好了。”

         “他有人约,我就先回来了。”

         “有人约?不会是那天我们撞见但是没看清的那位吧。”

         “是,不仅是而且巧的很,我们也算有过一面之缘。”

         “怎么样,做你六嫂不亏吧。”

          "看起来很好的女孩,叫向露,改天你也可以认识认识。"

         “等会儿!向露?哪个向露?棕黄色短卷发,一米六八喜欢红色,爱穿高跟?”

         “你……怎么会……”

         “花满楼,这不是巧,是太巧了吧,她是Mayer律师事务所的人,而且有可能成为Mayer史上第一个女首席,当年714那个案子原告的律师本来就是她,结果因为一些事原告方的委托律师临时变动换成了别人,虽然那个时候她也还没什么名气,但我一直遗憾没能和这样优秀的律师打一场硬仗,现在看来这遗憾是换着方式的来弥补我了。”

           一语惊雷。一语成谶。


        


          书房,三个人刚简单的吃过饭便开始紧张的做起事来。

          “出去找薛冰的人现在有线索吗?”司空摘星一面操纵着电脑一面问两人。   

          “还没有,六哥已经把能动用的人都动用了,她常去的地方,那天可能的线路都在查如果有情况他一定会第一时间告诉我。”

          “没有监控录像吗?”司空摘星抬头。

          “监控录像金九龄看过了,说那人一定利用了摄像的死角,做的天衣无缝。”花满楼回答。

           陆小凤听他们你一言我一语不自觉的自己眉头轻皱,他像下了什么决心一般郑重开口:“猴精,你能不能通过薛冰的私人程序进入警局的系统,我们必须亲自看一遍监控录像。”

           “这算是偷吗?我虽然个黑客,但是平常偷偷别人资源还行,你要我偷警局的资料?我还想多活几天。”

            陆小凤沉默。

            两个人同时看着他,陆小凤只是点点头重述了一遍:“我们需要重新看一遍。”

            “金九龄不是都看过了吗?”司空摘星很不情愿。

           “他是他,我们是我们。”

           “可是……”

           “司空,我们还是再仔细的查一遍吧。”花满楼说着对上陆小凤那双正望着自己的眸子,眼神里有些许心安。花满楼之所以同意陆小凤这看起来无用功的事情是因为他发现陆小凤不知什么时候起对金九龄多了那么一份顾虑,直到刚刚那句话开口花满楼也就知道这份顾虑算是完完全全的转化成了不信任,哪怕这不信任只有一丝,也是很很残忍的,但是它偏偏切实存在,这对陆小凤来说会更疼,他是在是太看重友情了。

            司空摘星还在一个人念叨着技术上的问题,什么通过薛冰的电脑就去攻击警局的防火墙不科学,什么技术上可以达到但是现在的条件和时间有限,他一个人敲着键盘划着鼠标盯着电脑屏幕完全不知道两个人根本就没有听他在讲什么,得不到回应的司空摘星只能再度抬头,这次看到的是陆小凤正闭着眼像花满楼摇着头。

             “哎我说,你们两个还能不能行,陆小鸡是你求我来的,没人理我就走了啊。”

              陆小凤噗嗤笑了看向窗外,忍了一会儿笑转回头“你可不可以不要在做刚刚那个表情,哈哈哈,特别像个和人吵架的小屁孩子,哈哈哈——”陆小凤越笑,司空摘星的脸色越难看,他最不喜欢人家说他不成熟,哪怕是变着花的说。司空摘星索性不再理他,自己默默的解码程序。至于陆小凤刚刚给花满楼做的那个表情,他是在示意花满楼自己没事,聪慧如花满楼,陆小凤知道自己的心思瞒得过所有人但是瞒不过他。

            夜晚的漫长或许是因为夜晚的时间显得格外的迟钝吧,它的每分每秒都像是在梦里被伸展的时间长度,  这一室的灯光仿佛也被拉长,能照彻整个寒夜。

          “可以了!”司空摘星激动的呼喊着两个人。

          “快!看看那天中午12点到15点,东山路的录像。”陆小凤和花满楼放下手里的笔围在司空摘星旁边。

          司空摘星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在压抑着加速,他甚至觉得自己不敢大声呼吸,进度条的百分比在加载,百分之一百!“嘟——”警报声直叫三人呼吸骤停,那段时间的监控录像不见了!其实不单单是12点到15点这个范围,是那一整天东山路的视频都是没有资料的。

           “怎么会呢!监控怎么会突然不见,那天电路维修吗?还是网络……” 

           话还没说完就看见陆小凤 快步取来那张地图搭在沙发靠背上,他自己则跪坐在那里,伸出手恰好接住花满楼递给他的笔,头都不抬的在地图上画了起来,测量计算,花满楼和司空摘星只在一边看着。

            “不对,应该是下面那条路。”花满楼打断陆小凤,陆小凤换了路线继续测算,在司空摘星的眼里两人好像此刻活在了他们自己的世界,因为他们在做什么……他根本想不通……不是他笨,实在是两个人的思路太跳脱。

           “猴精,10点到13点永泰路的视频查一下。”司空摘星早就像个雕塑呆在原地,目瞪口呆。

           “哦哦好”回过神,马上投入了工作。

           生活有时候就是这么令人不知所措,你所相信的,你所以诚以待的都有可能在某一天变成自作多情。11点13一辆银灰色奔驰路过永泰,这辆车的主人是金九龄。

          “好了,到现在为止,我们走的每一步,都是被人算计好的。”陆小凤说。



PS:很开心这章顺利写完了~因为过了这一章所有的线路就要全面进攻了,包括陆花的感情线~~~每一章其实基本都有挖过坑,我怕忘都单独记在了一个列表里,这些坑也终于要一个一个埋了~~~

          怎么说呢,这篇文大概是个反转剧,在写第一张的时候每个人的结局其实都定好了,比如金九龄薛冰,比如陆花的结局,比如奕清和向露,再比如奕东和幼姗。我所说的反转并不是超现实的东西,什么杀人不偿命,什么做的坏事洗白什么的是不可能的,这篇文的风格还是偏正的,吼吼哈哈哈侧面反映出我这个人很正直吗~哈哈~~~~谢谢大家支持~~~人间正道是沧桑~各有各的痛处,各有各的不可言说呀~~~最后,其实好人也不一定很好比如金九龄,坏人也不一定坏。

评论(5)
热度(17)
© 画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