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百度:画上川
 

#陆花#现代《云下云端》(二,14)第二卷完。


 这个组织暴露的首领是秦魏。目前为止三个下属也已经全部锁定目标。这三个人里能拿到控诉证据的只有金九龄,但是如果先拌倒他,反倒打草惊蛇引火上身,何况至此,k的线索一无所知。

          清晨,花满楼的公寓。

        “TD73051。”陆小凤略显干涩的念了一句。只有一个代码,所有的信息都包涵在这个代码里。

         如果假拟“602”和“693”是最近一次走货,也就是薛冰地图上画符号的位置,这能说明什么呢。·

,想的脑袋有些生疼。

         变天了,气温急转而下,陆小凤这从来随随便便的性子使得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并不大好,嗓子已经有些哑了。

         花满楼一只手覆上他额头,指尖稍凉的温度使陆小凤变的极为敏感。

         “发烧,这两天别再喝酒了,不然好的会很慢。”花满楼严肃的讲完起身去了另一个屋子拿出医药箱又坐回陆小凤面前。

          “张嘴。”抬起他的下巴,消毒棒伸进口腔,顺着光线看他的喉咙。

          陆小凤一直盯着花满楼的眉眼看着,看他认真工作时的样子,看他担心自己微蹙的眉头,陆小凤忽然觉得自己虽然现在身体不是很舒服但是心里却是格外美秒的。他就那样看着,似乎不想错过每一次眨眼,然而认真的花满楼好像全然不知。

         “扁桃体发炎了。”说着他把木棒丢进垃圾桶又取出听诊器转眼就扫到那双好像要把他看穿的眼睛。

        “陆小凤你可以告诉我你到底在笑什么吗?”听这话陆小凤便笑的更开心了,嘴角那抹弧度最让人移不开眼,但是花满楼,没有理他。

        撩起前衣,手带着听诊器的冰凉在前胸游走,时而手指毫无阻隔的触碰他的身体,鲜明的温度对比,陆小凤觉得自己的体温又升了几度,好像脸上的温度上升的尤为明显。

        “吸气。”花满楼说的什么陆小凤一个失神并未听清,刚刚傻笑的样子变得有些痴。

        “呼气。”两人坐的位置要比在医院里医师和病患的距离近的太多,陆小凤能感受到花满楼说话时洒在他脸上的温热气息。目光稍下,就是他微敞的领口……

        “为什么气息会有些不稳。”认真工作的男人很迷人这是不错的,同时认真工作的男人其实也很可爱。

         “你听听我心率是不是也不太正常。”他声音低哑。

         “嗓子都这样了,少说些话。”说着花满楼把听诊器移向他心脏。“确实心跳比较快。”

          “是不是经常有人这个时候心跳会加快。”语有微醺。

          花满楼停顿下把仪器收回盒中的动作,还不等自己开口说话陆小凤已经迅速起身,双手压住桌面居高临下的看着被他双臂禁锢住的花医师。

          空间狭窄,花满楼只能用背贴着桌边才会更舒服些。

          陆小凤身体越发逼近,花满楼想往后退却因无处可逃只能缓缓站起用脚把身下的小圆椅向外侧划开,空间是有了,他的腰向后倾去最后几乎全部帖在桌面上,陆小凤依旧不依不饶身子下压。

          “怎么办,旁边不是输液大厅,是卧室。”声音虽哑,但晕染着旖旎。他一手接过花满楼手里的听诊器“我只是想听听你的心跳是不是也变的快了些”他眯着眼看着此刻竟然全无狼狈之意的花满楼。

  花满楼看着单手带上听诊器煞有其事的陆小凤忽然笑了,好心提醒:“你带反了。”

  看到陆小凤嘴角的狡黠僵在那里花满楼顺势推开他。

         “花满楼,你实在太不可爱了。”陆小凤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可不是这么想。

         “没办法,和你在一起久了,可爱的人也熬的不那么可爱了。”说着他拿起外衣向门厅走去“我去买些药,家里消炎药没有了。”

         陆小凤看着他的背影,骨骼里都透着一种静,那是时光缓缓的静,让人不忍打破。

         他忽然认真的叫住他。

         “花满楼,就让我来判你无期徒刑吧。”全完没有了刚刚玩笑的样子。      

          花满楼回望,回以浅笑。

         "那么在此之前,请先让我注射你一支吗啡好吗。"

         两个人在屋子的两端相望,仿佛那距离流淌的都是在清香中酝酿的醇酒,用时光加以发酵。两颗心像是被铺平的绸缎,那般柔顺,那样舒服。

          那感情的确像是吗啡,可以抚平镇痛和创伤,又在不知不觉中变成无药可医的毒。

          “为什么是吗啡?”陆小凤明白他的意思,但还是想见他窘迫的样子。

          “麻醉剂,用过,你就安静了。”说着花满楼转身出门,留下抱着肩膀笑的痛痛快快的陆小凤。

          陆小凤看不到,但他清楚此时花满楼脸上的笑和自己是别无二样的。

           秋日里的生命力,妙不可言。它像在书的首页开始写下另一个故事,故事的开始,他品茗他的清欢,他为他绽开笑脸。

        

         

     


     花满楼的心很温暖,今日更加温暖。他走出药房的时候遇到一个梳着单马尾的女孩儿,他礼貌性的点头一笑她竟叫住他。

          “花医师?”

          “抱歉,请问你是……”

           “没事,你当然不认识我,我也是看外婆的照片才认识你的。”她笑起来很甜,长睫毛装饰的大眼睛透着古灵精怪。

          花满楼有些摸不清头脑,“外婆?”

          “是啊,我外婆就是你上次作手术的那个,谢谢你花医师,谢谢你的照顾,我外婆可喜欢你啦。”她声音悦耳清脆。

          “原来是老夫人,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花满楼谦和回应。

          “没客气,是真的,外婆还给我看你的照片说让我嫁给你呢。”

           她冲花满楼眨着眼,像个未脱稚气的孩子。花满楼终于有了一丝窘迫,可惜了,此时的窘迫陆小凤没有看到。

           不过,小姑娘确实不是在开玩笑,她说的都是事实。

           老夫人喜欢花满楼这件事,花如令也是知道的。



PS:1、筒子们可以放心!!!!没有相爱相杀的故事!!!!没有不信任因素出现!!!!没有第三者!!!!!!

2、第三卷马上开始,是尾卷,

尾卷 云下云凉,云端云漾

3、TXT我会自己整理哒~~~~~

4、谢谢大家!!!!


评论(9)
热度(25)
© 画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