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百度:画上川
 

#陆花#现代《云下云端》第三卷第1章

       第三卷   云下云凉,云端云漾


第1章


             农历七月。

             窃听密码破译。

             蝴蝶刀主人身份暴露。

             白幼姗彻底离开花家。

             大通银行账目大笔移动。

             谢义的资料显示他与此事毫无瓜葛。

             风平浪静的几天,太静了,静的让人心慌。还不似暴风雨平息,这种静伴随着压抑气息好像这一瞬的闭眼下一瞬就要彻底被什么吞噬。各有各的阴郁但都无法言说。


            桃花堡,花如令接过下人手中那本编有花满楼专访的杂志,毕竟是娱乐杂志,终究还偶有泛着八卦的意味。那是他的儿子,什么样的性子,为人,他一清二楚。花如令看的不过是那一句话,封底,小编寄语中的一句:“作为令我们文编敬仰图编向往的青年才俊,花医师透露自己已非单身,小编在泪洒黄河的同时还是不等不说一句:男神,祝你们幸福!”

        花如令把杂志合上,没有一个父亲此时该有的情绪,他无悲无喜,无忧无怒。

        “把花平叫来。”语气让人猜不透但绝对不开心。


          都市,充满着未知,像是巨大的竞技场,有人裁决一切,有人服从一切,有人盛装出场只为了当一次赌徒,有人拼尽全力终究横尸而归,有人拍手叫好,有人掩面哭泣,你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就像你不知道那人哭的不是你遍体鳞伤,而是对那一张入场券的价格来说,你死的实在太过寻常。


         银白色的宾利停在红灯下,花满楼侧头看了看在副驾驶座的电脑包,心有焦虑。那里有关于金九龄的全部证据。原本的计划是将这些资料匿名上发,但是没想到中途竟被人拦截,心想着大事不妙的花满楼以最快的速度通过中间人联系到警务处副处长,想着以最快的速度约他出来把资料给他看,晚一步,怕是就来不及了。

         “5,4,3……”他眼睛锁住倒计时跟着默念,红灯开启,花满楼的车转向了人烟稀少的一方,夜幕笼罩着它的未知和魅惑,两旁的路灯照不到公路尽头,半分钟后,轮胎疾驰的声音从宾利后方传来,花满楼看了一眼后视镜,六道光束,那是三辆并驾且超速前进的轿车。花满楼心下念了一句不好,踩下油门,车速提快,档位调换一气呵成,发动机变速的声音传出来划破穹顶,两侧树木路灯一线式向后掠过。

         感受到前车的加速后面三辆也随机调档,这哪里是开车的速度,这是索命的速度!电脑里的资料可以复制,但是电脑主人的命只有一条,这是要杀人灭口了!花满楼的境况尚且如此,可想而知陆小凤和司空摘星。

         眼看就要转弯,身后一辆车的车窗打开探出一人的半身,枪已上膛,瞄准镜对准宾利的车轮。

          “嘭——”

           在此之前花满楼一个猛打方向,脚尖点下刹车,重心全部施压到前轮,身子随着车身大幅度倾斜,额头已有细汗,转瞬转过路口躲过一枪。

           吱吱的剧烈摩擦声迭起三辆车很快跟上成列排开,花满楼咬着牙继续加速,下个十字路口离得很近,他握紧方向盘,身后一辆车猛而上前紧逼宾利在转弯之前欲压道而进,眼看着车距越来越近,花满楼看似要走直路却在临近路口猛踩油门横扫车尾,车子打圆飘向右侧。黑色奔驰虽已在花满楼车前却方向错误,急转弯回身欲继续紧追。

        巨大的冲撞声在花满楼身后响起,就在刚刚左侧路口杀出一辆凯迪拉克把转弯中的奔驰全力斜撞,奔驰重心不稳直直向侧划出撞在电线杆上,后面两辆车见前方如此下意识减速,卡迪拉克车头破损严重打弯直向花满楼。

         陆小凤!那是陆小凤!两个人的心都在那一刻安稳了一大半。

         “砰砰砰––”枪声毫不客气的传来,凯迪拉克从宾利身侧退回身后,他把花满楼护在了身前!

         陆小凤!花满楼彻骨的胆寒袭来,这个时候怎么可以这么任性!陆小凤这是在赌!拿自己的命去赌花满楼会周全突出重围。

          “快走!”花满楼接通陆小凤的免提电话,陆小凤只说了两个字,那是干脆的命令还有他彻底爆发的强烈占有和保护欲。

           “砰砰——”一枪一枪毫不客气,有一枪差点就打到了陆小凤的油箱。

           “你以为我是个手无寸铁的女人?”花满楼真的生气了,那是陆小凤第一次见他生气。

           说到底,那是男人,骨子里的硬!

           四辆车前后在公路上飚着,对所有路标和监控熟视无睹。花满楼方向盘左打减速,让自己和后车贴近,甩头和那车猛烈冲撞,距离太近开枪反倒瞄不准。

         刺耳的警笛声由远及近,前后皆有警察夹来。

         陆小凤心里恶骂一句,打开右侧车门猛然正面和警车相撞,警察一惊急打方向却直直把陆小凤的车门无情卸下,车体的金属摩擦声在耳侧传来,咬牙接受。

         笔直的公路,八辆车的碰撞生,警笛声,轮胎摩擦声不绝于耳。

        警车里的人见双方毫无投降意识也拔枪相向,但是第一枪就打爆了一辆黑车的轮胎,失去平衡的车在原地打转,生生将路面磨得黝黑,胶皮的灼烧味十分刺鼻。

         花满楼知道陆小凤的意思,他和陆小凤的车此时并驾行驶在最前方,花满楼打开左侧车门,辆车几乎近的贴在了一起,陆小凤左手把住方向盘,身子向右仰把右手伸出车外。

        “抓紧我!”

         花满楼拎起电脑,另一手抓住陆小凤,顺势跳到卡迪拉克的副驾驶上,还未坐稳,陆小凤把他的手握的更紧了,单手操作方向盘,车身狠甩无人驾驶的宾利,惯性使花满楼身子偏转,好在陆小凤拉着他。

           “轰——”宾利横在路中和来不及刹车的车辆相撞,速度都太快擦出的火花点燃了破损的油箱,迸发的巨大火球,火光瞬间点亮黑夜,爆破的冲击力震得路灯的灯罩几乎炸开。

           “正好我想换车,阿斯顿马丁怎么样?”陆小凤转头看花满楼,车已经狼狈破旧不堪,他脸上还挂着汗珠额头还有一道划痕,却笑的那么不屑一顾。

         凯迪拉克车头已经凹变形,挡风玻璃从右下角扩张式破裂,周身尽是划痕不说,后面玻璃和外表还有多处弹孔。

       花满楼撇他一眼,无奈的摇摇头眸里早无薄怒,笑骂“换辆坦克最好,随你什么时候想断后。”  

       “确实好主意。”

        花满楼不说话了,他了解陆小凤,他还不想被陆小凤气死。

        少了一个门的车开起来果然凉爽。


        金九龄得知自己派出去的人没有一个得手时怒火中烧的直接砸了办公桌。

         该来的总该来,这场必然来临的正面交锋,终于到了。

        

     

          

    

          

        

           


       

       

        


评论(9)
热度(19)
© 画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