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百度:画上川
 

#陆花#现代《云下云端》(三,13)

      说好的快更但是刚刚看了看时间。。。sorry。。。好在每次的字不少。。。
     
   以及所有的坑都是为了接下来酸爽的情节啊~啊啊啊啊~~想想有点儿小激动啊~啊啊啊,但是亲妈那只笔没有水了~~下一章得用后妈的写了~~\(≧▽≦)/~

        老唱机悠扬奏出乐曲,胶片旋转带动出音律,是上个世纪的浪漫优雅的气息。桃花堡雍容静谧和城市中心的喧闹强烈对比,倒应了那句话,这厢沉静如水,那厢,平地惊雷。

        梁瑜见有人正打扫花满楼的书房她也就推门进去,扫着地的阿嬷抬头看了眼来人,“梁小姐。”

         “他的书房,真干净。”梁瑜抚着书架,手指轻掠过一排整整齐齐的书籍,目光跟随着脚步流动。

          “是啊,七少爷的房间永远是这样整洁,其实我们是很少来整理的,他平常在家的时候总和我们说他不是小孩子这些事情自己能做,但是你看,哈”她说着笑了起来“我们这样的人哪里闲的住”梁瑜听着也笑了,花家的人看起来都格外亲切。

       “梁小姐,您可真有福气。”阿嬷眼底是慈爱还有祝福。

       梁瑜恍惚失神尴尬笑笑但谢谢两个字说的依旧烂漫无邪。眼前是那两个人并肩而走谈笑风生的场景。

        “要好好的。”她双手握在胸前祈祷。

       时钟不紧不慢,但音乐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悄然停止。

 

 

       “为什么时间又变了?”秦魏听得出来话的那一端已有怒意。

       “越南人在朗顿遭了劫,劫匪目标明确怕是早有准备。”

       “什么人做的?”气温骤降到零下,秦魏却迟疑了。  “嗯?”这气场略有压迫性,单单是语音也无法掩饰。

       “陆小凤,花满楼。”秦魏还是回答。

       “金九龄的死也是因为他们?”声音加之阴郁。

       “是。”

       “为什么不告诉我?”

       这世上能让秦魏这般失语的怕是也就只有K了。

       “奕清现在怎么样?”听不出阴晴。

       “在……局子里……”话没说完K的怒气再不隐藏。“他进局子?你别跟我说他为了花满楼把入室抢劫这事儿给扛下来了!”

       “不不,奕清刚到朗顿就被人堵住,只有我们几个人知道入室这事儿是花满楼做的,越南人还什么都不知道,警局也不知道因为他们什么证据都没留下,奕清去录个口供估计也就回来了。”秦魏急忙解释。

       “你能不能告诉我花奕清去朗顿凑什么热闹。”声音稍见平缓。

       “我给了越南人一份危险人物的资料,奕清怕是想去把花满楼的资料抽出来,结果陆小凤的动作更快一步。”

        “但其实呢?”一个接一个的问题抛出了,换了旁人或许早已招架不住。

         “其实那份资料,原本就只有陆小凤,我没有把花满楼的放进去。”

         “不管怎么样这一单要走下去,不然我们都吃不了兜着走。”他接着讲“秦魏,你是不是怕我太心慈手软了才这么做。”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

        “这样,这一笔全权交给你,我不再过问,你不用考虑太多,如果有需要就和他们交换筹码,大不了鱼死网破。怎么做你明白吗?”

        “明白。”秦魏嘴上应着心里默念了一句“无毒不丈夫。”

         警局的转弯处。

         “少跟我说没用的!我弟弟要是出了什么岔子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花奕清坐在驾驶座毫不顾忌的向车窗外的人宣告立场。

         “你这叫背叛组织!”那人被他在一句话把克制的怒火撩拨了起来。

        “这么多年,我TM的就是当孙子当惯了是吗?让干什么干什么,你们还真把自己当爷爷了?”

        “花奕清你把今天的话给我记住了!真出事儿了别害怕!”

        “怕?我这条命早就横在刀尖上了我怕你?”

        “好,好,很好。就你弟弟是人,这些兄弟就连猪都不如!”

        奕清胸口起伏眼白泛上血丝怒斥的那人一眼,收回视线踩上油门扬长而去,留下看着他背影的人啐骂一句一圈砸在电线杆上,瞬时淤青。

        

        瑞士大通银行总部大楼的顶层。

        “少爷,有少夫人的消息了。”

        “在哪?”镜片后的眼睛带着惊喜。

        “冰岛,雷克雅未克。她一个人 。”白幼姗出走这件事儿对外一直保密,知道的都不敢声张。

        “冰岛。”花奕东默念了一句,心猛的被揪住,有些窒息感。

        “需不需要把夫人领回来。”试探性的一问。

        “不必了,暗中护着,不要让她知道。”

        “是。”有些意外,抬头看着花奕东冰霜的眉眼又不敢多言。退到门边转身离开的时候发现,偌大的办公室只有花奕东一个人的时候是那么的冷清,高傲甚至孤独。

        化验室。

        花满楼看着从朗顿地毯上取到的疑似血迹的DNA化验结果单不禁有些心疼。

       那时候司空摘星说:“你们俩简直没把我当朋友看,我是个黑客但是为什么现在这么心虚?”

        陆小凤捡到的那颗水晶珠子是薛冰的,他说金九龄一定在这儿开过房,但是前台不会轻易透露客户信息,不如简单些,直接让司空摘星进入集团系统翻看资料,记下房间号入住就省事多了。

        “猴精,多谢。”

        “难得你能说句人话。”司空摘星撇撇嘴。

        “嘿!你这么说话我就不爱听了。”

        “陆小鸡,我自打回了曼哈顿就没闲着,为了查你那些见鬼了的东西,一日三餐的作息规律都被打乱了。我说说话爽一爽不行吗?”司空摘星的严肃脸陆小凤不敢想,怕笑出声。

        “行行行,您说,现在您想说什么尽管说。”

         “来,叫声爷爷我听听。”司空摘星像诡计得逞了一样笑的奸诈。

         “再见。”

         “哎哎哎等会儿,你先别挂电话,等会儿!哎––”

         “有话快说,爷爷的时间很值钱。”

         “我想问你……我之前查那些东西,花满楼都知道吗?”

         陆小凤沉默片刻。

         “他,并不知道。”

        花满楼按着陆小凤的号码,他得告诉他朗顿应该是薛冰的第一案发现场,电话还未通他听到身后细碎的脚步声。

        “谁?……唔……”

       陆小凤看到未接第一时间回复却听到一个仿佛来自地狱的声音。

       “陆律师,久仰大名,我是秦魏。”

       ……

      

       天边的一条白线像是被一股蓄积已久的强大力量猛然推进,越来越近越来越快,顷刻间潮峰奔至眼前,大浪排空而来。像是隐藏许久的压抑之气终于封锁不住撕开天际倒海而来。

       “陆律师,久仰大名,我是秦魏。”……

评论(7)
热度(15)
© 画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