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百度:画上川
 

#陆花#现代《云下云端》(三,15)

来更新啦~~字数也不少

           花满楼的实验室陆小凤平常很少会去,那种要一心一意心无旁骛埋头苦干没人聊天的地方他向来不喜欢,大衣当然没有忘在实验室,不过他还是来了,不是来取大衣而是来取证据的,他其实猜得到,那应该是一张化验单,一张证明朗顿是薛冰第一死亡现场的化验单。实验台上的仪器翻倒,试管滚落到地面破成碎片,想象的到这一切来的多突然。

        花满楼已经被秦魏控制的消息向露比花奕清知道的要早,不否认期间有向他的刻意隐瞒。腿上的烧伤伤口还在渐渐愈合,已经可以走路但是时而还会传来钻心的瘙痒感。

         “爷有没有说什么时候交易。”花奕清问她。

         “抱歉,我不知道。”向露朝他无奈的笑笑,这无奈不是她真的不知道,而是不能说,朗顿的事情一出秦魏就把花奕清所有的信息线掐断了 。

         “好,我不为难你。”花奕清扶着向露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向台阶下迈,她看着他的侧脸心头一酸。

        “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

        “你从来不会跟我客气。” 奕清只是依旧引着她走下去并没有看她。向露知道他是在告诉自己有话直说。

        “你不肯承诺,是因为心里有别人吗?”风把发丝吹动半遮她的眼,她笑的妩媚。

        “没那么复杂,只是不爱。”他简简单单的回答没有无措没有心虚。

        “我竟然会以为你心里有你的嫂子。”她苦笑。

        “和三哥闹翻是因为我把她当亲姐姐。”走下最后一层台阶,放开手觉怀中一空。

          “为什么向我解释。”女人一旦成熟就会懂得将自己心底浓烈的情感尽力克制。

         “不是向你解释,只是想让你知道,很多事情真的十分简单。”

         “好吧,你等着我这就去找一个肯养我的男人。”她仰起头就像是在开个玩笑。

         “向露,不能等我。”不是不要,是不能。

        他们看着对方的眼睛,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可以完全了解另外一个人,也许是因为不了解才越陷越深。

    

       五个小时,陆小凤没有丝毫的消息,他好像人间蒸发一样躲过了秦魏的所有眼线。

        “你们是在哪抓到的花满楼?”秦魏若有所思。

        “他的实验室。”

        “你的大衣在我实验室……”花满楼的这句话毫无征兆的冲进秦魏脑海里,他懊恼的拍着椅子。那时候还在笑话两个人实在太幼稚,一个医生一个律师是来开玩笑的吗?现在看来反倒是他的大意,但是已经来不及。

         “爷,怎么了。”刚刚到场的向露急忙询问。  

         “没事,我们要和陆小凤加筹码了。”

         地下室里的彭天就好像一只饿疯的狼,眼睛里闪烁着嗜血的意味。

       “花满楼,五个小时了,你的兄弟可是一点儿消息都没有。”彭天几乎是贴在他身侧打量,手背划着下颚线带着贪婪的看着他。

       “这幅皮囊去当医生多可惜。”花满楼闭上双眼不去理会。

       “我跟你说话你没听到吗!”手上力道忽然夹紧,扣着花满楼的下巴毫不客气的逼他睁眼看自己。

        “你放心,不用紧张,我对你没兴趣,说不定秦魏对你有兴趣。”彭天笑的狰狞“我呀,只对你这条命感兴趣。”

        “嗯––”一圈狠狠的朝花满楼的腹部挥去,他几乎用了全力,花满楼忍不住闷哼一声。

        “呼––”彭天退后一步揉了揉手,指节发出咔咔的声响,反身抽出一条鞭子径直挥过去。“啪——”鞭尾落在花满楼身上,衬衫被抽破,他紧紧的蹙着眉头等着彭天的鞭子继续挥下来却没了下文。

        长期昏暗的光影影响下突如其来的闪光灯光亮刺激着花满楼的眼睛。

        “你……”这是他跟彭天说的第一句话。

       “我还是应该向你说明白的。”彭天继续对准伤口拍摄,花满楼艰难的睁开眼睛眯着。“你们俩那点儿暗话秦魏已经知道,所以现在筹码变了,陆小凤的期限变为两天,这两天之内我们可不保证会发生什么,他手里那些东西识相的就乖乖藏好,如果他想着一面公开资料一面向我们投降,那你们两个就等着去黄泉路上再作伴吧。”

        彭天没有夸大事实,两个小时时后桃花堡陷入一片恐慌,一声枪响,花满楼的卧室窗户被人射穿,没人知道为什么也没人告诉他们为什么,他们只是知道七少爷不见了,陆小凤也不见了。也就是那个时候花奕清才知道花满楼的境况。

         “这件事谁也不准说出去,听到了吗!”花奕清看着那枪眼回头厉声道,围在一起的仆人不住点头他们惊恐着。“先不要通知老爷。”

        “怎么,你们还有多少事儿要瞒我!”花如令有些沙哑的声音从人群后传过来,他有些轻咳。

        “都站在这儿做什么?没事情做了吗?”花如令极少这般严厉的和下人讲话。

       “看到我这么快回来很惊讶?”花如令面色极差,有一步没走稳还是薛管家急忙缠住。

       “爸,您这是在说什么话。”花奕清见父亲正在气头上又气色这么差连忙把气场软下了几分。

       “我问你楼儿呢?咳咳……”

       花奕清大步走了过去顺着父亲的背,“爸您先别着急。”

       “我问你楼儿呢?”薛管家已经悄然退出房间。

       “小七他……得罪了一些人,去避风头了。”花奕清编了个谎,不能让花如令知道花满楼现在人在虎穴性命堪忧。

       “得罪了什么人?”花如令一面问,已经被花奕清引到一张椅子旁坐下。

       “我不清楚,但是您放心,他会没事儿的,我已经……”

       花如令哼的一声把花奕清打断。“和你有没有关系?”声音的温度有些发凉。  

       见儿子没答他又抛出一问,“昨天你去哪了?”

        “昨天不在省内。”

        “啪––”的一声,是花如令豁然起身挥起手重重的打在花奕清的面颊上,毫无征兆,霎时无声。

        “信口胡言!你昨天进了局子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一个巴掌拍不响,你什么都没做也不会平白无故扯上你!”

        花奕清的手缓缓抬起抚上微烫的半边脸,无法反驳。

       “花满楼是什么样一个人我最清楚,你弟弟是不是帮你做事得罪得的人?他为你被仇家盯上,你呢?你什么时候能为这个家想想!”

       片刻花奕清都没有回答“呵。”他冷笑一声,“原来我在你眼里这么不堪。”

       花如令起伏着胸口。“对,我这些年做的事儿确实上不了台面,确实是见不得人的勾当,但是我从来一人做事一人当!就算有一天我被一枪崩了我都认!但是儿子不会拖兄弟和家人下水!”说完他夺门而出不顾他人惊诧的目光冲出桃花堡。

        薛管家急忙上楼去,还没见到花如令就听到了他的咳嗽声。

       “老爷!”花如令一手拄着桌子一手拍着胸口。

        管家急得赶忙给他顺气“老爷,别动气别伤了肝火,您放心少爷们吉人自有天相,肯定会没事儿的。”

         “怎么……咳……这么不叫人……省心……咳咳咳……”

        另一面沙曼收到了一个电子文档,点开发现全都是照片,是花满楼的,身上一道鞭痕清晰可见,这力道是多大直教人皮肉绽开,薛冰不忍心看下去,照片上花满楼或闭或张的眼睛让她更加不忍心。

      果然沙曼是可以找到陆小凤的。

      “怎么办,这明显就是威胁,几个小时以后如果还有照片发来,他身上的伤口怕是就不止这一道了。”    

       “发来的文字我都已经看了。” 陆小凤右手的力道几乎把鼠标捏碎。

       “但是我不会去找秦魏的。”

       “这……”沙曼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握着手机的指尖冰凉。

       “我已经失去了太多,不能再失去花满楼,但是相信我,这一场赌的赢。”

        沙曼知道陆小凤是个看起来大大咧咧但其实关键时刻有数的人,但是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心头涌出一丝不太好的征兆,陆小凤,这一次你是不是任性的赌大了。

         没有人能等得起时间,不是想象的几个小时那么久,仅仅一个小时沙曼就又收到了一份文档,咬牙点开文档,喉咙瞬间传来不适感。照片上的花满楼已经不再只是一条伤痕,明显看得出来比之前要虚弱,这一次所有的照片他的闭着双眼汗水已将头发浸湿,双手无力的吊着。

         “花满楼,相信我,你一定要撑下去”陆小凤的心早就揪成了一团,不赢,也要赢。

         别无选择。

        

        

       

评论(3)
热度(13)
© 画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