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百度:画上川
 

#陆花#现代《云下云端》(16,17)

boss还没出来,我现在就去写看看能不能加更出来


16

         桃花堡被枪袭的事儿不出意外的被封锁住了,其实秦魏想要的效果也就是这个样子,明白的人明白就得了,节骨眼上没必要弄得多声势浩大。  

         陆小凤清楚这一枪的意思,这是在向他宣布一条讯息“我们可以控制的人不止花满楼一个”。他滑动鼠标时候的表情有些凝重,沙曼在他身后屏息,她的行踪现在也要保密所以她离开了杂志社,这是陆小凤怕秦魏会对旁人不利。

         “怎么办?这样下去花满楼怎么撑得住。”她知道这个时候心急则乱但还是担心起了花满楼。

         陆小凤胸口起伏了一下冷静的告诉沙曼:“再等五分钟,如果没有照片传过来他就一定没事。”

         沙曼点着头心里捏了把汗,他知道陆小凤不会没有准备的就把朋友留在绝路。

         “好,我知道你一直都不会在性命上打没有准备的仗。”沙曼定了定神给他打气却没成想得到的是陆小凤这样的回复:“我没有瞒你,这一次,真的是在赌。”

        沙曼怔愣住不知道该不该说话,不知道该说什么,她看到陆小凤把花满楼的照片放大直到屏幕上只有他一只手的特写。

         花满楼的右手手指下垂偏偏食指看似自然的勾起靠上拇指,这是“三”? 陆小凤快速翻看照片,最后发来的照片上花满楼的手势都是这样,而上一个小时的照片又是另一个姿势,那是一个空心的拳头……


        “花满楼在哪?”花奕清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向露难为情的耸耸肩:“他很好。”

       花奕清无可奈何的摇摇头,“怎么能证明他很好。”

       向露打开电脑把一个文档解锁将屏幕转向花奕清:“你看,这是花满楼的照片,爷每个小时都会让人把花满楼的状态发给他。”

        向露的这一组照片和陆小凤看到的简直是天壤之别,有一个简单但又具有迷惑性的问题他们都没有留意,那就是这些照片的角度是完全一样的,向露手里的照片是从花满楼的左手侧拍摄而陆小凤看到的都是右手侧的照片,没有人会过多去想为什么,因为没有人会觉得一个囚徒身上的伤疤有什么值得隐瞒的理由。

         “他受伤了!”花奕清燃起一阵心火。

         “毕竟是用来威胁的人质,如果完好无损怎么会有力度。”向露语调平和,“你放心,这点儿伤不致命,对一个男人来说没什么。”她还是为花奕清多解释了句,她也实在是不知道花满楼身子的另一侧承受着什么样的创伤。

          花奕清锁着眉头听到向露的话稍有放松但又一个疑问袭来:“为什么他会看起来这么虚弱?”

         “这地方阴冷潮湿,他一直被这样挂着折腾,再健硕的人也会多少吃不消啊。”

         花奕清缓缓的点着头:“小七的事儿,请你多帮我留心了。”他注视着向露,目光里的恳求十分真诚。

         向露忽然笑着移开视线“看你客气的,放心,爷一定不会把他怎么样,毕竟,你也姓花。”

        花奕清敏感的捕捉她的一字一句,试探的调笑一句“我哪有那么大的面子。”

        向露撇了他一眼依旧是笑着但不动声色的避开话题,“是啊,你面子很大的。其实,我刚刚在想,如果有一天我被人这样吊着或者被人用枪指着胸口,你会不会也这么在意。”

        “会。”他说这个字的时候的温柔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目光像是被高温灼烧的铁印烙刻在心口。“花奕清,我不会等你,我何必等你。”她这样默默告诉自己。

        “其实比起我,你才最忠诚。”

        “再忠诚我都是个女人,何况我跟着爷多久了,你又才来了几年?”


        “3”,“0”能代表什么,花满楼用这两个数字到底是要告诉陆小凤什么?陆小凤在地图上飞快扫描着和这两个数字有关的信息,时间一分一秒的流过,已经几个小时没有图片传来,陆小凤的心算是落下了一半,这个赌他已经赢了一半。

       “沙曼,你帮我找一下30路公交线路有没有医院或者是药厂,诊所也可以。”

      “好。”沙曼没有多问。

      陆小凤仔细检查过那些照片,他在角落的垃圾堆里发现了一个医学仪器,这种仪器一般地方是不会有的。

       “30号公路”,名字带着“30”的建筑物,到底是什么,30到底是什么。

       “陆小凤,30路下班路上只有两家诊所。”

       “在哪?”陆小凤赶快凑到电脑前,他指尖已经不自觉的有些冰凉。  

       “不是,这两个都不是,不可能是这里。”他有些失望的坐回自己的电脑前手按压着太阳穴,“30,30,30是哪里,30,怎么想不起有这样的地方?”他一遍一遍的默念,沙曼看在眼里暗自心疼。

       “对了,03,会不会是03!03的谐音是陵山,广化陵山!广化路!会不会是广化路!”陆小凤腾的坐直眼里冒出星光。

        “有了!第三附属医院,这医院有旧的住院部,是有废旧地下室的!”终于漏出些笑容来,然而这线索还没来得及推敲就被一个电话扯断。

        “陆小鸡!那个账户的款项有变动!”司空摘星的声音仓促焦急。

        “怎么了?”

        “就是刚刚分几次转出了一千五百万。”

        “转到哪了能查到吗?”

        “查不到,但是转移账户的地点就是你们那里错不了。”

        “好我知道了。”说着陆小凤起身拎起文件夹直奔大门。

        走了几步猛然停下来转过身看着沙曼,“别离开这儿,等我消息。”

        沙曼看着他,没有多余的话,她笑着点点头似乎吧所有的力量传递给他,“小心。”

        他一步一步向后,退到门口转身不在回头。他是陆小凤,逢凶化吉,聪明过人有运气绝佳的陆小凤不是吗。

        陆小凤觉得车内比以往要闷热,即将变为红灯的路口一辆出租缓速挡在了陆小凤前方,就在即将变为红灯的时候一辆摩托“噌”的从阿斯顿马丁身边擦过,这速度至少有110码,摩托这样是不要命的速度!为什么这么拼!因为后座上的人刚刚用钩子顺着陆小凤敞开的车窗把文件尽数勾走!

         到底,还是叫人盯上了!

        

       

      


17


                全然不管前后司机的诧异陆小凤急打方向盘冲上道牙把前面一辆车绕过直直追了上去。

        “啊——”路人吓得面色苍白连连后退。

        陆小凤眯起眼一脚油门一道光线一样闪过,摩托车上的人回头看到追上来的陆小凤愕然不以,拼速度摩托怎么能赢!两人看准一条小路一个甩尾绕了进去。陆小凤很快做出反应他选择继续在大道上行驶,这条小路没有岔口,目的地他记得。


        

        “花满楼,这么久了,你看你的朋友一点儿消息都没有,你说他还管不管你的死活。”地下室里彭天用刻意又做作的声音刺激着花满楼,仿佛能从花满楼眉间的每一次颤动中得到巨大的快感。

        “有些事你永远不会懂。”花满楼不卑不亢的回答他。

        “呦。”彭天在椅子上站了起来,“我最烦的就是你们这种人所谓的骨气,好,我就看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说完把拳头握紧掰出咔咔的声响然后又是一拳击在花满楼腹部,力道之大花满楼一阵痉挛,无处抽搐,很长一段时间没办法开口说话。

         “你不知道他怎么样我告诉你,他还是想去扳救兵,但是那些数据都被我们的人劫走了,哈哈哈,你说多傻,他怕我们用区域网拦截就打印纸质材料,哈哈哈,多傻。”说着他笑声越来越大,笑的花满楼觉得脑袋里一阵嗡鸣,好像从来没听过这样难听的笑声。

         忽然他又收敛了笑容,剩下的只有恨意,咬着牙乖张的讲:“就是这样,秦魏居然都不让我要了你的命,为什么?”说着他打开一包纸巾轻轻替他擦拭嘴角的血渍。

         “乖,放松点儿,不然照出来的照片怎么会好看,不要显得那么没有力气,硬气一点儿。”

        花满楼任由他在自己面前端着相机一张一张的拍着,就好像在拍一只被自己百般蹂躏的猫。

        “你不怕,秦魏看到我这个样子怪罪你。”花满楼自己明白这句话完全是块问路石。

        彭天听到这话一愣不屑的冷哼了一声,“谁给你的自信?花奕清?”

        这话一听花满楼就知道自己猜的八九不离十了,彭天帮他擦嘴角的血,把伤口集中在一侧完全是因为他不想让秦魏知道自己伤成什么样,不想让他知道也就代表了秦魏连重伤自己都不愿意做。简单来讲,彭天算是无组织无纪律。

         “其实看这样子陆小凤来的可能性不大,花奕清呢你也最好不要指望,秦魏那个老狐狸算是已经把他软禁了,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到了约定的时间我把你办了他都不会怎么怪罪的,你要知道,干我们这行的定下的规矩可不能随便改,再说我那是执行任务,我呀那时候就用这把刀做了你”说着他拿起地上那一把崭新的刀,“他要是愤怒就愤怒吧,我就不信他能当着那么多兄弟的面也要了我的命,说白了你一个外人何必惹得我们伤了和气,你哥哥还没上位,没上位就还是要听老狐狸的不是?”彭天腾出一只手帮花满楼整理着凌乱的头发,虎口上阴毒的蝎子似乎可以爬出来钻到人皮肉里狠狠地咬上一口。

         花满楼听他一句一句的讲,别人是笑里藏刀,彭天是笑里亮刀。花满楼的汗一滴一滴的砸在地上,有种阴霾渐渐浮上心窝表面,他知道陆小凤有让司空摘星查一些资料,他虽然不知道具体内容但现在也猜出了几分,这几分的猜测都基于秦魏的“庇佑”之上,反过头来如果这个猜想成立那么也就能解释了陆小凤为什么有些欲言又止,为什么不来救自己。

        “砰——”室内忽然一阵通明,这光耀眼的像从黑洞猛然落到太阳的耀斑中央,太亮了,这个巨大的光柱使地下室开始升温,这个亮度足以讲眼睛灼伤。

         “秦魏说他最喜欢你这眼睛,好,我成全他,这么好看的眼睛怎么能不见光呢。”彭天在门外留了一句便走开。

         花满楼紧紧的闭着眼,太痛苦了,这种刺激要比长鞭抽打在身上难挨的多,他是医生,他知道这样长时间的照射意味着什么,但是就在承受的极限力快到的时候就被远程的控制开关关掉,缓和过后再度开启,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反复刺激……

         花满楼的心随着这灯的开开关关愈加没有支点,他知道陆小凤当然不是彭天嘴里的那般傻,他也想起了陆小凤那时候告诉自己的一句话。

       他说:“花满楼,你一定要更爱你自己。”

       

      


        


评论(3)
热度(19)
© 画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