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百度:画上川
 

#陆花#现代《云下云端》(三,19)


       秦魏拒绝回答花满楼在哪,他是不想有抹不掉的证据落在陆小凤和警察手里。陆小凤紧握方向盘看着岔路却不知道该走哪一条,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30号公路沿途没有找到人质。”

        “没有找到门牌是30和03结尾的医院。”

        “只剩下几个跟30和03有关的建筑物,其他地方没有发现人质。”

        ……

        一条一条消息袭来扰的陆小凤有些发木,好像所有的一切都断了。“噗通”一辆大卡车从侧面开过压的本就不算结实的井盖发出剧烈的声响,陆小凤被这声音引得侧过头,他盯着井盖注视了两秒电光火石之间将车子急转,他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那个空心的拳头根本就不是“0”的意思!

        “花满楼,等我。”

        天幕渐渐压低,夜就这样丝毫不容人抗拒的一步步走来,疾驰的阿斯顿马丁身后紧紧跟着三辆警车,警笛声似乎要撕开天际寻求曙光,车窗外的景物一闪而过,路边回过神的人们一个转身也只看到几缕烟尘,车,早已开去甚远。

        

        三合井大街的一家诊所。

        “见鬼去吧!”

        彭天的怒火被一通电话瞬间点燃,他用尽全力将手机砸在地上自己都有些没能站稳。回身一脚把门踹开直冲到花满楼面前拎起他的领子:“本事大呀!我现在就让你去见阎王!”没有再多说一个字掏出怀里的刀照腹部捅了下去,用力把刀全部没入腹中后快速逃离,刀都没来得及拔出来,从他进屋到离开短短的几秒钟足够一个天翻地覆。花满楼的眼睛早被强光刺激的睁不开,他只觉得腹部一热而后一阵作呕的感觉袭来,感受不到剧烈的疼痛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身上插着一把刀,他努力的想睁开眼睛,那刺眼的灯就又被打开……

        意识有些模糊,他觉得整个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他似乎听见了一声枪响,然后好像坠入深海慢慢降落,越来越深光亮越来越远,身体周围有些气泡,渐渐气泡也越来越少,而他还在下沉,他觉得自己很累很想睡一觉,他尽力克制自己不能睡去,但是身体愈发开始背叛灵魂,有一阵窒息感,他以为自己真的是溺在了海里。

        杂乱慌张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他却感觉有人在他的耳侧贴了一个变声器,听不真切,听的飘忽。他还在努力的撑,水里没有支点他也没有力气。怎么瞬间海面的光线也消失了,他陷入一片可怕的漆黑。

        “陆小凤……”潜意识里他这样唤着。

        忽然他跌进一个温热的漩涡,有人抱住他,有人把他抱在怀里。他听不到那人焦急嘶哑的声音,看不到他额头滚落的汗水,看不到他苍白至没有血色的唇,更看不到那些不知所措的警察。

         终于可以安心的睡一会儿了,没有理由的相信也没有任何质疑,他听见自己心底的声音:“是你了,陆小凤。”语气还有几分慵懒与平常,就好像清晨的阳光洒在床上他拍拍他的肩膀:“起床了,陆小凤。”

        

       


评论(4)
热度(22)
© 画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