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百度:画上川
 

#陆花#现代《云下云端》(三,20)

       
  手术室的门前没有哭声,没有争执声,也没有相互安慰的声音,什么多余的都没有,只有沉默,他们甚至不去看其他人一眼,就好像他们都只是来医院做普通咨询的家属,谁跟谁都不认识。唯一能说明问题的只有眉眼,他们眉眼间写着焦虑,惶恐,无措或者自责,这样看来都是在等待里面的病人不假了。

         最后赶来的是沙曼,出了电梯一路小跑却在看见他们的那一刻慢下脚步,太静了,走廊里只有自己的脚步声,齐齐看向她的视线让她有些不适,欲语还休的气氛不禁使她愈加压抑,她只能放慢脚步把自己发出的声音放低,忽然有些不敢开口,她看到距离门最近的是花如令,花如令看到沙曼强撑一个皮笑点点头就转过身去,他还不至于乱了分寸。

        陆小凤坐在一侧的椅子上低着头没有看她,这是沙曼记忆里陆小凤从未有过的姿态,她想知道花满楼的情况怎么样了,一点儿也好,但是好像没人愿意开口,她看着陆小凤,嘴唇几度张合还是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她是那样急迫的想知道刚刚撞见的医护人员小声叨念的是不是真的。抬头,对上梁瑜有些泛红的眼眶,梁瑜好像一直想找寻一个支点,沙曼的眼神让她忽然间有了支撑,梁瑜看着她抿起嘴摇了摇头,终于控制不住眼泪奔涌而出,跑过去把头埋在沙曼的肩膀哭的放肆,啜泣声终于撕破了宁静,花如令想扶着墙坐下,管家和花平急忙上前把着他的胳膊,陆小凤闭上眼仰起头吐了一口气,梁瑜的哭声愈发控制不住,沙曼心慌的不知怎样才好但两只手却依旧有频率的拍着她的背,其实沙曼的手也不受自己控制。哭声在她听起来竟然像屋子里的钟表声一样渐渐弱化,取而代之的是医护人员的对话一遍一遍在脑海里回放,还带着大脑中自动形成的画面。

       “最好的医生都来了,这是谁这么大的排场?”

       “花医师。”

       “哪个花医师?花满楼?”

       “就是!姓花的这么少还能是哪个!送到医院的时候吴护士看到了,说是肚子上插着一把刀背上全是伤,手腕还都是淤青,那衣服就简直没法看了,全是血……吴护士还说有两位顶级的眼科医生正从国外赶回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接下来的的画面就像凌晨几点钟的电视机,满满跳动的黑白花纹并发出兹兹的声响,根本无法让人安静思考。


       花奕清的公寓。

       “你最近别离开这儿,有什么事儿我去帮你做。”花奕清从超市买了些屯粮回来。

       “不用担心,其实除了K,就属我的资料最干净,抓到也没用。”向露若有所思的说着。

       花奕清手顿了一下“你是不是知道K是谁。”

       她双手捧起水杯:“不知道。”

       “等一会儿我要去看看小七,你们是把他转移到红舵了是吧,等我回来咱们再商量接下来怎么办。”说完他蹲下来无助握住她捧着杯的手。“别担心,爷能救出来。只要你把心里想的都告诉我。”

      这是所谓的患难见真情?但是他眼里的些许深情只能不由得让她心虚。

      “奕清,其实……”她有些吞吐,他静静的等她说下去。

      “其实花满楼没被转移,他被陆小凤救走了。”心里刚刚暗自松了一口气就被向露的下一句当头劈了一棒“但是他们说彭天把花满楼伤的很重,不知道……能不能救过来……”

       愣了一瞬,而后啪一下脑袋里有条线断了,嚯的站起身一掌拍向桌子“彭天?你怎么不告诉我一直是他在看花满楼!”胸中的怒火剧烈燃烧脸上有青筋暴起,面上已经没有什么血色,身子有些颤抖转过身就要往门口方向走。

       “不行你不能走!”向露拽住他的胳膊“你走了就回不来了!他们都在医院,你这不是送上门去的吗!”渴求,几乎是吼出来的。

       压不住的火冲上来直顶脑门,眼里布满血丝,极力克制却还是掩不住声音随着胸口起伏断断续续:“你告诉我……什么叫,不知道能不能救过来……”

       “伤的太重……”没有底气。

       “好……有句话你记住,如果小七出了什么问题,我一定亲手把彭天剁了!他不是一心想着给金九龄报仇吗,我让他去地府跟金九龄做个伴!”就像他冰冷的指尖一样,声音冷酷无情的狠。

       “他已经死了,没来得及逃走就被追上来的警察枪毙了。”急忙向他解释。

      “向露,爷已经这样了,你千万别再有什么事儿瞒着我了。”奕清有些燥。

      “恩。”她点点头。

      “K到底是谁?”

      “我……真的不知道。”


        8个小时,煎熬一样的8个小时,守候的人拥上去环住了最先走出来的医生,他有些愧疚的摘下口罩。

        所有的祈祷只等来了医生的一句话:“七少爷的命救回来了,但是对不起,他的眼睛,没保住,可能以后都看不到了,我们,尽力了。”

         “嗡”的一声大脑空白极度缺氧,好像有把锤子重重在心脏上锤了一下,模糊中陆小凤听到花平和管家喊了几声“老爷!”,偏过头去就看到花如令被人擎着缓缓向后仰,他昏倒了。好像整个世界在陆小凤的意识里都慢了半拍,他看到花满楼被小心翼翼的推出来,医生又开始给一侧的花如令做心脏复苏,梁瑜冲到病床边帮着护士一路推着还在昏迷中的花满楼,沙曼则扶住了陆小凤。

         乱了,全乱了……


        病房里陆小凤抬起手抚上花满楼的额头,又把手背帖着颈侧测量体温,没有夹杂任何私欲却被在场的人捕捉到了一丝不明的意味。他坐下来,握住花满楼的手静静的看着他,屋子里都是明白人,也就是花平还蒙在鼓里,花平看这动作亲昵但也不敢多说什么,毕竟两人原本就好的像一个人,他现在最关心的是少爷什么时候能醒过来,眼睛又该怎么办。

        “陆少爷,说句不该我说的话,您还是趁着老爷睡着先离开医院吧。”

       “我不能让他醒来找不到我。”

       “我不是个读书人说话不好听您别在意,少爷已经这样了,如果老爷醒了再看到您还在他眼前,保不住又出什么岔子。” 管家用的都是谦词但听起来却是满满的不客气。

       “薛管家你在讲什……”

       “花平,你去看看伯父那怎么样了,别都在这儿杵着。”陆小凤轻声打断又做了个手势让他别再回嘴,看着花平嗯啊着一脸焦虑和茫然的离开,又抬头看着管家,笑:“有什么话您就直说吧。”

        管家看他还能笑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刚想开口就扫到屋子里的两个外人。

        “说吧,她们俩都知道。”陆小凤腾出一只手小心的把被子掖了掖,看都没看管家一眼。

        管家惊讶的看到梁瑜和沙曼点着头,他哼了一声,音调不自觉抬高对陆小凤加以指责。

        “如果早报警能有今天?当人质的是我家少爷不是你!现在这结果有你多少意气用事的成分在?老爷最近状态原本就不好,后来因为什么事儿又填了一股火你不清楚?”

       沙曼听了心中不平,果然局外人不能理解当事人。

       陆小凤一侧嘴角还挂着笑,像是对他那些话置若罔闻,“您如果不能小点声说话,就请出去。”好像他才是那个指责别人的人。

       管家怒不可遏抬腿就走,匆匆背影好像都带着火气,恶狠狠的眼睛里写满了“不可理喻”。

        梁瑜和沙曼有些讷的站在原地。

        “饿了就去吃点饭吧,我自己在这儿就行。”陆小凤看看两个正面朝病房门方向的女人。

        “嗯?”两人回过神来。

        “我说,你们不要打扰我们俩花前月下。”佯怒,痞痞一笑。

        梁瑜走在后面回头看了花满楼一眼有有些担心的看陆小凤,陆小凤做了个口型,“没事儿”。梁瑜把门带上,终于屋子只剩下他和花满楼,陆小凤重重呼出口气,握着花满楼的手紧了紧,轻轻抬起把他的手靠在自己下巴上,唇点了下他的手背,那一瞬间所有情绪染上眸子。背上的衣服早就被汗浸透。

        “到底是我做错了。我不该去下这个赌注。”

        “我来晚了。”

        “快点好起来,别吓我。”

        ……

        男人的心事总会在寂静的时候溜出来,不是逞强,是天性,尤其是这样的男人,面儿上看起来漫不经心其实极为重情,一张不羁的皮下面有股子傲劲,很多时候较之平常人早就垮了,他偏不。不过这一次,他是真的怕了,后怕,他不敢想如果再晚去一些会发生什么,所以也就忍不住深深的歉疚和自责,怎么当时自己就没多留个心,怎么出了这么大个错。

        


        向露接了一通电话,打电话的是欧阳情让陆小凤防着点儿的人——小晨。

         “他……是不是被人抓走了?”他有些怯懦。

         “原来你也知道了。”向露叹气。

         “那……害他的人是清哥的弟弟吗?”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这孩子比她想象的还要在意秦魏。

         “我问别人了,其实我是想说,那两个人我见过的。”

         “你见过?你怎么会认识?”

         “你们最后一次去BLUE的时候,我在走廊里撞见过他们。”

         “BLUE?他们怎么会去那儿。”说着向露明白过来原来那个时候陆小凤和花满楼就有动作了。

         “具体我不知道,但是那时候不是也有人说在拐角撞见两个人在……在激吻吗……就应该他们,因为我记得那时候两个人都衣衫不整……。”

        向露听着说着眯起眼,得到两个信息,第一,如果两个人作假戏,那么那天一定是去打探的,这种可能性很大,即使不是假戏也有概率是去打探消息。第二,如果真不是假戏,那么也就能理解为什么金九龄在陆小凤公寓安摄像头监视,最后摄像头里的资料被花奕清全面劫下来不让人插手了。

         “你怎么不说话了?怎么了?”

         “啊,没什么,在想事情,谢谢你小晨,你了我们一个大忙!”

         “不用客气,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叫我就是了,我只是……只是想他好好的……”

         向露心里不由的叹了句,这孩子到底也是个痴人.

         


评论(23)
热度(26)
© 画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