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百度:画上川
 

《谁拿了我的剧本》第一回

   ~~~~全员魂穿,魂穿示意图在最后~~~~

    第一回   俏公子路遇知命人,小道士撞邪变性情


        吴三省活了半辈子,下过不少斗也见过不少粽子,怎么说他也算的上是个行走江湖的人,大大小小的事儿经历过太多,多少次在鬼门关门口溜达也都带着命回来了。但就这么一个老谋深算,走一步路能把后十步都算计好好的人也万、万、没想到他现在能站在这儿。

        他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粽子。

        说起来比较惊悚,他被吴邪灌醉了酒迷迷糊糊趴在桌上睡着了,被人吵醒的时候他真的想把房顶都掀下来。

        “报——将军!辽军来犯!”

        他原本是想骂人的没错,可是当他看清眼前事物的时候,他给自己的处境做了个简单的分析。

        这是一个营帐,左手架子上挂着铠甲,右手兵器架上立着长枪,桌上放的是书卷身后挂的是地图,眼前还有一个单膝跪在地上面颊绯红额头淌汗并大口大口喘着气的士兵。

        吴三省站起身皱着眉头一言不发的看着这个报信的士兵。

        “将军!辽军已在军营外三百里处!”

        吴三省不为所动,他盯着那士兵的眼睛,用坚定且深沉的语调自言自语了一句:“好厉害的魔障!”

        士兵一个激灵,他见自家将军在原地找什么,最后抄起放在桌上的匕首一刀就在手指上划开一道。摊开一张纸用留着血的手写着文字。

        “将军!”吴三省不理。

        “将军!辽军就要到了!”吴三省把写完的纸折成一个长方形。

        “将——军——”这个小士兵似乎急得已经带着哭腔,两个字喊完他的嗓子都哑了。吴三省拿着纸靠近烛火,看着它化成灰烬。

       “将军您怎么了?”士兵现在跪也不是站也不是,他甚至觉得自己可能是已经隐身了。

       吴三省在沙哑的呼唤声中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直到……

        “宗保!辽军来犯为何还不应战!”一个穿着铠甲的女子掀帘而入。

        这,真不是障眼法。

        吴三省是怎么套上铠甲怎么上马的他不愿意再回想。他面色凝重的骑着马,在心里骂了无数遍的亲娘七舅姥爷。

        “杨宗保?这不是个虚拟的人吗?我和他能有什么关系?”电光火石间吴三省想起一件事,他家的暗阁里有一个杨延昭的印,除此之外再也想不到特殊的事儿。

        呼啸而来的大风卷起尘沙向人扑来,行军速度不由得减缓。

       “这他娘的到底是什么鸟不拉屎的鬼地方。”

       “将军,您说什么?”   副手在一旁呼喊着问他。

       “这样的天气对我们退敌很有力呀!”风沙太大,说话的声音稍小些都让人听不真切但是那指点江山的表情却格外到位。

        怪力乱神之说他当然信,所以他决定必须要找一个明白人问问清楚。

        集市,吴三省一身浅蓝色的便装清清淡淡。不,应该说他现在是杨宗保。

       他一条街一条街的寻找,哪怕是找到个算命的也行。

        出门之前他认真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年轻英俊的脸,高挑结实的身体,墨色柔顺的长发,这个将军真是标致。

       “腰还居然这么细。”伸出手在腰上一握,不由感慨。

      但是感慨归感慨,长得好不能当饭吃。吴三省认为眼下最重要的是弄明白他为什么来这儿,以及,怎么才能回去。

       走了大半个集市,终于在一个医馆旁边看见了一个算命摊子,和现代不同,那时候他们可以在路边摆张桌子挂上招牌,想要更显眼一点儿还可以插一根大旗。

       “公子最近命犯桃花。”

       呵,吴三省认不出嘲讽一笑,这样的开场,真是老套至极。他不是有病乱投医什么话都信,他只是相信这世上有高人,但也不会轻易相信谁。

       “好啊,你倒是说说我怎么犯上了桃花。”

       ”公子面色红润气息流畅,额头有暗光方亮,相信很快就会有家人来会!”算命先生煞有介事说,语毕拢了拢胡子,表情看起来自豪。

        这样的情节就堪比电视上播放的狗血电视剧,那个瞬间吴三省忽然理解了很多,比如有些时候真的不能怪演员,他们演的那样投入最起码敬业心还是可以的。

        “您看,这样好的机会您要不要好好把握,我看你心事重重,肯定是看上了哪家姑娘……”真啰嗦,无非是想让人信了他的话买他的灵符罢了,吴三省仔细听他说什么却认真的看着他的脸。不为别的,就为了这个算命先生居然可以在说话的时候几乎调动起脸部的所有肌肉。

         算命现在说这说着自己也心虚了,“这人怎么不为所动?白白生了张好皮怎么连个笑脸也没有?”

        这么听他忘情的编下去也不是办法,吴三省转头就走,身后那呼唤嘴边儿天鹅肉的声音他丝毫不在意。

        “活了半辈子的人了,不是该随遇而安吗?”

       忽然吴三省听到有人漫不经心的说,立刻回头警觉的扫向一个蹲在墙角的乞丐。

         “你在说我?”

         “谁听进去了,我就说谁。”依旧没有抬头。

        不可能有第二个人知道杨宗保的身体里住着一个不同年岁的灵魂。这乞丐是谁?

         “我为什么来这儿?”他语气客气了不少。

         “我怎么会知道。”

         “我该怎么回去?”吴三省蹲下身让自己的视线和乞丐相平,即使这乞丐并不看他。

         “有人回去了,你也就回去了。”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像他这样遭遇的人不止他一个?

         “那如果我想第一个回去?”

        “命。”

        “请问我现该怎么办?”

        “既来之则安之。”

          “杨宗保这个人那么多作者写故事,就连死的日期都不统一,你不能告诉我我现在在哪本书里?”

          乞丐终于抬起头来白了他一眼,好像对这个问题及其不耐烦“你和我在一本书里,行吗?”

        “你是谁?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回头看,那是你的自由。”

        回头,什么都没有。

        再回头,还是什么都没有。

        “他怎么在跟一面墙说话?”路过的人这样低估。

  

   

         既来之则安之,不容易。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谁身上都不太容易被接受的,即使,是已经活了三四百岁的仙人。

        “天师你总算来了!你快看看堂本刚怎么了!叫他也不出来发了疯一样!”

        一行人的脚步声匆匆的到了门前,紫胤闭了上眼睛。

       “砰!砰!砰!”意料之中的一长串砸门声, 伴随着起起落落的喊叫。

        “堂!本!刚!你出不出来!一天天好吃懒做你能生什么病!”天师已经把袖子撸好准备打他屁股了。

        “唐师兄,妖怪跑了没关系,下次你一定会捉到它的,千万别想不开呀!”

        “堂本刚!你再不……”

          嘎吱一声门毫无征兆的大敞,一撮人齐刷刷往后退了一步定在原地,堂本刚就站在眼前,太突然了……

           他目光冷淡犹如冰封的湖面,不笑,显然那不是因为失落才不笑的表情,那是种看起来自然而然的肃穆。

          “请离开这儿。”语调不苛刻却让人心里一怵。

       “呀!堂本刚!怎么的连我都管不了你了是吧!”张天师虽然插着腰但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说话硬不起来,他伸出一只手想去拧堂本刚的耳朵,却被那人横扫而来的一个眼神吓的把手缩了回去。

         没有任何人能否认,此时此刻站在这里的这个堂本刚的气场实在是太强了,强到他们不敢靠前。

         “抱歉,多有惊扰,但我想休息一会儿,麻烦理解。”都是些客气词,怎么就丝毫感受不到他容易亲近。

          这是堂本刚?

          没人敢回答,连个吭一声的人都没有。

          紫胤不可查的叹了口气,转身向屋内走去。

          “堂……”

          “咣当——”门又合上了, 一阵凉风又把人惊得退了一步。只有眼尖的几个人看到堂本刚刚刚挥了下手,明明没有碰到门。

          “各位请回吧。”

           “坏了!堂本刚这下子肯定是撞邪了!莫不是被什么东西上了身?”怎么猜的都有,紫胤通通不予理睬,他只是静静的坐在榻上看着地下的那一盆水,这盆水他已经看了两个时辰了。他在看水中的自己。

            这行头,这发型……实在是,太难让人接受了……

            好在他的法术还在,他要联系上古均才好。如果联系不上……他想去先买套衣服……

           


预:第二回    怡红院惊现百花神,天墉城又逢三年期

PS:

全员魂穿

     魂穿示意图:

      紫胤→堂本刚

      堂本刚→张翠山

      花满楼→楚留香

      张翠山→宁昊天

      宁昊天→花满楼

      楚留香→紫胤

      杨宗保→吴三省

      吴三省→杨宗保


评论(29)
热度(76)
© 画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