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百度:画上川
 

《谁拿了我的剧本》第二回

第二回怡红院惊现百花神,天墉城又逢三年期

(又名:一把剑的心里阴影面积,魔王岭的中二男青年)

       话说那日紫胤真人灵魂越出肉体复载到一毛头道士之身,褐与姿态无不尴尬。众人去片刻,真人以仙神召灵,唤一方宝剑名曰古钧。一仙一灵以心脉传意,古钧将天墉境况悉数禀报,真人思少顷,以过常人之悟性参其缘由,茶凉三盏,未解一二。

       盖以此中皆为命理,即为天意,不得违之。

         “红玉,紫胤是今日出关没错吧。”函素掌门站在整个昆仑最高的台阶上远望云雾缭绕的天墉城重地。

         “是,大概两柱香之后就会出关。”红玉在一旁回答,却没成想掌门轻轻摇了摇头。

         “不对,是两柱半。”

          红玉瞥了眼掌门,心里了然,看他殷切的模样就知道离天墉城再次招生的日子不远了。据不完全统计,天墉城女弟子入学的几个高峰基本都出现在执剑长老莅临招生现场的时候。

        今天这样的日子,红玉在等,没有急切,反而静的很,她只是习惯了,几百年,或许几千年她都可以一直这样。

        红,就像炙热的焰火。蓝,却是不溶的寒冰。

        不过是那个人,太清净了。

        远处,她视野所及的那间阁,有人早已睁开双眼……

        “《 太上老君说常清静妙经 》……《太平经》……《考工记》……《空明幻虚剑法》……《上古铸剑术》……《天墉剑谱》……《昆仑十二剑》……”楚留香一只手把玩着两鬓雪色长发,一手顺着书柜用指尖轻点那些书籍,偶尔翻开看两眼便依照它原本的样子规规矩矩放好。

         “道,剑。这是个什么样的人……”楚留香的好奇远远压过了他心里的惊诧。闭上眼,这屋子里的味道在檀木香气的晕染下还是那么冷。是种冷香气,不是冰窟的干冷之感,更像是初春之时山涧下流水驮着的冰片。

        他看不见自己的样子,但知道这个身体内蕴藏着巨大的能量,骨髓中透着清劲,清爽和清润。湛蓝色深浅勾着银线的衣袍下这副犹如玉山独立的身体,不会是个常人。

        霜华尽染的白发,但皮肤竟没有一丝细纹。

       鹤发童颜?楚留香这样想。

      日头还未到中天,楚留香小心打将门开了一道细缝,透过这条细缝先将院内的景致先窥。

       他专注的思索着,忽然有声音传来。

       “主人。红玉在此恭候多时。”

       楚留香在门里一个激灵,人?哪来的人?刚刚还没看到!

       “咳咳……”清咳两声润润嗓子,没办法了,想不出去都没可能。

       正了正身子双手推开门,嘴角带一抹微笑,稍稍抬头,造型要美,姿势要贴近。一瞬间他被和煦的阳光包裹,昆仑的日光并不寒冷。

        “主人。”

        红玉跪坐在台阶下,楚留香视线可及的地方。火红的衣摆在地面铺开像朵盛开的花蕾。

        “主人!主人?这什么关系?这衣服也看不出什么门派来。她说她叫红玉,怎么也看不出来什么年龄?她怎么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我还一句话没说就被发现了吗难道说?”楚留香腹诽着,虽然表现出来的只有点头淡定一笑。

        对,点头一笑。

        红玉起身不语,静默走在他身后。

         这样是绝对不行的,因为楚留香根本就不认识路,天知道让他走在前面他能走到哪去。万一是哪个女子的闺房怎么办?为什么会想到女子闺房?不知道。

        楚留香感觉得到有种微妙的气氛在两个人之间,他决定打破这种尴尬。

         “红玉?”

         “主人。”忽的,一个光点自红玉指尖蔓延开成一圈光晕,再眨眼,她已执起一把伞替他遮起此时的太阳光。

        楚留香心里万马呼啸着奔腾而过,跑完直线跑曲线。

        “(这根本就不是人啊!)”

       “红玉,我失忆了……”他神色泰然并与众心肠。

       红玉站住脚抬头与他直视,不可思议的微微蹙眉,即便她一早就发现了异样。

        “(仙骨还在,也没有任何多余灵魂相覆的迹象,这应该就是主没错?)”

        “主人何以至此?”

        “(我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何以至此这个问题好像更难吧。)我也并不知情,不过此事不能声张。”

         “红玉明白。”她心里并没能完全尽信,直到古钧隐隐中缥缈传声告诉他这就是主人。

        楚留香在红玉身侧听她静静地讲,即便心里已经沸腾面儿上看起来也要波澜不惊。

        不知不觉已经走出了后山。

        “啊——红玉姐和执剑长老!好羡慕红玉姐啊!长老居然笑了!”穿着淡紫色衣袍的女孩娇俏可爱的红着脸向他的伙伴们跑去,她应该是在故意克制音量,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楚留香发现她们正偷偷看着自己,于是礼貌着笑的更深了些,就差露出牙齿,“(看来我长得很帅)”。接着一群人倒吸一口气,面色绯红如一束桃花。

        可古钧……在大树后面蹲着……闭着眼用手揉着额头……

       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问题来的很快,比如现在。红玉说幽都的人要找紫胤真人,他们要走快些,以免被等太久。

         “好。”楚留香这个字刚刚说完,只见红玉已经踏上一方红色宝剑,嗖的一声升入天空转瞬便渐隐在云雾里。

        楚留香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就剩下一道凤卷着一片落叶在他眼前打了个转儿缓慢的降落。

        御剑?这他哪会呀……

        ……

        “师姐!你看那个在树上一跳一跳的身影是执剑长老吗?”

        “胡说,执剑长老怎么会在树上跳。”

        “你们看啊!真的是他,除了执剑长老,天墉城哪里有人能穿一身蓝色。”

         姑娘们看着一里外正在树上施展轻功的楚留香,他以为没人会注意到他,殊不知……

         “师兄,执剑长老怎么不御剑呢?”

         “紫胤……今天是怎么了?”

         “古钧?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古钧默默回到剑阁化成剑身躺在剑架上。

        “答应过主人不能让第三个知道,我眼不见心为静好了……”古钧正欲叹气,门就被人大开。

        “婆婆,请进。”是楚留香笑着迎进幽都婆婆,“这里没有别人,婆婆有什么事但说无妨。”

        古钧……差点儿从桌上掉下来……

        楚留香认为他可以把事情都处理的很好,他也没理由不自信。

       但是那个在楚留香身体里的人,感受可并不太好。

       清晨第一缕阳光穿透窗纱,花满楼从楚留香的身体里醒来,睁开眼,有光感,起初并没在意,直到他看清了床帘上繁复的花纹。

         他竟然,看见了,多少年之后他还能看清颜色,喜出望外。

         “陆……”忽然,话被噎了回去“姑娘……?”

        他居然躺在一个女人的床上。这张床也当然少不了女人。这女人就几乎趴在他身上。

        花满楼是沉稳淡定的,所以他还不至于惊呼出声。

        他小心翼翼的看了看自己好这姑娘的衣服。

        “呼——”还好两人衣衫都穿着。

        花满楼轻轻拍了拍女子的肩膀。

        “姑娘——姑娘?”

        对于花满楼来说,这就是一场噩梦。他不是陆小凤。他实在不知道怎样和这些女人相处。彬彬有礼的拒绝根本就无法阻止这些人想要拦住他的脚步。

        这是天下第一号青楼。

        “香帅——别走啊——你瞧这花开的多好,不再坐坐吗?”

        “抱歉,谢谢款待。”

        “不嘛——”说着,一双手就又挂在花满楼脖子上了。耳边都是嬉笑声。

        花满楼额头不住的冒出细汗,他解决过各种各样棘手又复杂的案件,打理过天下第一的钱庄,可是从来没应付过这么多的女人……好容易从房间里走出来却生生出不了这个门。

         “我不是你们口中的香帅,在下花满楼,被人迷昏之后醒来就在这儿,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实在是抱歉扫了各位姑娘的兴,我还有事,要先走一步,抱歉。”说着四两拨千斤的把一只搭在他腰上的手拿开。

         “盗帅夜留香,威名震八方。楚留香楚香帅天底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您怎么会是什么花满楼呢?香帅别跟姑娘们开玩笑了。”

          楚!留!香?花满楼头顶一道霹雳!他怎么就成楚留香了?他难道是被人迷晕了演这一出戏?不对呀,这些姑娘演的也太投入了。尤其是那个老鸨,你看他看花满楼的眼神完全像是在看一个宝贝。而花满楼看她的眼神完全是在看一个笑话……

        “姑娘们莫要再开玩笑了,在下真的是花满楼。我想定是谁付了我家小厮一些银子让人把我弄成这样,待我查明一定大家一个交代。”

        “……”

       命运的曲折离奇不是人能操控的。花满楼站在街头,看着两旁来往的人群和街边吆喝着的商贩。他只想静静。他可以看见这个世界了,但他是楚留香。

       陆小凤知不知道?会不会想此时此刻的花满楼一样心情复杂。

       他虽然从青楼全身而退但依旧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

        如果说有没有些值得幸运的事,有的,楚留香这个人他知道。

        因为在他的年代里,楚留香已经是一个传奇被人写在了书里,他听过楚留香当年踏月留香的故事。这一点点的联系使花满楼格外欣慰,至少这个世界他并不是完全陌生。

         但是,他还是想静静。

         他希望没有人能认识他。

         “嘎吱——”他沉思的时候,面前这倒大门打开了,家丁模样的人打着哈欠眯着眼,漫不经心的看着街道,这个家丁看着花满楼眨了眨眼,花满楼看着他笑了笑。

       忽然!  “啊!香帅!”那家丁好像被电流击中,眼睛瞬间瞪大,张嘴,露出超过十八颗牙齿,惊喜异言表。

         “香帅!真的是香帅!”家丁站在门槛上指着他大呼。

         花满楼一愣,下一秒他发现整条街的人都凑了过来,大家都知道他是楚留香了。

         “抱歉你认错了。”但是没人听他的……

         “老爷!快来看啊!您看谁来了!老爷!”家丁连跑带跳的冲回庭院,呼喊声由远及近听起来似乎带着波纹。

        花满楼拍了三下额头,微笑着抬头看头顶两个大字。

        “左府”。

        笑容有些钝涩,好像这个府邸他在楚留香的故事里听过……

        不会这么巧吧……这概率比被流星砸到查不了多少。

       

        故事到这儿都才刚刚开始,有位天神在瑶池赴宴的时候和老君言,人人生为一理,可如果将几人的生存之地完全逆转往往可以使人提早渡劫。

       老君与月老相约一菩提树下,寻得古今稀奇之才八人,使这八人灵魂相换各自渡劫,劫难一过,定回到本身。

        可这劫除了他们自己,无人可助。

        这八人的境况其实都还不错,即使杨宗保还不知道如何与现代人打交道经常远离熟人一两月不出现也不给别人一点儿消息。即使堂本刚会像个大哥哥一样带着张无忌穿梭在冰火岛。即使……

        “你们究竟是谁!在下武当张翠山!如果是要用这种方式打探我义兄金毛狮王的消息大可不必!我平时以信义为重!翠山的命在这儿,如果各位要那么尽管拿去!他的下落,无可奉告!”

        宁家的下人已经把客厅团团围住,他们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家老爷站在沙发上像演讲一样慷慨激昂的说着些他们根本听不懂的话,说完还慷慨赴义的抱紧拳头,弯腰鞠躬……

          “各位,我有妻子和孩子,如果各位怒气难发就恳请让翠山一人承担!”眼睛炯炯有神,根本不像他们平时看见老爷的样子。

         “管……管家……”站在最前面的小姑娘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老爷这是傻了吗?她声音有些颤抖的看着福林,又偷偷的扫了一眼桌子。

        枪!桌上有把枪!小姑娘是在示意福林赶快把枪拿走免得伤人。

        但是张翠山可是习武之人,他的眼睛敏锐的很,福林装作一名普通围观群众一步一步的向桌子方向挪去。

        张翠山以为福林要害他,腾地一声跃起落在桌前捡起那把枪。

         “老爷不要!”

         “砰……”

         “啊——”

         “咣当——”

         擦枪走火了……一枪正好打在匾额上方,匾额直直砸下来,还好没伤到人。

         “暗器!这世上竟然还有此等厉害的暗器!”张翠山的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

         “大家快逃!”他丝毫不知道这个所谓的“暗器”是他自己发射的,“这里有人使用了暗……”

        嗙一声张翠山的声音戛然而止,摇摇晃晃的倒在地上,身后是举着木棒的宁致远,致远这一下子使了不少的力气,牙都呲了起来。他看着傻眼的人群,自己缓缓合上了嘴,又慢慢放下举在半空中的棒子。

        动作迅速的蹲下把自己爹扛在肩头向门外走去。

         “福林。”致远声音很淡定,“快找大夫……”

       

       

       

评论(27)
热度(44)
© 画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