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百度:画上川
 

峰尧《泊木之言》(一、2)


外界都认为楚言一年半年不拍戏都实属正常,毕竟他从来都是个偏爱自在不愿被束缚的人,所以这次也是一样,他不打算拍戏,一年不拍戏。
宫晓青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明白,楚言根本就不是因为去年活动太多才打算全年休假。
他是因为一个人,因为木禹峰。
晓青有一句话绝对不是玩笑,就是她那句"我是个心思细腻的人。"她只是有一张看起来大大咧咧的皮。
她是什么时候发现两个人之间不太对劲的呢,大概是几个月之前,她惊讶的发现不论楚言身边有多少人,木禹峰在打招呼的时候都会先看着楚言最后目光无论如何都要再回到楚言身上,哪怕只有0.1秒。
太细微了。
她不过是因为有了猜测才不断去证实而已。就像她说出他可能喜欢楚言的时候,木禹峰不是先看自己,而是去看楚言,并且完全的下意识,他可能自己都不知道到自己看了哪里,习惯性动作。
在木禹峰不知道自己的情况的时候,旁观者反倒看的清楚些,当然,这世上也没有几个人会想宫晓青一样观察的那么入微,可能,根本就没有。
楚言是个洞察力极强的人,所以宫晓青得知楚言把戏推掉的时候心里并不舒服,因为晓青确定了,楚言也早就发现了端倪。
虽然不能因此就将一些问题定性,不过早有准备总比没有准备来的好。
宫晓青知道楚言会想办法亲手把这星火掐灭,就像她知道,楚言控制不了。


一段时间后新戏杀青的庆功宴,木禹峰因为多喝了一些酒被经纪人责怪,这件事儿被人捅到了网络上闹得沸沸扬扬,作为导火线,舆论一边倒,最终公司不得不终止了他与蒋凯璇的关系。
"恭喜你,得以解脱。"楚言在得到消息的时间第一时间打通了木禹峰的电话。
"看来你一直知道我水深火热,但是无动于衷。"他玩笑。
"我能怎么办,我终究不是舆论。"楚言笑了,接过递来的咖啡。
"加油吧少年,你会成为一个更耀眼的人。"
"这语气怎么好像你要干什么大事之前交代情况一样。"木禹峰笑出声,直到楚言下一句话,他有些怔愣。
"我今年是真不想拍戏了,打算出去走走,所以下次见你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啊。"楚言搅拌着咖啡,说的十分轻松。
"你现在在哪?"
"香港,下午三点的飞机出国。"
"这么急?"
"是正好有票,我怕你在忙就没说。"
咖啡厅响起一则通知,楚言立刻把话筒捂住,直到播报完毕才松开。
他根本就还没走。
日光把时间拉长,两个人个怀心事,楚言觉得,即便是自己太敏感误解了他,也最好防着些,木禹峰不像他,他自由到随时可以退出娱乐圈并做着自己另一摊子事,但是木禹峰不行,稍出差错,可能前途尽毁。
总得有人防患于未然。
何况有些事儿他再清楚不过,男人和男人,他其实见怪不怪,只是心里还有些东西让他想时还会不住拧眉。
木禹峰握着挂断的手机站了好一会儿,房子里静的骇人。
"糟糕。"他蹙起眉深闭双眼,睁开时目如点漆。
"或许喜欢上了非常致命的。"木禹峰发在了私人博客上。
他也在花时间接受这个事实,不是没谈过恋爱,可这次不大一样,他甚至开始时候很难分清自己到底是什么想法。晓青把话说出来的时候,他觉得大脑里有根弦瞬间绷断了,"可能是真的"他心想。
窗口的花瓶里,花枝有些枯燥,看起来异常杂乱,他走过去把枯萎的抽出丢掉。
"呲——"玫瑰的刺扎进了手指,血珠瞬间鼓出。即便面儿上看不出,他心里也有团乱麻在作祟。

"叮——"有人回复消息。
点开看了看,木禹峰不得不让自己冷静些思考该怎么办。他这个人,从来把自己的目标设置的非常明确,骨子里拗的几头牛都拉不回来。
屏幕上放映着经典的法国电影,一场爱情游戏,充满着追逐与俘获。
"你喜欢的有极限运动致命吗?"
"如果你说的是感情,她还能是只狐狸不成。"
"如果大家都不敢做,那也就没什么传奇可言……"
时钟滴答滴答走着,似乎每走一步都在告诉他,这是最好的时辰。
木禹峰的视线堪堪穿透墙壁,他这样的人其实十分可怕——因为他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

评论(3)
热度(21)
© 画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