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百度:画上川
 

峰尧《泊木之言》( 一、3)

第三章

       楚言有个习惯,他睡前总会回忆一些事,从前是自己或者家人,现在多了些内容。他会自然不自然的想起木禹峰,如果作为朋友,他当然不愿失去。

       磁场相合是很奇妙的,那次颁奖礼楚言坐在木禹峰的右前方,大屏幕把最受欢迎男演员的入围名单都放在屏幕上的时候他就认定最后会是这个年轻人抱得奖杯,因为木禹峰有骨子大方劲儿,别人没有。

       他欣赏这个比他小比他当年更懂得适时而动的年轻人。

       在轰然的掌声与欢呼声中,木禹峰站起身,笑着把西装扣子扣好,修长的手指看不出由紧张带来的轻颤,他周围坐着的人纷纷起身与他握手与他拥抱,拍拍肩或者伸出拇指,不论这些恭喜之声是否衷心,这些所谓的前辈都不得不承认,演艺圈将会因为木禹峰再起一阵波澜。

       楚言拿起手里的遥控器把宾馆的频道换了一个,画面转换而来的还是那个熟悉的人。

        "五月十三日鲜肉木禹峰一席棕色长风衣抵达巴黎机场参加时尚峰会,稍后我台记着将为您带来巴黎之行的独家专访。"

       楚言把遥控器放下,饶有兴趣的看了一会儿,他这一路上,公路广告牌上的是木禹峰,沿街发放的宣传单上是木禹峰,影院前的人形纸是他,打开电视,还是他。

        "我们听说五六月份峰峰的时间非常的满,可不可以透露一下工作计划。"记者声音甜美面若桃花。身后就是巴黎的街道与古典澳洲建筑,来往人流不多,倒显得十分自在。

        "五月中旬开始会有五个大广告要拍。"屏幕上打出这五个品牌的logo,无一不是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大牌,楚言把这几个牌子简单扫了一遍,看到最后一个,他微微坐直了身子,盯着看了半晌,已经出神。

          柏诗丽达——瑞士特级钟表巨擘。

         打开邮箱果然里面躺着一封来自自己哥哥的邮件。

         "六月四号之前务必回趟瑞士,大中华地区代言人签约仪式。别跟我商量。"

        楚言抬手揉了揉额头,敲下一行字发送"我不在场不影响结果。台面上活动从来不参与,去了也是看热闹。"

         喝口水的功夫就收到了回信。

         "妈要见你。"

         好吧,楚言认命的点了点头,似乎哥哥就在自己面前。

         "妈竟然不在西雅图……"他心里念了一句,随即转过头伸手揉揉刚买回来坐在地上的巨型毛绒玩具,"那bob该放在哪里呢……"

        对了,楚言多问了一句"木禹峰代言是不是你推荐的?"

         "是。他现在也有这个人气和影响力。""叮咚——"又是一条消息,"什么问题。"

         "没问题,挺好的。"

         嘴上这样说心里却想的更复杂——"即便是有意收敛,这样也太遭人嫉妒了。"

        他忽然掀起被起身,把睡衣褪下换上常服,稍作打理便出门而去。

       海滨的夜风有些凉,带着海洋特有的气味,他闭上眼在街道漫步,耳畔是餐厅放出的悠扬老歌。这地方他几年前来过,那时候正处事业空窗期,他现在对娱乐圈的态度和那段时间有很大关系,同木禹峰一样是事业上升,却被雪藏了三年,这三年在就像个迷,好在后来他重新回归影视作品也不多,因此才没人对他那三年深挖究竟。

        稍不留神,都足够被人剔的骨头都不剩。

        瑞士,楚言会去,但不会让木禹峰知道,不是因为感情的事狭隘到这么明显的躲他,而是因为,他不希望有人过多了解他在商界的另一只手。

       他会下意识的保护自己,也是保护家人。

       

        "晓青,言哥去哪了你知道吗?"找不到楚言的木禹峰还是能找到宫晓青。

        "峰哥,以我的经验,他说要出去走走的时候,就只有他哥哥能找到他。"晓青抿着嘴眨眨眼。

        "他哥哥,倒是很少听他说起。"

        晓青坦言道:"你已经算知道多的了,隐私方面他是非常慎重的。"

         "你找他有什么事吗?"又笑嘻嘻的问。

        "吴导计划了一个戏,我觉得里面有个角色不错,找他商量一下。"

         晓青点点头喉咙动了动,沉默一会儿,"恕我直言峰哥……"欲言又止的时间显得极为冗长,阳光下的空气能看到尘埃的降落,两个人中间隔着一道光束,他认真看着她,看她笑的僵硬还依旧用力,看她偷偷忍住呼吸又一口放开,"……算了。"

         "不,你说。"

         "没什么。"她扬起头笑起来,笑容就如同这暖阳,"我只是觉得他这次走,似乎就没想很早回来。"

        木禹峰安静的站在原地,他发现似乎很少真正思考过宫晓青内心的很多想法,这个看起来能量满满笑容灿烂的女孩好像并不是看起来那么的坚强,至少在刚刚的某一瞬间,他觉得她非常脆弱。

      "你有什么话要跟我讲?"

      "没有的,最近片子看多了情绪不大稳定,嘿。" 

      "照顾好自己。"木禹峰一直看她像自己表妹,时间久了也就真把她当个小妹妹看。

       "嗯。"眯起眼点点头,心头有点堵,其实她真的很希望把自己的故事讲给别人听,但是能讲给谁呢?

       

    

评论(4)
热度(32)
© 画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