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百度:画上川
 

峰尧《泊木之言》(一、5)

       楚行没在多说什么,他随后和母亲一同前往活动会场,而楚言则留了下来,他不能让自己被媒体拍到。

       他本意是等活动结束就与家人汇合,没料想和那人真的就在这期间碰上了。

      楚言手里拿着公司新一季度的财政报表,他站在扶梯上随意翻看,偶然间一个抬头就和一个人的视线正面接触。

      还是拒人千里之外的气场,还是一双漆黑不知深处的眼眸。 一上一下两个扶梯,两人逐渐靠近, 因为有所准备楚言并不惊讶,他的指尖凉了一下,收回视线,在擦肩而过之际也毫不理会着霍伯东,就像是遇见了陌生人一般,风轻云淡的有些难以置信。

        他就当做不认识他。

        楚言若无其事的合上文件夹走下电梯,步伐平稳沉着。

        对于这意外的相遇, 霍伯东在扶梯口站了一会儿,他想回头看但终究没有,他想起楚言刚刚那个表情,忽然弯起唇角,笑的狡黠。

       "东哥,怎么不走了?"他身边有个引路的人,蓦然被这一幕弄的云里雾里,思索半天才轻声问一句。

       "碰到一件很有趣的事。"说着笑的更深了。"真是一点儿没变。"他腹诽着。

       上一次见面是六年前,两个人都正直盛年,分开时候就差遍体鳞伤,是真真切切流血的伤口,楚言就伤的很重。

       楚言其实也站下了,在霍伯东视线之外的一个转角,他沉默着,也不知道想到了些什么,或者应该想些什么。

       霍伯东身上是由于在黑路出身而难以掩盖的锋芒,他几乎是整个娱乐圈少有人不忌惮的,除了因为他看起来是这样一个人,更因为他几乎可以呼风唤雨。

        呼风唤雨吗,楚言摊开手,看着左手掌心一道因为时间许久而变浅不少的疤痕。

        他以为霍伯东是来物色木禹峰的,还好后来得知他只是来做生意上的合作,松了一口气。

       有关木禹峰的瑞士之行,国内报道颇多,连续几天都是热搜关键词,看得出来媒体的热捧力度。终于,眼红的人坐不住了。

     中等偏瘦的身材, 个子不高,脸颊削瘦颧骨稍凸,一副刻薄面相——那是蒋凯璇。她随手点开新闻看了几篇,最后刁钻的把界面通通关掉。

      自从和木禹峰解约她便另签一家公司,签了一位与他市场定位相似的艺人,公司之所以敢用她,道理很简单,她了解木禹峰,知道他哪里可能出现破绽,哪里了是弱点。

      通常来说,两个定位和走向类似的艺人会是大众舆论比较的对象,如果是同一个公司还好些,如果是不同的公司,那就是一场团队与资源的争夺战。

        "木禹峰的热度,已经持续够久了……"

        六月天有些闷热,持续升温的天气压抑着未知,好的坏的隐隐躁动,也许就等一场雨让一切冲出躯壳。

       楚言不会想到有部无法推诿的戏找到了他,打了个措不及手,欧洲一年游计划直接泡汤。宫晓青一脸黑线的看着楚言新排好的计划,真是计划没有变化快。

      曾经答应过吴导,如果这部戏什么时候要拍他就什么时候候命,前期的策划已经设计了三年,谁能想到会忽然在这个时候准备开机。

       索性,他就在瑞士多待一段时间,什么时间准备好了什么时候回国开机吧。不过虽然他那个角色几年前吴导就跟他一起探讨过,但是其他的几乎一无所知。

      宫晓青把一份通知发给楚言,楚言看到的时候扶住额头无可奈何,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男二号是新生代小生于泽晨。

      男一号,是木禹峰。

      拍摄地点主要在上海、九寨沟还有伦敦。

      开机时间是八月。

      楚言把日程打印成单夹在文件夹里,他性子不骄不火但这突如其来的变动确实让人心有躁意。

       "大忙人,我怎么觉得你现在的行程就像一团麻,前脚走后脚就变路线。你自己说变就变,旁人说变就变。"

       "老朋友了,几年前就答应过这个导演,如果这部戏要拍,我无条件把活动让路给他。"楚言把茶杯推给哥哥"真得给我几天安静安静,等到戏拍起来就好了,就安稳了。"

       "和谁合作?"

       "晓峰和于泽晨。"

       "这两个人凑到一起去,你怕是要夹在中间了。"

       "为什么?"

      "我虽然没你懂娱乐圈,但是人际关系在哪都大体相似,就算是他们两个人关系好也抵不住签约公司是竞争关系,这个年头的人利欲熏心为搏上位无所不用其极,两人要是真对立起来,你不就在中间夹着吗。"楚行把茶杯递到嘴边,轻吹浮在杯盏上嫩叶。

        "不会。"

        "不可能。"楚行很肯定, "碰见个拿刀的抢别人钱你都会迎上去, 你待木禹峰比朋友更 甚,要是他真出点事,你会看着不管?"

        "哥,事情还是想简单些好。"

       楚行笑了,"但愿。"

        "对了,霍伯东定完单子要去澳大利亚,短时间是不能回国,即使已经见了面,他应该也没时间找你麻烦。"他话锋一转"不过,也有临时改计划的可能,就像你。"

       楚言笑说:"你也别光顾着调侃我,我已经够乱了。"

       楚言的乱不是假的,这才多长时间这些个乱七八糟的事就像连珠炮一样打过来。

       楚言和木禹峰的关系是通过一档访谈建立的,现在他们要再合作一部戏,三个月?三个月时间就更足够翻天覆地了。

(ps:大哥嘴炮的任务在第一卷里面已经完成了二分之一,即将下线。东哥已经下线(第二卷才能强势回归啊)。新来的小鲜肉也不是个主角。)

评论(7)
热度(24)
© 画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