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百度:画上川
 

《谁拿了我的剧本》第三回

第三回 盗墓贼转性谈护宝,七少爷惨遭友人欺

        魂穿示意图:

      紫胤→堂本刚

      堂本刚→张翠山

      花满楼→楚留香

      张翠山→宁昊天

      宁昊天→花满楼

      楚留香→紫胤

      杨宗保→吴三省

      吴三省→杨宗保

        六月天,杭州忽晴忽雨。王胖子抱着膀子坐在沙发里,瞧着二郎腿还忍不住颠着脚,“诶我说,你再问问你三叔能不能去,去就去不去就不去,甭在这儿耗时间,胖爷我时间可耗不起。”

       “我怎么知道三叔怎么想的,他最近怪的很,明明在家却不见我,偶尔见了几次也不知道他是因为时局敏感还是怎么的愣是装傻,我想了个法子才把他说通。”

      “哪那么多顾虑啊,你们南派的怎么下斗的时候事儿多上来了事儿也这么多,说吧,怎么个法子。”

         吴邪沉思状,他还在回忆当时吴三省的一举一动,他慢条斯理道“我和三叔说,我们会把宝物上交给国家。”

        “我靠!!!”胖子噔的放下腿坐直了,一脸的你是不是在逗我的样子,身子前倾瞪大眼睛看着吴邪“吴邪!是你真天真还是他真傻呀!上交给国家!!这你都能想出来?!他也信了?把什么上交国家啊,他等着你把这铺子交给国家,国家就能给你发一面锦旗啊——”

         “不过胖子,”吴邪抬头看着他,目光中有对这件事的肯定和对吴三省的不解“三叔他答应了。”

         “我靠——”声音比上一次低,胖子除了这两个字以为找不到任何词还能形容自己的心情。

         “三叔说,第一次参加这种正义的护宝行动,内心还是很澎湃的……”

         “你们俩是不是吃错药了……”王胖子不可思议的复杂心情直接表现在脸上,“你三叔不会上让哪个爱国的粽子给上身了吧……”

        “胖子,你没见过我三叔可能不太了解,他的心思别人实在很难猜透,不过他既然都已经领着我看过他的帮手了,这事儿就应该错不了。”

          “吴邪你小心他那帮手也是个粽子。”一时两人静默无言。

           刚下过雨一阵晓风从窗子里吹进来,“阿嚏——”吴三省连打了三声。“这地方到底是哪?我该怎么回去……想我也是文韬武略经义策……”

          “铛——铛——铛——”有礼貌的敲门声想了三下“三爷,你在吗?”

           “不在。”心里这样想,吴三省站直了身子轻声呼吸希望不作出任何异样声响。

           “三爷?”门外的声音高了一个调。

          “不在。”依旧是腹诽。              也不知怎地,潘子执着了很久,他在门口敲,吴三省就在里面不敢动弹,不对,吴三省现在身体里的是宗保。好一阵子潘子才离开,宗保听着远去的脚步声松了一口气,抬起脚刚要往里屋走门就又响了。

       "三爷,潘子知道您在里面,您要是有什么事儿就跟小三爷说吧,我把他给您叫来了。"

      "三叔——"

     "(谁是你三叔——)"忽然宗保看到一扇开着的窗户,踱步过去探头看,二楼,不高。手攀着窗框翻身一跃稳稳落地。嘿,别说吴三省这身子骨还真是可以,宗保落地的时候也就把他这身子练过多少探的差不多了。

      可是,也不能总是躲着一直不见人呐,初一过了十五怎么办。最后的最后宗保还是决定要和他们交流的,原因很简单,出了这个大门,他是完全蒙圈的,跟着他们一起做事,至少能降低一些被伤害值。

       "反正是护宝不是吗,也不违背是我杨家正气。"宗保单纯的认为。

       一个人身上带一份运气,或多或少都不一样,宗保在这儿被潘子和吴邪敬着,有人可就不行了,对于宁昊天来说这灵魂的互换就实在是让他憋气憋火。

        "闭嘴!!闭嘴闭嘴!!!!"陆小凤看着桌子对面那个吹胡子瞪眼叨叨叨叨叨叨不停的花满楼,实在是不能再忍,啪的就把酒杯砸在桌上,"你能不能安静一会儿!跟你说多少遍了,我管你以前是谁啊!你现在是花满楼!是花家的七少爷!"陆小凤是真的怒了,这要不是宁昊天还在花满楼的躯壳里,他估计早就两指下去送他出门了,怎么会有这么聒噪的人。

       "呵——" 宁昊天竟然嘲讽的笑了一下,没错,他是嘲讽,"江南花家?这世上还没有我宁昊天怕的。"

       "呼——"陆小凤深呼一口气,挤出一个万分僵硬的皮笑,"我再说最后一遍——你,要是不怕死,就尽管同别人讲你是什么宁昊天。"

       宁昊天瞥见陆小凤眼里那分严厉,心里也认真把陆小凤掂量了掂量,但是很快他发现,这么个科技落后的地方,能有什么人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置人于死地呀,所以,他以为陆小凤是在吓唬他,毕竟"你会连你自己怎么死的都知道"这种话他也经常和别人讲。

       "呵——"没忍住,又嘲讽的笑了一下,他发誓他不是故意的,但是陆小凤的脸已经拉了下来。

       "(哪来这么个油盐不进的家伙。好啊,不信是吧,那就让你见识见识。)"陆小凤看见宁昊天的筷子要落在一盘菜上,他眼疾手快的把手指往盘子上轻轻一搭,"啪——"盘子碎了。

      宁昊天愣了一下,换了一道菜,"啪——"盘子又碎了。

      诶?他是练过杂耍的?

      得亏陆小凤不知道他这么想,不然他不能保证会不会把宁昊天扔出去。

       再想夹菜,陆小凤手指在他筷子上一绕,"哒哒"两下,筷子射到了正对面的木桩上,足足没入二分之一。

       宁昊天也是好奇,于是他拿起了汤匙,"啪——"汤碗碎了。

      他快速拿起酒杯,"啪——"酒杯碎了。 

       "有完没完!"又开始了……"洒我一身!!"咆哮声在屋子里回荡久久不散,陆小凤只觉得耳膜明显感受到了冲击了,真是想一把掀桌而起,把盘子都砸在宁昊天脸上。

       "我告诉你宁昊天!你最好马上给我闭嘴!那是你的身子吗!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嗓子里塞个破锣!花满楼这嗓子你再喊两声就该坏了!那不是你的嗓子!!!!!"

       "我就喊了你能怎么着啊,怎么我干什么你都管,这地方我愿意来呀!!!!!!我不……"

       "砰——"陆小凤一掌拍在桌上,桌子倒是没被劈断,不过酒坛里剩下的酒被内力逼出,尽数泼在宁昊天脸上让他把没说完的话全都噎了回去。

       可算是安静了……陆小凤胸口起伏,他不断的克制,闭上眼睛,直到呼吸平缓。

       宁昊天算是彻底傻眼了,脸上挂着水,头发上的一滴一滴的往下掉,他唇齿微张的盯着陆小凤。好像,这人确实是有两把刷子。

       陆小凤抹了一把自己的脸,起身走到宁昊天身前。宁昊天下意识向后微倾。

       "别说话。"陆小凤的声音轻缓,他掏出怀中一方帕子,看着花满楼的脸,漂亮温和的眉眼,精致的鼻梁还有唇。

       他看起来似乎有些无可奈何,宁昊天感觉得到他看的不是自己但也依旧觉得哪里不对。下一秒,陆小凤就拿着帕子一下一下的擦着花满楼脸上的水,虽然没说抱歉,当然,要是说抱歉也不会是对宁昊天说,还是那句话,陆小凤留下的面子全是因为这身子的主人是花满楼。

        宁昊天一动不动,他似乎也没什么反应能做,直到几个人风风火火的跑到门口。几个家丁看着俩人这般姿态有点瞠目结舌,宁昊天侧过头看到屋子里一片狼藉,饭菜一地,他瞄了眼陆小凤,陆小凤居然跟个没事儿人似的抬起他的袖子拧着袖子上的水。

         宁昊天脑袋一转,不是配合演戏吗,那就演吧,但是怎么能不穿帮呢,他一想那天刚来的时候——两个人住一个屋睡一张床,陆小凤对花满楼这般在乎,家丁都看见他给自己擦脸了他都不紧张,这说明什么呢,对了,这不就说明!宁昊天胸有成竹的挑眉看了陆小凤一眼。

         但是陆小凤反倒茫然了。

         "找几个人……"

         "都下去吧,我们俩自己解决就好了……"

         "咔咔"一道炸雷从陆小凤头顶劈过,宁昊天还故意握住了陆小凤整拧水的手。

         在场的人除了宁昊天没发觉哪里不对其余的尽数定在原地,风吹不动雨大不走,这算是……哪出啊……

        陆小凤惊愕的看着窃喜的宁昊天,他迟钝的转过头刚刚和门外家丁有了点儿眼神交流,这几个人就几乎连滚带爬的跑远了……"不,不,不……不耽误少爷们了……"

         陆小凤的拳头握紧,几乎能把衣服碾碎,他赤红着一双怒眼恶狠狠的再把头转过来瞪着宁昊天。

        "没事儿了,你看人都走了,怎么样我这……"宁昊天老成的摇摇头叹了口气拍拍陆小凤的肩

        "宁!昊!天!!!!你爷爷的!!!!"说着抄起帕子一把甩在了宁昊天身上。

       "告没告诉过你闭嘴!!!!"

       陆小凤觉得现在有跟针在他皮肤上轻轻戳一下他就能够炸开,他这个一般情况下嬉皮笑脸居多,可能长这么大所有怒气都在今天撒了。

       "你不谢我……"

       "轰——"宁昊天这话又没说完,不过这次不是被陆小凤斩断的,是后面的书架轰然倒地了。

       眨眼间陆小凤已经略到书架旁,好好的怎么就倒了,是刚刚两人有拍桌子就摔杯的震得?

      哗啦啦门鼓了一阵大风进来,宁昊天忍不住打了个哆嗦,陆小凤的眼忽然撇到一本被风翻开的书,那是前人左轻侯所写的《楚留香传》记得都是盗帅楚留香的事儿,最后一页,好像有什么不同,恍惚间陆小凤以前是自己看错了,但他还是蹲下身将书拾起,翻开。

       未成想书后赫然写着一行字——"吾尚好,陆兄勿挂。这书你若有缘翻开来看且留好放在身侧,且以此书带做书信。"

       左轻侯写楚留香的书,怎么会忽然出现花满楼的字?

        把书扣上再度翻开便又多了个落款——花满楼。

        这是?花满楼此时此刻正在这本书上写着吗?!

        陆小凤不曾想这无意间的一件事竟然成了他找到花满楼的钥匙。

       

      

评论(21)
热度(63)
© 画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