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百度:画上川
 

峰尧《泊木之言》(一,9)

       那段莫名其妙的对话之后,一切都步入正轨,似乎回到曾经,那些楚言和木禹峰之间谁也不惦记谁的日子。

        剧组工作照常进行,只不过木禹峰和宁泽晨之间却确确实实的立起了一道沟壑,媒体灵敏的捕捉到了硝烟味儿便大肆宣扬,在一些人眼里这两个人一起吃顿饭都是虚情假意。

       木禹峰知道蒋凯璇和他怎么算计着绊倒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了,想绊倒自己的人不少,有点儿名气的谁不是背后顶着几把刀。

       虽然心里有数,但是谁也没料想有一天真就的出了问题。

       "言哥言哥,你看到今天的热搜了吗?"宫晓青脚步飞快边走边说。

       "怎么了?"楚言放下手里的书,"出什么事儿了?"不禁心里犯了嘀咕。

        "峰哥学历被人质控造假,现在的网评都是质疑声,媒体更是不分青红皂白直接刊登的峰哥学历造假的大标题。"说着晓青把手机递给楚言,楚言连忙接过来,快速看了两眼,抬头。

        "他人呢?"

        "和宁泽晨在棚里对戏,这会儿怕是还没结束。"

         "学历造假。"楚言低头把这几个字慢慢咀嚼一遍,"这有什么好假的?"

        对呀,国内的学历有什么好假的?

        棚里面录一场两人较劲的戏,灯光暗黄,长桌两头两人对视而坐,相笑却无一分友善。

        "想绊倒我,无需这么低劣的手段。"自信中带着些不寒而栗气息的是木禹峰的声音。

        "既然想绊倒你,只要能达到目的,我何乐而不为。"宁泽晨不甘示弱。

       "你真的觉得能达到目的?"

       "你慌什么?"

       "昨天早上我桌上的东西是谁动的?"

       宁泽晨一怔,导演也愣了,不过很快就没了反应。这根本就不是剧本里的台词,他以为是演员的临场加戏。

        "你问我?"宁泽晨一手搭在桌面上。

        "问你,"木禹峰手指有一下无一无一下的敲着桌面,"东西是不是你动的。"

        "是。"

        "然后就想了这个方法报复我?"两手撑着桌面木禹峰探身问他。

        吴笙拿起对讲机传声"好好好,继续就可以,不要停。"

        宁泽晨脊梁骨嗖嗖冒着冷风,东西他动了,趁木禹峰未来得及收拾的时候草草看了几眼。木禹峰,明显话里有话。

        "你说这话我听不懂,你在怀疑什么?"宁泽晨抱着肩膀向后靠在椅子上和木禹峰拉开距离。

       "早上的事儿是谁做的?"导演眉毛跳了跳,戏里戏外,合上了。

       "你怀疑我?"宁泽晨感到莫名其妙,"你凭什么说是我?"

       "别激动,可能真的不是你,毕竟你身边还有别人。"没错,这话也能和戏里对上。

        "你旁敲侧击说谁?"宁泽晨恼了,拍桌而起,"木禹峰我告诉你,没有证据你就是信口雌黄!"

        木禹峰一个激灵,"泽晨?",茫然转头看看导演,又看看怒目而视的宁泽晨,"这是,哪出啊?"

       宁泽晨狠狠咬牙,"抱歉导演,这条重来……",他向木禹峰投出一道锋利的目光,犹如利剑离鞘而出,木禹峰则柔和躲过,堪堪无视,不过在那一瞬间,宁泽晨还是捕捉到了他眼底的锐气。

        楚言就在这个时候进棚了,气氛有些怪异。进门前模棱两可听了几句,不难猜出发生了什么。一个侧影,木禹峰就知道谁来了。

       楚言找个地方远远坐下,时间还早,不能下戏。几条下去,两人情绪不能完全进入状态,频频出错。

        "停停停!"吴笙终于忍不住把剧本摔在地上,"你们俩今天怎么回事儿?拍戏之前吃饭了吧?!该有点儿劲的地方怎么有气无力的!私底下问题私底下解决!今天能不能演!给我个准话!"

         副导演连忙把地上剧本捡起来,楚言也走过前去。

         吴笙发起火来挺吓人的,摄影和道具那些人一律大气不敢出一个。

        终于又两条之后勉强通过,连忙下戏。木禹峰走时候回头点了宁泽晨一句,"有事儿直接问我。"

        宁泽晨眯起眼,没解释,没什么好解释的,反正早晚撕破脸。

        "言哥,后门。"木禹峰叫住往前走的楚言,楚言折回身来。

       "学历的事在处理吧?"

       "没有,本来公司要发声明,我没让。"

       楚言不觉惊奇,木禹峰这个人出牌方式向来与人不同,况且他自己也不喜欢按常理打牌。

        "你觉得是他干的?"他,自然指的是刚刚那位。

        "我不知道,不过他也有动机,有两个戏偏方把我们两个当候选,我出问题,他自然能上位。"

        "你学历是假的吗?"忽然不合时宜的问。

        "假的,"故意快速回复着,木禹峰停下脚步,少顷哭笑不得"你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啊——"

       "看你太严肃了。"楚言自顾向前走。

       "想看我笑啊,"追两步,"我笑给你看呐。"

       楚言把他好看的脸一掌推开,在心里笑,自己在心里笑!霎时楚言面就僵了。

       "喂!"

       "嗯?"

       "讲正事儿还不专心。"撇撇嘴。

       "你的车——"楚言这才发现木禹峰抛弃了自己心爱的坐骑。

       "我坐你的。"理所当然跟着楚言走,那口气就像在和楚言说,"你能拒绝我?"

       "好。"楚言应着,他还在为自己刚刚心里的小情绪费解。

       但是聪明如楚言,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什么问题。再聪明的人也有犯傻的时候。

        他很想和木禹峰把牌摊开,但是一刀两断的结局他不希望看到,他舍不得,他们是朋友不是吗?

       宫晓青说言哥是个干脆利落,快刀斩乱麻的人。

        可是楚言,你的刀呢,你的刀,丢到哪里去了……

        楚言把车门打开,随手一带,被一只手挡住。

        "坐里面,车我开。"

       楚言过了一会儿才慢腾腾挪了地方。

       "怎么不开自己的?"

       "躲着点儿粉丝。" 锁门。

       "躲?"楚言睁大眼睛。

       "事情没澄清之前我不会接触她们,探班那些姑娘问的问题能答我都答,但是她们会被媒体当枪使。这两天不见的好。"一手打着放向盘,一手搭在车窗上,看着后视镜, 嘴上也不歇着。

         楚言笑了,无需再问,就在这个时候,木禹峰丢了一道炸雷给他。

       "为什么我发现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反应总是慢半拍。尤其最近。"

       楚言木讷眨眨眼,长睫毛扫了几次。

       "不是贬义,他们管这叫呆萌。"

       "我明白你的意思。"楚言苦笑解释,没法反驳,就好比现在,他脑子转的也非常顿,如果可以,他想加点儿润滑剂进去,"哈,"他笑笑,不想回答"呆萌这个词得看你喜不喜欢这个人,不喜欢就没人说呆萌了。"

        "对。所以我刚刚多说一句,你是呆萌。"

       车内一时无声,楚言啊楚言,你的脑子八成真出了些问题。

       

    (憋说话,哥哥只是被某峰的男友力惊到了……)

        

       

      

评论(4)
热度(16)
© 画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