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百度:画上川
 

峰尧《泊木之言》(一,10)

      楚言和木禹峰其实都没把学历风波当个大事儿看,必经身正不怕影子斜,再者说这个问题是不具有毁灭性的,如果是以让木禹峰吃个瘪为目的就未免像个跳梁小丑太过哗众取宠,所以楚言不认为这件事儿宁泽晨的团队能做的出来。再者,媒体上总有人挑起事端,不是个案,大伙所以也就未把此事放在心上。

      接连几日的谩骂与争吵之后他的学校站了出来,学校一张声明解决一切问题,比谁多说什么的都管用,这可造不了假。

       算是个引子吧,木禹峰的学历一出,剧组几乎所以演员的学历都被人挖了出来,网络上总是有一种人,天南海北的八卦都知道一点儿,所以那段时间这个剧组为人津津乐道。

       楚言是最学霸的那一个,让人大跌眼镜,他竟是个工科男,其实他看起来更像一个学管理类学科的。

       学历最模糊的人,没出现在在扒皮报告上,因为她进组的晚。

        一位姑娘,姿容艳丽,身材火辣,行头光鲜亮丽,头发梳了一丝不苟,言语间搔首弄姿,趾高气昂,是个外围女,业内有名。

      这女人何以进组,大多数人都十分好奇,后来也不知道从谁那泄出来消息,不知道真假,说她是从一个人的床上爬过来的,从谁的床呢——霍伯东。

      楚言原本就和她少有交集,现在是能离远点儿就离远点儿,他不想和与霍伯东相关的任何人再扯上关系。

      剩下的戏份在伦敦,剧组雇了一架专机往返,一路上木禹峰都和宁泽晨绑定,就是为了对付不和传闻,不过一上飞机他就一屁股坐到了楚言身边靠过道的空位,扣上安全带。他和宫晓青把楚言夹在中间。

       "你应该坐在导演旁边,有段戏他要和你重新讲一下。"楚言撇他一眼,把手机关机。

      "没关系,讲戏不差这一会儿的功夫。"

      楚言本想上飞机就睡一觉,可是现在完全没法睡,他心里很乱,越是木禹峰这么有意无意的撩他,他越乱。

      他把自己塞进一个瓶子里,盖上瓶口,以为这样他就可以跟自己和别人说他什么都不知道。

      宫晓青靠在机身上,手机还没关,她把手机屏幕向里侧,生怕被人看到了讯息上的内容,她的心情很低落,或者,一看到两个人凑在一起,就很低落。

       "如果你发现自己对一个人做的事完全不是从前的风格,那你就可能喜欢上那个人了,不巧的是,你自己不知道。"晓青的声音清脆悦耳但是身体发凉,说完关掉程序,手机关机。

        附近两排的人都听到了她的声音,有的还侧头看她一眼。只是她自己不以为然。

       楚言觉得她这状态不太对,侧过身问她怎么了,她只是说自己在开解好朋友,说着说着忽然抿住嘴,睫毛煽动两下扯出了闪烁的泪珠。

        "晓青?"楚言无措起来,他不知道女孩子哭起来该怎么安慰。

       晓青抬头,透过雾气看着五官模模糊糊的楚言,一把抱住他,把自己的脑袋埋在他怀里,哭了出声。

        楚言吓坏了,他完全不知道晓青怎么了,只好把自己无处安放的手抚上她的背,一下一下的轻拍,嘴里念叨着"怎么了,难受就哭吧,一会儿就没事了。"

       没有援兵的,楚言回头找木禹峰,木禹峰点点头,他想楚言这样的安慰总归会有效果。

       飞机正是上升阶段,没人能解下安全带来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所以在那个角落里,宫晓青的心第一次放开了,在楚言的轻拍下,自己的心一下一下被刺痛,又很快结疤。

       "晓青,近水楼台先得月,你都跟着他那么多年了,怎么还没弄到手啊。"

      "我这不是希望自己更好一点的时候跟他说吗……"

      "你现在不已经够好了吗?"

      "可是他有喜欢的人了……"

      "!什么?!谁?我不是八卦啊——我只是关心你。"

      "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已经有喜欢的人……我何必插进去呢……我不想伤害两个人……"

      "晓青,你别这么说,他都不知道你怎么知道?"

      "他只是不想承认而已……他可能需要时间接受这个现实吧……换做是我出了这样的事我也不会觉得那是喜欢……"

       "宫晓青你以前可不是这么悲观的!没结婚你可以行动啊!"

        "可是我真的觉得自己没有力气……我不会告诉他我喜欢他的,如果一天我能把这话说出口,就意味着我想自己了断,不管他是否觉得抱歉,但真的只有他亲口拒绝,我才能放的一干二净……哥们儿,我是不是很自私……"几秒钟后接上一条 "我要把手机关机了,我没事的,放心啦!~\(≧▽≦)/~"

        接下来,就是宫晓青刚刚故意大声念出去的话,她是说给有些人听的。

        只是不知道有些人听没听懂。

       那样一个结实温暖的胸膛,晓青以为有一天她钻进来的时候内心会像绸缎般顺滑,可是真的到了那一天才发现,所有的设想都是那么的不贴实际。她那么善良,那么渴望被爱,可是那个人,不是她的。

       都说喜欢一个人一定会被人察觉。不是的,总是怕自己的心事会打扰到别人的宫晓青就基本可以做到。

       大大咧咧的人,并不是像看起来那样没心没肺。

       "好吵……"后座蒋凯璇没忍住拧着眉嘟囔一句。

       木禹峰探过头甩出一记眼刀——闭嘴。

       很快,晓青颤抖的幅度变小,她在努力克制,可以不啜泣的时候离开了楚言的怀抱,呼吸起来还是他衣服上细微舒服的洗衣液味道。

       "对不起——"晓青用两只手胡乱把泪珠拨开,"我没事,一会儿就好了。"结果楚言递给他的面巾纸,吸吸鼻子。

      前排新来的张怡涵也回头看了一眼,眼角狭长,唇薄下巴尖,千篇一律的网红模子里出来的。

      这一眼,可不是看宫晓青的,想看也看不到。

      她是在看宁泽晨?木禹峰察觉到了。

       

(不用怀疑,这个女人就是楔子里的那一个。以及……为什么看文的越来越少了……_(:_」∠)_前期剧情就快铺完了……)

        

     

评论(12)
热度(23)
© 画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