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百度:画上川
 

峰尧《泊木之言》(一,13)

     一。

     二。

     三。

     ……

     十五。

      “半个月!这都半个月了俩人下戏居然一句话不说?”晓青把笔记本翻开画满第三个正字。

      宫晓青不知道这个“第三者”身份安放在别人身上,别人会不会开心,反正她现在是开心不起来。

      好友有时候气的直骂宫晓青活该她单身。但是宫晓青心里那道坎儿不是被谁骂骂就会消失不见的。

      好友觉得晓青对感情的处理方式近乎自虐,因为知道自己得不到所以极力想撮合人家,只有别人真正在一起了她才能痛彻心扉哭一场然后自己再嘻嘻哈哈该干嘛干嘛。

       “我觉得我对爱情挺冷漠的,你看我虽然不大舒服,但是他喜欢别人这件事儿我觉得——喜欢别人是正常的呀。”

      “宫晓青你不要把自己说的那么高冷,你其实就是怂!”

     九点钟第二场戏开拍,一行人在墓底下逃难的戏,宫晓青一面想着怎么能让这俩个人搭上话,一面又观察着两人一举一动。

       除了必要的推动情节的台词以及表情,两人再无感情交流。

      不要这么严重吧……

      嫉妒,还是有的。她打过无数次退堂鼓,但还是一咬牙走过去。

      “等会儿——你俩先别走——”

      楚言和木禹峰刚绕过屏风,同时回头看她,她唇齿张合竟紧张的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楚言关心的问。

      “额……晚上有场电影影评非常好,要不要,一起看看。”说着在木禹峰和楚言之间来回看。

      “晚上几点?我晚上怕是去不了,你们两个去看吧,回来晚了到家告诉我一声。”楚言说话间依旧是如清风拂过。

     第一回合就要以失败告终吗?宫晓青呆呆站在原地,根本不知道这话还怎么接。

      “我晚上要是不去,你去吗?”忽然木禹峰侧头盯着楚言,空气中略带硝烟味儿。

      楚言的身子没动,拿眼睛轻轻瞟了一眼木禹峰,又将焦点转回落在虚空,“肯定不会让她一个女孩子自己去。”

     危险的气息悄然弥漫开,晓青以为这两个人随时可能争吵或者是扭打。

     场面似乎超出宫晓青的预想,甚至不好控制。

      “没关系没关系,没时间我们可以改天。”晓青摆动两只小手眯起眼挤出个笑。

      “抱歉。”楚言朝晓青安抚意味的笑笑,抬腿走人。

      木禹峰盯着他的背影不放过,宫晓青看得出来俩人心里都憋了一股火,怎么就憋出火来了?半个月僵持,明显是自己折腾的自己。

      “峰……峰哥?”

      “嗯?”木禹峰低头看晓青,“抱歉,还是,改天吧。”

      “你们是不是吵架了?”见木禹峰也想走,连忙问一句。

      “没有。”木禹峰那是与刚刚楚言意味相同的笑。

      “真的?”

      “真的。”

      宫晓青站在原地,不能怪她多想,这种状态如果不是出现了矛盾,那还不就是……

      “我怎么觉得他也喜欢你呢。”

       一个激灵,木禹峰错愕的站在原地看着她,宫晓青呢,傻笑着跑开,跑了几步就跑不动了,这话说出来还真是心疼。

       风拂过他额前不规矩的发,脑袋里是嗡嗡的回声。

      我怎么觉得他也喜欢你呢。

      他也喜欢你?       

      这不是两个之间的秘密了。

      不,不不,这不重要。

      那个人,当真有些许喜欢?

      自己偶尔的敏感不是假的?

      原来喜欢上一个人的人都特别傻,无一例外。

     所谓的成熟与否,所谓的阅人无数总会因为一个人的存在变成无用功。

     这条线明明如此简单,怎么会被绕的那么复杂。

     木禹峰久久在屏风后站着,时而会不自觉笑起来,直到屏风另一侧传来交谈声。看来,那两人是误以为这边儿没人了。

       “张怡涵的事儿别怪我没提醒你,她现在和你黏在一起不过就是为了这部戏结束你的名气增长提高她名字的曝光度。”压得再低,木禹峰也听得出来这咄咄逼人的声音来自蒋凯璇。

      “她不会。” 

      “她怎么不会,她这种人为了搏热度什么事儿做不出来?”

      “你放尊重些,”宁泽晨的声音放冷,“比起你来我们都差太多。”

      “别天真了,你以为这地方是吃软饭的吗,我是你的经纪人,我做什么还不都是为了你能名声大燥,你们一个个怎么都像只白眼狼,你以为别人面和目善的就真对你好?前阵子木禹峰学历那事儿怎么被炒的你知吗?那都是吴笙的主意。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呀,就我成天东奔西跑的为了你,你还不领情,你看好了谁是自己人。”

      木禹峰不能弄出动静,只能站在那等他们说完话先走,可是没成想能听到这些内容,两个人也是够不小心的。

      吴笙去拿他学历炒的作?楚言曾说过吴导是个本分又不世故的人啊。

      竟然是吴笙?

      看不出来。一点都看不出来。

      不过这不代表蒋凯璇这段时间就消停了,她一直想知道木禹峰下一部戏是什么,好把活力对准了抢资源。

       胖子之前在飞机上问的那两部戏都是男一的位置,其中一部候选演员是木禹峰和宁泽晨,万一木禹峰对这个戏也有欲望,就那有戏看了。但是事情总不会一直按计划好的走,还有第三部戏,也是两人同为候选,不过是个配角并且与木禹峰之前的戏路完全不同,蒋凯璇分析木禹峰很可能两个男一都接,但是她万万没想到,木禹峰把档期推开偏偏只要这一个男配!坏了,宁泽晨以为到手的鸽子,飞了。

       谁叫他那天偷看人家的文件,看错了页码呢。


     ps: 我觉得,下一章差不多能硬上钩了。。。嗯,但是肯定也只有一个吻,多不了了


评论(13)
热度(21)
© 画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