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百度:画上川
 

峰尧《泊木之言》(一,18)

(一,18)
楚言做了一个冗长的梦,梦里还是昨天电视剧发布会的片段——聚光的舞台,挥舞的荧光棒,人海中呼喊的名字,退场时后场挤入粉丝的混乱场景,记者记者穷追猛打的苛刻问题,访问环节时天棚上轰然坠落的水晶灯。
“让开!——”
吼叫声中楚言不明原因木然转身见木禹峰拨开工作人员疯一样像自己奔来,咬着牙,眼里有什么在熊熊燃烧。
像一个电影的慢镜头处理,交错的目光中隔着缓慢转动的胶片,刹那迟钝,是重重的外力袭来,楚言被推飞出去跌在地上。
“啊!——”
“哗啦——砰!”
慌乱惊恐的叫声中大吊灯轰然坠地!
木禹峰没受伤,不过侧身飞撞到了坚硬的墙壁上力气太大,撞的皱眉龇牙。
楚言救过人,不止一个,所以他知道木禹峰在那么远的距离外作出反应意味着什么。
他不是最近的人,也不是条件反射。
他是真的……揪心了……
梦里楚言作着自己也作着旁观者,做自己时他看清木禹峰疼的闭紧眼却再睁开一瞬寻找他的方向,作旁观者时他看到自己跌坐在地上抬起头呆呆的看着那个人。
真正的迷失竟是在梦里……
但是画面很快扭曲切换,是唇齿间的肆意纠缠,宾馆,地毯,白色的床,昏黄的床头灯。
楚言觉得四肢不听使唤,木禹峰的样子就像乱码的画面,一会儿清晰一会儿模糊。
忽然间一些漩涡中的片段一股脑冲出来,宾馆,地毯,白色的床,昏暗的吊灯,闪烁的画面中摇曳出现了一面硕大无比并贴在墙面做背景的镜子。
镜子!
楚言的神经绷紧,木禹峰早就消失,他一拳朝镜中央砸去!登时血飞溅在爆破的玻璃碎片里,碎片向自己飞来,就在画面完全血红的那一刻,楚言猛然惊醒!
他睁眼望着自己家的天花板,几秒钟后才伸出手揉揉自己的额头。
时间不早了,他在床上坐起来,被子松松垮垮盖在自己身上,他把头靠在床头上再度闭上眼睛,好一会儿才算真正清醒。
简单做了些早餐,他把电视打开又关上。
昨天发布会出了什么样的新闻他未去理会。给木禹峰去了个电话询问他肩膀的情况,木禹峰也对发布会新闻的事儿只字未提,原本以为风平浪静,直到楚言把电脑打开。
他从隐藏文件中进入私密通道,那是柏诗丽达的金融系统,能进入这个系统的人屈指可数。
柏诗内部高层出了问题,有些人的野心藏不住了。
打开哥哥的邮件,除了例行公事之外,哥哥单独又发了一封。
“自己的新闻你还是要看一下的,看完做个决定要不要回家跟妈说点儿什么。”
嗯?楚言疑惑。
原来昨天后场太混乱,有两个粉丝躲在隔间里等着偷拍一众演员,未成想偷看到了等人的张怡涵,原本不需要她出席发布会的,她站在这儿不禁让人产生联想——等楚言的。
她四处打量,见没人才看看手表上的时间吞下的用牛皮纸包裹的几粒药片。
开门按下,几张连拍。偷看的小姑娘年纪不大,好信儿的把照片放大在放大,对比几张图片在吧药片上刻着的英文字母拼全。
输入搜索引擎。
猎奇心炸了。
那是治疗性病的药物。
那么!楚言?
楚言看到报道的时候不由心中生厌。
不因为对方是谁,也不是因为内容多敏感。他厌的是被推倒风口浪尖的时外人如野兽般窥探他隐私的眼睛。即使那些人什么都挖不到。
因为他把工作和生活分的明明白白,没用任何环节投泥带水。
“不用回去解释了。这样就明白了。”楚言回复楚行。
“言哥什么病都没有,谣言自然迎风破解啊。”另一面,木禹峰跟胖子这般解释。
“我艹这他妈还有完没完啊!我看着都犯隔应,别说是言哥了。这是打哪来这么一批人以为自己是道德标准线,嫌的整天什么都不干就知道敲键盘声势浩大的逼人家上医院做检查。人家私生活跟你有个屁关系?恨不得扯出人家祖宗十八代的在那满口骂人,诶呦我艹!”胖子真是气极了。
“我感觉这次言哥真的会做反映了。”木禹峰如是说。
胖子还在踱步,顺顺气,点点头。
可是他们认为错了。楚言没来得及反应。
为什么说是没来得及反应呢,因为同样一直沉默的张怡涵弄出动静了。
她发表了一篇博文,字数不。
“我有恋人,不是他。谢谢大家关心。对不起不相干的人。打扰了,实在抱歉。”
不要以为她是在推楚言出这趟浑水。她没那么好心。
她只不过是觉得在楚言这儿已经得不到什么好处了,热度她要够了,她现在要的是钱。
手里有人把柄,是时候亮出来溜溜。

评论(2)
热度(17)
© 画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