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百度:画上川
 

峰尧《泊木之言》(二,5)



木禹峰很忙,他忙着唱片,忙着拍摄,忙着全面复出。
楚言也很忙,忙着古剑,忙着柏诗,忙着霍伯东。
所以两个人经常提前下戏,为了给其他事情留出些时间。
这一天也不例外,木禹峰自然走开工作人员几步接起电话有说有笑的说了几分钟。有耳尖人的听到电话那面是个女人。
“别告诉我你没接过女孩子电话。”他笑闹着和调侃他的人说。
楚言戏服还没换下来,他坐在椅子上仰头看着木禹峰,“晚上有点儿事,先走了。”
“嗯。”楚言点点头大胆的猜测电话应该是岑茵。被她喜欢也许是个好事,前提是两情相悦,但是如果男方没想法那就十分麻烦了。

 楚言会不时担心木禹峰,他有时候觉得自己就是个操心的命,想起什么来比当事人都要着急,可是岑茵这问题上他从未多说,他苦笑,自己这是何必呢,木禹峰又不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学生,再者,有些话自己说出来立场总是很尴尬。

很喜欢秋天,天气不冷不热,空气清清爽爽的,站在这样的风里心情也不由得喜悦起来。木禹峰穿着长风衣站在郊区公园外围的人行道上,两侧的树木和影视基地的有些像似,他想起楚言背着小演员在路上跑的样子不由得笑出声,那样的画面真是不能多想,吃饭时候想起差点儿被汤呛到嗓子。
岑茵的车到了,她打开车门小跑向木禹峰,跑了两步才回头对驾驶座上的人招招手,“晚上不用来接我啦。”用一种撒娇的口吻。
因为岑茵的态度木禹峰刻意看了一眼那司机,一眼就认了出来,即便上一次见他只是一个背影,即使现在那人还带着偏光镜,那人同时淡淡扫了他一眼,移过视线客气的笑了,打过方向盘扬长而去。
“在想什么笑的那么开心?”
“天气这么好自然看到什么都是开心的。”
岑茵红着脸低下头,难得。
“送你来的这位是……”木禹峰看似好奇的问。
岑茵回头看那车远去的背影,“他呀……”支支吾吾起来,“亲戚家的一位表哥。”
是表哥不该不介绍,不是亲戚也绝对不是一般角色。
霍伯东摘下镜子随手丢在一旁。岑茵说因为霍伯东在娱乐圈的位置特殊所以她不想让木禹峰和他过早见面。
太想当然了,木禹峰不是根本就不是个会因为谁而忌惮岑茵的人。 岑茵只是习惯性的认为是个娱乐圈人都会因为权贵见风使舵,她担心木禹峰会怕得罪霍伯东而忌惮自己。
“从小奉承话听多了,觉得谁都会怕她。还让我带幅镜子,煞有其事以为戴着镜子人家就看不见我是谁了一样。”
“原来你也会嚼舌根。”楚言打开车窗望向窗外。
“这话我刚才基本原封不动和她说过,没必要非顺着她不可。”霍伯东一手撑在窗边,单手打着方向盘,“不过你为什么不在意后一句话。我的意思是他能认出我就是那个和你在宾馆吃饭的人。我是谁,他未必看的清楚。”
楚言转过头来“你怎么知道?”
“眼睛。”又接道:“看到我时候左侧睫毛上挑。”
楚言平静的看着前方路面,“你是不是找人查他了。”
霍伯东没有否认,“你找我帮他的时候我就查过,老爷子又让我查一遍。”
“所以,查出什么?”
“他喜欢你。”霍伯东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你打算怎么整他,或者我。”
“我只是提醒你小心点儿,岑家可比我绝情多了。”
楚言哂笑,这明显就是贼喊捉贼。
“七年前的事,对不起。其实你每次像防贼一样防我的时候我都想说这一句。”说着他注视着楚言。
“你想让我觉得你其实无比纯良对吗?”
霍伯东继续看路况,笑说“你最好别把我的火撩起来。”
“如果你认为你的低头或者昂首都是让人对你俯首称臣,那我做不到。”楚言认真的说。霍伯东的的确确就是个危险生物,只不过这个生物还算活的很有原则。
霍伯东没有回应,车子里是漫长的沉默。忽然楚言叹了口气,而后疲倦的靠实靠背闭上眼睛。
“今天早上两个新媒体公司合并了,谁在幕后我还不知道。”
“如果媒体公司出现抱团,那就很难办了。”依旧闭着眼睛。
“不过也不需要太在意,两家的市场份额加在一起都不算多,媒体间的竞争比演员的争斗还惨烈,合并也未必活的多久。”霍伯东如是说。
“我方才同你说那些无非是觉得你很累,如果再花大力气堤防我,你会吃不消。”霍伯东说的不假,“我们都过了玩儿小孩子把戏的年龄,除非你自愿走到我床边来,否则我不会动硬。我不缺人,也没那么欲求不满。”
多可笑啊,一个男人和另一个男人说这样的话,况且他们之中没有一个是弱者。
车轮在路面快速旋转,树叶恰好从窗户飘进来,楚言拾起,在手中把玩儿。
“如果杀人不犯法,你说刚才那句话的时候就应该死了。”
“有些话即使再难听它都是事实,只要我们打交道,这样的话就早晚有一天你会听到。”
这些话木禹峰听不到,倘若他听得到情况和现在该是会完全不同了。
一男一女两个人还在公园里闲逛,木禹峰想着刚刚霍伯东的那一笑,不由得把画面和宾馆餐厅叠加。
“岑小姐,我想我们可以成为朋友。”木禹峰客气的说。
岑茵愣了一下停住脚步,说话更是直白“你怎么就那么确定以后不会爱上我?”
木禹峰从开始就没打算和岑茵扯上什么过深的关系,浅薄之交最好。没成想这姑娘这么冲动。
“我还没有脱单的准备。”我有爱的人,这话他没说。
“会有的,坚持单身的人如果不是有所等待就一定是还没遇到所爱罢了。”
“但如果我们的交流是以恋爱为目的,会适得其反的。”
“好!反正你早晚是我的。”木禹峰看她那趾高气昂的态度不由觉得这是多无奈的运气能让这姑娘一眼认定,大大超出预期。
也对,如果事事都能如自己所预料人类可能距离灭绝已经不远了。



P个S:

楚言眼中的楚言:外圆内方。峰哥眼中的楚言:外圆内方。霍先生眼中的楚言:从里方到外。

峰哥眼中的峰哥:外圆内方。楚言眼中的峰哥:内外都圆。霍先生眼中的峰哥:从里方到外。

霍先生眼中的霍先生:内外都圆。楚言眼中的霍先生:内外都方。峰哥眼中的霍先生:哪哪都方





第六章直通车





评论(3)
热度(22)
© 画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