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百度:画上川
 

《泊木之言》(二,8)


(千呼万唤始出来?)

失眠已经不是什么令楚言大惊小怪毛病。他在黑暗中坐在床上靠着床板一动不动。

好像万籁俱寂中只有他一个生命体还在喘息。墙上钟表在整点敲着声响回荡在房间里,他因为疲倦而胀痛的脑袋告诉他应该休息了,可他就是睡不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窗外传来刺耳的刹车声,因为车速太快那摩擦声持续的有些长。

楚言转头隔着厚不透光窗帘看向窗外。只有一辆,车速120以上,东南方驶来,他翻身下床快速走过去贴着墙壁把窗帘撩起一道细缝从里向外小心的睨。

这一看便惊住,那是⋯⋯木禹峰的车⋯⋯

楼梯上的脚步声急促,大衣就在手边楚言都没拿起来披在自己身上,秋天的夜风还是很冷的。他以为,他又遇到了什么棘手的麻烦。

三步并两步跑过去把门打开,抬头愣在原地。

他看到木禹峰站在五步远怒目死死盯着自己,额头有细汗,楚言迈出去的脚下意识的收了回来,手还搭在门把手上没有撤回。

吓了一跳,再加上原本的不安,他开始上下打量起木禹峰来,楚言觉得木禹峰随时随地都会冲过来的样子,却又在他眉眼深处看到挥之不去的忐忑,就像这丝丝吹来的秋风。

“这……”

“告诉我这是什么意思。”木禹峰把那张他收起的纸条举在楚言的面前。

那冰冷的声音可以把楚言的咽喉扼住,又用这张纸锋利的边缘把他的心窝划开一道还不至于流出血来的口子,

什么意思?

木禹峰看见楚言的无措,他就是在逼他,就是。

“读一遍。”木禹峰压迫的目光未尝有一刻从他的双眼上离开,“不爱。两个字就够了。”

“晓峰……可不可以……”楚言的唇麻木的张合,他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理不清思路。

嚯得——木禹峰把那纸撕碎抛洒,如道路旁树木枝叶一般动荡。

“原本今天我不该来。”木禹峰的目光柔软起来,只是温柔中隐藏着恰如秋天的与生俱来的伤感。“我以为我能等到我可以抵挡千军万马的时候再来找你,可是只要你在,我就会觉得一定还有自己没准备好的地方。”

楚言的手渐渐松开些。

“从前我想只要那一天没到,你娶妻生子我都不会插手,可是刚刚我想了一下,我根本做不到⋯⋯”

木禹峰的肩膀塌下,萧瑟的风中,他笑起来,“为什么不惜代价相信我?为什么那天晚上不把我推开?哦对,你可能不知道我那天没醉。”

楚言的面色变得苍白,他不知道木禹峰知道了多少。

“求过秦磊对吧?”

“我能平安出来是因为你是不是?”即便是此时,他都没把霍伯东扯出来说事,他怕楚言想起不愿回想的。

“就因为我们是朋友?”

楚言听他一句一句问下去,周身外的铠甲一句一句被他凿出裂缝。

“那是什么呢⋯⋯”无力挣扎一样的喃喃。

“现在想想,如果从一开始我就有了不该有的心思,我们怎么做朋友?”木禹峰向前走了两步。

楚言的脚却深陷在地板里。

“你可以理解成我自己犯贱!”

“不是!”楚言毫不犹豫的激烈反驳他,听他中伤自己比其他的更疼。

忽然木禹峰向前走,楚言向后退却被他拉住,两个人几乎可以触碰在一起。

“那句话,你可以不说。但是楚言,我给你一个机会让我走,绝不回头,就当我们不认识”说着他把楚言冰凉的手按在自己胸口上。

“如果那一次是因为你觉得我喝多了,或者因为我先放开得你你才没有机会把我推开。那今天,我等着,再把我推开一次。”

楚言是被动地,那一瞬间他觉得恍惚,却清楚的知道自己此后的人生将因为这一刻发生改变,他的手是推是放都会给自己的生活划上一道分割。他还能站在这儿,站直腰板,只不过撑着他的,是他几十年由不得自己选择的,令他的家族引以为傲的似乎和他心中想法无干的教养。

楚言的目光滑过木禹峰的眼角,鼻梁,下巴,最后落到他握着自己的手上。

“推开。”木禹峰低头追随他的视线,声音低哑。手指轻微颤抖。

两个人呼吸起伏,半晌。

“对不起……”木禹峰没给自己思考的时间转身就走,动作迅速的让楚言慌了,“对不起我不知道你那么难过!”楚言追了一步喊出一句。

木禹峰的脚步停下来时楚言呼出一口长气。

转身看见着急的楚言一点点放松,然后见他撒开紧握的双手。

“算了,”木禹峰看到楚言脸上徐徐绽放出柔和的笑容,“去他大爷的世态炎凉人情冷暖。”

木禹峰愣住,他说了什么?他居然还说了脏话!天呐,他怎么会如此字正腔圆一本正经的说脏话?楚言一双眸子明亮清澈。好一会儿木禹峰才干干笑了一声,而后几秒才弯下腰双手抵着膝盖笑起来,似乎已经失去任何力气只能这样让自己恢复过来。

楚言走过去,什么都不说,抱住木禹峰。

不知为何木禹峰觉得他抱着自己的姿态有些笨拙,他伸出双手回抱他。

他们的头搭在彼此的肩头。

木禹峰抱的很用力,他的心如同潮水一浪浪击打岸边,他想到他曾经的经理不甘,绝望,压抑,但现在他只觉得踏实,因为太踏实他觉得不真实,他甚至紧张,他紧张到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楚言安静的在他怀里任他抱着,直到自己的脖颈感受到有坠入水滴的冰凉。

他想抬头却被一只手把他脑袋按回原处。

好吧,楚言的手也稍稍势力,他要让木禹峰感受到他的安慰。

“谢谢。”木禹峰说。

“对不起。”楚言道。

“别把什么罪过都往自己身上揽。”太阳升起前好似阳光的温暖责备。

忽然。

“楚言你真的不要再说脏话了,太违和。”木禹峰又道。


(停更前还有一肉~嗯呢~)

评论(2)
热度(19)
© 画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