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百度:画上川
 

《清风明月,学长》

许诺X尧

注意:这是一个非常不负责任的脑洞。

仅仅是个脑洞


许诺抱着东西机械性的走出办公大楼,他走到一个花坛边,大脑依旧空白,把怀里的一箱酒撂地上,然后掏出手机打开聊天记录。

“老张,我想跟你讲一下我今天晚上的面试。”

手机振动两下,“感觉找到工作了?还是开挂了?”张在昌回复的很快,许诺能想象到他那张好奇心十足的脸。

“不是,事情是这样的……我今天面试的考官……是我学长……”

“那个学长?”

“张智尧……”

十秒钟之后,张在昌回复传来,“别说了……我觉得,你就是开挂了。”

两个小时之前,许诺和所有的求职者一样精神焕发自信满满的拿着简历走进了A公司的办公大楼,然而等待了一个半小时刚踏进经理办公室第一步就被一道闪电击中,立马僵直在原地。

“学长?”

张智尧手里拿着许诺的简历抬头看着他,笑笑示意此时如松柏挺立的许诺走过来。

许诺坐下,张智尧的睫毛刷了两刷。

“好久不见。”张智尧说。

许诺觉得自己的双手有些无处安放,“是啊,你毕业,都没见到了。”

“我,还需要自我介绍吗?”许诺小心翼翼的问。

张智尧又扫看了一遍简历:“不用了。”出奇安静的办公室里他又抬头看了许诺一会儿,然后撑着额头无奈的笑说:“我都不知道该问你什么了,”他停顿一下,“我还是教教你简历怎么改吧。”

许诺一愣,改简历?疑惑中张智尧已经把他的简历放在桌上正面面朝许诺自己,然后白净修长的手指在方面上轻轻点了点。

“这里面有些地方的措辞和位置你要注意一下。”

“嗯嗯。”许诺觉得自己的心砰砰跳的快蹦出嗓子,两只手互擦手心里的薄汗。张智尧身子向前探,两人共同看一份简历,头挨得很近,许诺却不敢看他的眼睛。

浑浑噩噩的几分钟他像是踩在棉花上,办公室是磨砂玻璃,外面看不清里面的人,但是总能看得见只有考官一个人在说话,面试的人全程只顾点头。

许诺感受着张智尧轻柔的声音溜进耳朵在自己大脑回荡不去,气息像根羽毛在自己心口不住的挠。

“热了吗?”张智尧看着许诺额上的薄汗关心的问,许诺一惊胡乱的抹了把额头,笑着否认了。

“差不多就这样,下次写简历的时候注意点儿就好了。”说完,就陷入了沉默,因为两个人实在是太熟悉了,这样的身份见面的确不知道怎么开口的合适。这一轮面试考的都是专业知识,许诺肚子里有所少东西他太清楚了。

“没事儿了,你先……先回去吧。”张智尧说。

“啊?”许诺的心情已经不是用茫然能形容的,张在昌再跟别人复述的时候如是说:“我们许诺从头到尾都只在思考一个问题,我是谁,我在哪?”

“等会儿,”张智尧站起来叫住他,“我跟你出去,给你拿箱酒。”

因为天气太热,张智尧自己掏钱让助理买了几十箱酒在冰箱镇着,每个面试完的人都会发一罐解解暑。

于是面试官就这样领着应聘者出了门,留下后面排队的人面面相觑。

“你等一下,”张智尧肚子走进隔了两个门的屋子让仪仗扛了一箱酒出来交到许诺怀里。

许诺回身,全场几十号人齐刷刷盯着他,他抱着酒箱走过去,求职者自然分成两路,每个人的头上都顶着巨大的问号,“看我也没用啊。”许诺心想,“我也很蒙圈啊。”

张智尧气定神闲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回到了办公室,许诺听见身后人事助理甜美的声音,“下一位,三十九号……”

“你大爷的!”张在昌在寝室听完许诺的话大笑着拍桌子,“公然开挂还拐走考官!还让考官送了一箱酒!”

许诺脱力的把自己摔倒在床,脸埋在枕头里。

“完了……我觉得我肯定过不了,他是送酒让我消愁的。”

啪——寝室外的路灯亮起来,又到了一天中最闷热难熬的时候。

许诺第一次见张智尧的那天也是这样的天气,依旧是十分奇葩的开场。那时候他大一,张智尧研一,在同一个学校他有听过这个学长的名字却从来没见过真人。某天老张忽然说要请他和死党夏静静吃饭,后来许诺才知道老张喜欢夏静静又不敢一个人把姑娘叫出来,这才叫上许诺怕两个人尴尬的。

夏静静去图书馆念书忘记看时间迟到了一会儿,“不好意思,迟到了迟到了。”顶着大太阳抱着一摞书三步两步跑到桌前咣当把书放下,站在风扇底下可劲儿吹。

“出汗呢,这么吹明天就得感冒。”

诶呦老张当时说话那语气,简直不像个糙汉。

“没事儿,我实在太热了”一面说一面撩自己的长马尾不让头发趴在脖颈上。

许诺往她那一摞书上一打眼就看到了一张照片从书里漏出了一个小角,好心提醒:“静静,你把你书里的照片夹好了,别一会儿掉出去。”

“对!”夏静静好像被人戳到了一个开关,忽然神秘起来,她赶忙坐下小声道:“我差点儿给忘了,你们俩,帮我看个人呗。”

“谁呀?”老张八卦细胞极其敏感,此时眉毛都已经起飞。许诺也跟着气氛凑过身子。

夏静静抽出照片递给了张在昌。

“张智尧?”他惊呼,忽然想起自己是在公共场所,立马捂住嘴低下头,“你喜欢他?!”

“不是不是不是,”夏静静连忙摆手,“是我室友。嗯。”

许诺感觉到身边张在昌松出一口气,肌肉明显放松很多。他靠近些,让自己也能看清照片上的人。

那是一张偷拍照片,看背景应该是在图书馆。张智尧正一手支着头,一手翻动书页,窗外树木葱郁,映着他的衬衫格外好看。

“这照片偷拍的不错。谁呀?这么明目张胆?”这话虽不是跟许诺说,但是许诺依旧点点头。

“是谁你就别管了,有人认识吗?能说上话的。要个联系方式也行啊。”

张在昌抿抿嘴,伸手比了比许诺的下巴,“班草在这儿,追这个多方便啊,我都可以帮你把他被子偷出来。”

许诺一把打掉张在昌的手:“去,你要是敢,我就把你半夜仍门外让你出去裸睡。”

张在昌嘿嘿笑:“我这不开玩笑嘛。”

“打住打住,有没有点儿有价值的消息给我。”

张在昌闻言清了清嗓,观察了一下周围环境才放心的说:“余奕舟知道吗?”

“咱们区第一帅?我觉得还没许诺长得好看。”

“对。就是他。”许诺听俩人你一言我一语就没插话。

“余奕舟,喜欢这位。”张在昌的手指着桌面上的照片。

许诺也非常震惊,“他喜欢男的?”

“真的假的!你怎么知道?听谁说的?你看见了?张智尧不直男吗?”

“嘘——”张在昌一手比这手势一手压着许诺肩膀,“小点儿声!万一让人听了。我这纯是意外发现!”

“你们先听我说啊,我那天和人打赌打输了,这帮人渣让我用自己的手机账号注册一个什么GAY的专用社交网站,然后让我摇附近的人。其实他们就是自己好奇然后拿我开涮。”

“说重点——”夏静静佯装冷脸阴沉道,惹得许诺发笑,他一笑,远处的女孩正好看他,面上一红。

“然后我就摇到我们公寓有好几个坐标,随便点进去一个,头像不是照片,但是我看见他一张自拍,就是余奕舟。其实他是同这件事儿好多人知道啊,不过大家都不提罢了。我看见情人节那天,他就发了一串数字262625,画了一颗心。我推断一下那应该是字母缩写,ZZY。”

夏静静马上反驳:“这都能往字母上猜,再说叫ZZY的人多了,章子怡不行吗?非得张智尧啊。”

“你听我说完呐,我还特意截图来着,他那天发了一个聊天记录并附文字——‘早点睡,明天你还要起早’”

静静结果手机点开图片,昵称是“你”头像被模糊。内容也极其简单。

“师哥应该睡了。给你留个言:我明天急着要去做调研,明早走的时候报告本给你放在早餐铺吧,我怕我忘了告诉你,你又急着用。实在谢谢。改天去吃饭,我请客。”

“绯闻就是这么来的,老张你也是够八卦的。”许诺看完笑说。

“我觉得是真的。”夏静静思索状,“师弟,缩写ZZY,除了张智尧也没别人了呀。”

“有其他人叫ZZY咱们也不知道啊,最好不要乱猜。”

“那我也得心里有个底啊,我好回去跟人交差呀。”

“如果这个人真的是张智尧,那也能看出来是余奕舟单相思,这不耽误你室友追他。”

“说起来……”张在昌忽然陷入了回忆之中,“我见过他一次……”

“然后呢?”许诺问。

“在公共浴室里……”

“他不是洁癖不去公共浴室吗?”

“诶我说,谁刚才说我们俩八卦来着,你连人家洁癖都知道还不让我俩说话。”张在昌急忙噎了许诺一口,扳回一成。

许诺笑笑摇着头,是啊,谁让大学校园里最不缺的就是小道消息呢。

夏静静眨眨眼,“老张你还没说完。”

“他真的很好看,不上像,不是帅的那种好看你们懂吗?应该是真洁癖,我隔着屋里面的茫茫白雾啊,看他非常不情愿的用手扳开那个无数人碰过的水龙头。身材比例非常好,肤色比许诺白一个度,他嘴角是自然上扬的,眼睛特干净,那线条,那腰,那腿。那屁股……”

许诺一掌把张在昌的嘴堵住,静静这个女孩儿还在场呢,他就这么直白的说。

“啊——”静静旋即了然,“没事儿,好看的人,是人类共有财富。但是张在昌,”忽然话锋一转她挑起眉,“怎么你洗澡的时候,隔着雾气,还把人家盯得死死的吗?你也……”

“不是静静!你听我说!我正常!我绝对要看也只看你……”

话没说完夏静静脸烧的通红,耳根子都红成一片,一本书照张在昌砸过去,“闭嘴!要死啦你!”

许诺看着两人打闹,忍不住笑出声,阳光照进小店的门内,走进来两个人。

其中一个也正在笑,在笑什么呢?许诺和他的视线连成一条线时出神“他比照片上好看。”

“尧你先坐,我去点单。”余奕舟走去吧台,留下张智尧一个人站在邻桌。

“嗯。”他嘴里应着,笑容却顿住,视线却落在许诺面前的照片上。

夏静静和张在昌这才看到张智尧的存在,蓦地打住一切声音,四个人大眼瞪小眼,气氛十分诡异,那视线实在是忍不住啊,看哪里呢?就看老张说的那线条、那腰、那腿、那屁股……

时间凝固,然照片不能这么尴尬的晾在桌上啊,许诺眼睛还在和张智尧对视,动作迟钝地悄悄的把照片反过来扣在桌面上,就好像张智尧真的没看见一样。于是张智尧看看扣下去的照片,打量打量许诺,再看看照片。

“完了——”许诺心想,“肯定当成是我干的了。”

“学长。”于是他干脆破釜沉舟扬起笑脸迎上去。

没想到张智尧竟然是温柔勾起嘴角,桃花眼清澈明亮,就像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许诺是吧。”

“是是是——”张在昌这才翻过劲儿来。静静刚刚的面儿红还没褪去,现在她又把脸埋在桌子里根本不敢抬头。

“认识?”余奕舟走过来,他比张智尧高半头,看着许诺的眼神颇有不悦。

“直系。袁老师把你的学年论文交给我喽。”笑眼注视着许诺,许诺不知为何觉得那一刻自己望的很深,望进了他漆黑的双目,落在了自己心上。

张在昌用手肘怼许诺,转过头做口型,“学年论文?”

许诺摊开手,他也不清楚老师是怎么安排的。

“昨天几点睡的?瞧瞧那黑眼圈,你真是身体状态好不好都写在自己脸上。”余奕舟的口吻就和刚才老张不让静静吹风扇一样带着爱慕感。

但是不知为何许诺感受到张智尧对余奕舟这样语气的排斥,于是他大胆的给余奕舟的这段感情打了个不及格,他虽然不知道张智尧明不明白余奕舟的心意,但是总能看看出来俩人根本没可能嘛。毕竟,张智尧是个直男。

“我昨晚上翻文献发现少了本书,给图书馆打电话说是借出去了,再问别人都说没有,就折腾晚了。”

“什么书?我再去给你问问。”

“没事儿,我再去问袁老师看看。”

“说吧。”

“《资本理论及其收益率》。”

一听这个名字,许诺放下了筷子,伸手拿起了放在椅子上的黄色页面薄薄的一个册子。

他仔细看好几遍封皮上的这黑色大字,确定是他听到的没错。

刚想叫张智尧,就感受到了一行人的视线早就因为他刚才的动作落在他身上。

“学长你说的是这一本吗?”许诺把书立起来给张智尧看,同时他看到张智尧的眼底闪烁着惊喜。

于是从那一天起,许诺就成了余奕舟的眼中钉。当然,许诺也莫名其妙看他很不爽,他不明白为什么,也就从没跟人提起。

夏静静实在是开心,他不费吹灰之力就拿到了张智尧的电话号,因为张智尧留给许诺说还书方便的时候她悄悄记下了。

无意间扫到了张智尧的手表,虽然样子简单但是她还是看到了那表的牌子,不禁和老张许诺感慨,"这也实在是太低调了,各方面放一起看,学长人设无敌呀。"

老张忽然委屈起来:“夏静静你怎么这快就改口了。”

“改口怎么了,改口我也只喜欢你——”说完迅速跑开,马尾活泼的跳跃,留给老张一个转身时候天真的笑脸,老张站在原地,久久抬不起脚来。

“许诺……”他轻飘飘的唤,“你听见她刚才说什么了吗?”

“没听见。”许诺故意开他玩笑。

“她说她喜欢我诶——”

淡淡丁香的清香的气息弥漫,阳光透过树隙洒下的稀稀零零的斑驳,光线舒服的散在许诺身上。一切都那么恍惚,时间好似定格。

噔噔,收到一条手机讯息。

“许诺,你下午到我寝室来一趟,10栋924,开题报告我已经给你改好顺便印出来了,你来取一下。”

原来——他真的认识自己呀。


PS:就是想写个段子,结果写长了。没有写成整个故事的打算……


评论(10)
热度(28)
© 画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