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百度:画上川
 

《泊木之言》(二,9)




大家~~答应大家年末复更,现在我回来啦~~在停更之前,最后一章是肉,现在我把它删掉了,因为那时候是为了大家开心一下就提前写了的,那应该是后面的内容,所以今天把正确的第九章重新发。久等了~~~~~

前情提要:木禹峰顺利出狱,在宴会偶遇和楚言共进晚餐的霍伯东,横生醋意。原本是想结识背景强大的岑茵,却不想反被盯上。已经做好打算既然自己对楚言一厢情愿,又随时可能给对方带来灾难那么不如让这份感情放在心里的木禹峰在偶然的机会得到楚言的字条,又从上司的嘴里听出楚言当初为了能还他清白不惜放下自尊,这使他终于看清了楚言对自己的感情,两个人总算坦率的走在了一起。

(二,8)直通车

(二,9)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纱洒在卧室,男人穿戴整齐的坐在倚在靠窗的木椅上翻看杂志,手边有杯不加糖的牛奶,不时喝两口。

耳边床被发出窸窣声响,有人下床。他回头,一个曼妙婀娜的女人抚着额头半闭着眼慵懒得向他走来,她在他身旁的椅子上坐下,抱着胳膊翘起一条腿,玲珑的曲线丝毫不掩饰的展现在他眼前。那女人,一丝不挂。

“去穿衣服。着凉。”男人的审视淡然优雅,连声音都低沉舒缓。

女人蜷缩在椅子上,蓬松的发遮住半边眉眼,她脑袋贴着靠背闭着眼巧笑的摇摇头。

霍伯东见她没有丝毫起身的意思便褪下了自己的外衫给她披上。

女人睁开笑眼用目光勾着他。

“真着凉了就不用你在这儿笑了。”

女人闻言顺从地拽拽衣衫话锋一转“老爷子昨天又跟我说岑茵的事了。”

霍伯东几乎不假思索干脆回答,“不管。”

听到女人不说话他接下去,“管不了的事,从一开始就不能搭茬。”

“是啊,”女人哭笑不得,“岑茵那话听在我这儿,我猜木禹峰应该是对她敬而远之的。”

“那是根本没想到岑茵会喜欢上他。”

霍伯东虽在再说无干自己的情感,可女人听起来却心有异动,她知道霍伯东是个不留情的人,也就应该知道一个不留情的人也没那么在乎别人的感情--包括她自己。

每一次她都在霍伯东毫无波澜的陈述中映照出自己。

他会娶她,不会爱她。

他说女人可以有很多,但妻子只能是你。

她是个懂得与人周旋的得力助手。

他只不过是需要一个结婚的对象而已。

他说“感情比权势金钱复杂的多,谁都输不起,包括我自己。”

女人掀开衣服,走向衣柜,留一道万种风情的背影。


楚言在古剑的拍摄期有21天,现在是第二十天,他已经买好了后天凌晨的机票直飞瑞士。

木禹峰把最后几场大戏用记号笔圈起来,楚言还剩三场就可以离组。

最重要的一场是师徒决战,下午开拍。两个人得了空就走走场过过戏。

“噗哈哈哈——”不知道对到哪的时候木禹峰忍不住笑的趴在楚言肩膀上颤。

“你⋯⋯”木禹峰笑的吐字艰难,“那个表情⋯⋯太做作了。”

楚言的脸早就刻意假笑起来,静静地看着他笑的站不直腰。身子一动不动,只有眼珠转动。

“木禹峰先生你笑够了吗?”

“没有⋯⋯”说着抬头,眼睛笑的眯起。

楚言冷漠的看他,到最后自己也不禁又扬起嘴角。

木禹峰就像刚刚一样,趴在楚言肩上,头一偏,唇抵在楚言的脖颈。楚言瞪眼睛的时候罪魁祸首早已离他一步远和他站成一排。

“片场!”

“我知道。”木禹峰心情大好的说。

两人离人群较远,没人看到他们做了什么,陈涵到是正看见木禹峰趴在楚言肩上。

远远的她对木禹峰做了个口型,木禹峰一看就笑的更欢了。

陈涵说:“你们俩,还真是,基情四射。”

楚言看看陈涵又扭头看看木禹峰:“笑笑笑,那么开心啊,她说什么了?”

“她说,”木禹峰眼中闪烁着清澈璀璨的光芒,一边说一边用手指,“她说,你和我,特,别,配。”说完扭头询问阳的看着陈涵,好像在问她自己复述的对不对。

陈涵听不见他们说什么,无奈的看着一脸茫然的楚言,余光中依旧是一动不动抛来纯良信号的木禹峰。噗嗤没忍住笑出来,多大个两个人了还跟小孩子一样。

她摊开手摇摇头,转身离开表示不参与此游戏。

“但是她真那么说的,”

楚言轻呵一声也要像陈涵一样离开现场,谁知道脚刚抬起来就听见助理远远的叫他,“言哥——”

气喘吁吁的,看起来很着急,手里面还握着自己的手机。

“这人打了好几遍电话了,看样子应该有急事。”

“谁?”楚言把手机接到手按亮屏幕只看了一眼号码就把眉头轻轻蹙起。

“噔噔噔噔——”适时的,铃声又响了起来。

楚言朝两人简单的打了声招呼就拿着吵闹的手机走到远处去。木禹峰回想起他以往怕人等太久会一面接一面向外走的习惯若有所思。

“……”

“在片场。”

隐约听到这一句,没有任何开场白,直奔主题,甚至连一句“喂”都没有。

对方是是么人他不禁好奇。

“他……”

“噔噔噔噔——”木禹峰的电话也不会看人脸色的响了起来,他向另一边走,“我去个电话。”

“好好好。”

“喂?岑茵?”

“嗯!我叔叔带回来一个法国厨师,手艺特别棒,峰哥你等一下下戏我叫人去接你,晚餐我们一起吃。”

“谢谢,但是岑茵我不知道今天会拍到几点。”说话间眼睛不忘看着楚言方向。

“没关系,让我他晚些做,你什么时候结束什么时候打电话给我就好了。”

木禹峰干干笑了两声,“我这两天会非常忙,这样吧,等有时间了,我约你出来算是给今天赔罪。”

“这样啊,”电话那头的声音明显是失落了,“再忙吃顿饭的时间总该有吧。”

木禹峰不说话了,在用沉默告诉岑茵他的态度。

“哎呀好吧好吧,那你有空一定要告诉我。”

“好。”

“你能不能不要对我这么客气呀。”

“你多心了,我对大家都是这样的”

“嗯……”

“还有其他的事情吗?”

“没了,你忙吧。”声音听起来很负气。

如果换一个人用这样的语气和木禹峰说话,他一定会忍不住安抚几句,可是岑茵……真的是个意外,想着怎么能和平解决这个问题,他自己也头疼,但还是要跟岑茵认真的谈一谈。

看着楚言挂了电话走过来,他先句:“怎么了?急事吗?”

“没关系,都处理好了。”

大抵是因为两个人都没有完全从刚挂断的通话中完全回过神来,对话在这里止步不前。

木禹峰看着楚言腰际被风扬起的丝丝长发,忍不住伸手把玩让无暇的白色缠绕穿梭在自己指间,蓦地开口:“刚刚台词对到哪来着?”

“嗯?”楚言想了想“你若要离开,先过我这关。”

“好。“木禹峰又像最开始玩闹一样笑语:”我不会离开。”


ps:毕竟停更半年了,还在看的大家可以举个手吗,我好心里有个数~谢谢啦

评论(28)
热度(36)
© 画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