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百度:画上川
 

他坐在沙发里把高脚杯轻放在桌上抬头看那个男人。他看他的那一瞬,男人似乎是因为紧张勾了勾手指。

“想好了?”

紧闭着唇,男人点点头。

他忽然站起身,惊得他一瑟缩却倔强的站在原地。

“其实你也不亏,新账旧账我一笔勾销,你的那些人我也能保他周全,赚的是你。”说着向他走去,因为个子稍高些许竟意外填了几分居高临下的姿态。

“他们的清白我也会查的明白,过失我一个人担就是。”

他忽然轻笑一声,用从未听过的嘲戏口吻:“所以你今天来找我,其实就是因为有利可图是吧。”

男人压着火,知道在多说什么都是笑柄罢了。

“行。”他像知道什么都在自己鼓掌之间没有人能扰乱秩序的点点头。

脚步缓慢,散步样的绕道男人身后,双手背着不去碰他,俯身将唇贴在距离他耳鬓一指的距离,声音像藤蔓的触角爬上耳郭轻挠,低沉蛊人一般道:“我在想,你是不是也偶尔会兴奋,终于能来找我了不是吗?心甘情愿站在这儿,因为划算,还是因为⋯⋯喜欢我?”

心中一惊,想走一步转过身直视他却被一把捞住腰牢牢扣死。

“心跳很快呀。”

“你放手!”

“我放手?你来这儿是让我放手的吗?”

感觉到怀里的人僵了僵,继而泄气一般安静下来。

他也松了松力道,只是一只手轻轻搭在他胯上,一只从衣领划下,滑到银色的西装扣上,登时感觉那人小腹肌肉一紧。

指尖轻旋,不费力气扣就开了。

男人呼吸变得不稳,时长时短,不是因为情动,是因为紧张。

他把手搭在他衣领上,帮他外衣拨下,期间他一直闭着眼睛,眉头微微蹙起隐隐忍耐。

     突然他明白了什么,原本没有丝毫顾虑现在却有些迟疑,那人似乎⋯⋯似乎是第一次⋯⋯

      灯光昏暗旖旎,几乎是情爱的气氛战胜了理性,一切还没开始却似乎已经在血液中蔓延开来,好比已经吃过了药,不要一次是没办法结束的。

      他拉着他的腕子把他带到床上,身子一寸一寸压下去,没有掠夺性,虽然不可反抗却带着难以想象的温柔。

      “做过吗?”他双手撑在他身侧,注视着这样问了一句。

     “没有⋯⋯”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都明白,其实任何问题都没办法阻止下面发生的事。

     “没关系,”他声音很轻,似乎在安抚他。

    小小的袋子静静躺在床头柜里,他原本不想用,现在却把抽屉拉开拿了出来。

     “一会儿你自然就会了。”


评论(14)
热度(63)
© 画上川 | Powered by LOFTER